思及此,他不由打了个寒颤,不敢再想。

    议立皇储给了众臣一个极好的借口,借着差事在身,不时上门拜访各位阿哥,同时也是私下联络,互通声气的机会。

    廉郡王府大门紧闭,不让任何朝臣来访,但岳父上门,却不能拒之门外了。

    就算再怎么想去改变一件事情的结局,过程中总会碰见无数阻扰的人或事,想将你拉回原来的轨道上去。

    胤禩有点无奈,面上却只是淡淡:“岳父这是所为何来,若是家事之外的事情,就请不必开口了。”

    马齐一怔,似乎没想到话全被堵死了,只能苦笑道:“我哪里敢再劝王爷,自从上次听了您的话之后,也就熄了那份心思,可旁人不一样,难道八爷没有发现,您如今的处境,已是进退两难了吗?”

    不待胤禩说话,他又道:“虽然八爷无意储位,但情势却并非如此,皇上如今对您也可算青睐有加,而您与四爷、九爷、十爷交好,而十爷已经明确自己并不会去抢着当这个太子,一切惟八爷之命是从,勿论四爷、九爷有没有那个意愿,在外人看来,您从能力人缘上,可谓众皇子中的佼佼者,大家自然会向这边靠拢,要知道当年,”马齐顿了顿,眼见屋里只有翁婿二人,也就压低了嗓音道,“要知道当年宋太祖黄袍加身,未必就是他有心去抢,只是时势造人,恰好被推到那个位置上罢了。”

    “当今皇上不是无能之君,恰恰相反,正因为他洞察分毫,八爷若真无意于储位,但又被旁人一再推波助澜,只怕于人于己,都不是好事。”

    马齐虽然为人有些冲动耳根子软,却不是笨蛋,他已经隐隐察觉出不妥来,这点比佟国维更要高明一些。

    胤禩默然。

    马齐所说,他又何尝不知,上辈子费尽心思想要的储位,这辈子却是费尽心思去摆脱,想来也真是滑稽。

    “四哥那边,虽然与我交好,但他不是屈居人下的人,自然也有自己的打算。”胤禩知道马齐口风甚紧,索性也就不再隐瞒。“九弟先前支持大哥,但如今大哥已经被囚,难免他会转移风向,我会去劝他,十弟也是一样,至于群臣……”

    他一边沉吟着,慢慢道:“只消我这举荐太子的折子一上去,自然也就能打消皇阿玛的疑虑了。”

    “折子?”马齐惊疑未定。“不知八爷推举的是?”

    胤禩一笑,却是不答反道:“岳父切记我的嘱咐,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推荐太子人选,若是皇阿玛非要你们推荐,你也绝对不能写我,大哥,废太子,甚至三哥都可以,与岳父相熟交好的几位大臣,也请这么嘱咐吧。”

    见马齐面露不解,他又道:“岳父只管照着我说的去做就好,此举既是救我,也是救你自己,将来皇阿玛圣心明示,你自己就知道原因何在了。”

    两人说话之间,却闻外头有人来报,说是九贝勒、十贝勒联袂来访。

    胤禩微微叹了口气,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胤 俄

    胤禟和胤俄虽然在外人眼里,向来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但事实上两人从性格到爱好兴趣,完全是天差地别,然而这并不影响他们的交情,这似乎来源于两人自打穿着开裆裤就厮混在一起的交情。

    胤禟爱美人,爱醇酒,爱钱财,更像一个商贾富庶之家的公子哥儿。

    胤俄脾气虽烈,一点就着,府里迄今却只有一位嫡福晋,就是当年在草原上与他打过一架的宝音格格,纵然两人关起门来吵翻了天,第二天却又能亲亲热热地凑在一块儿说悄悄话。

    胤禟有些任性,仗着年纪小,额娘宠爱,兄友弟恭,自个儿又攒下不少家财,总想着折腾出点什么事来,比如说支持大阿哥夺储。

    大阿哥被囚之后,因着胤祺、胤禩和胤俄诸人帮忙周旋,他与大阿哥之间的私下往来才没有闹出多大的风波,也没有被康熙追究,但这并不代表康熙一无所知,因而胤禟也收敛了好一阵子,只不过这一回议立皇储,他又开始跃跃欲试了。

    胤俄则不一样,这辈子胤禩无心储位,更不希望他们跟着起哄,他也就没有明确支持在哪一边。也正因为如此,对于局势,他反而比胤禟看得更清楚些,时常劝胤禟不要去蹚浑水,一旦被老爷子盯上,就没有好果子吃。

    只不过,在没有吃到大亏之前,只怕胤禟也是听不进去的。

    至今为止,九贝勒爷的皇子生涯一直顺风顺水,几乎不曾受过半分委屈,除了多年前在太子那里绊过一跤。

    “八哥!”

    人未到,声先至。

    胤俄一贯是风风火火的性子,胤禩并不奇怪,但这次就连胤禟也跟着红光满面,他就觉得有些不妙了。

    “这是怎么了,有喜事临门?”

    “可不正是喜事!”胤禟眉飞色舞,眼角都透了股笑意,却见胤禩后面还跟了个马齐,笑容才微微一敛。“原来马齐大人也在。”

    “九爷、十爷吉祥!”马齐的身份是胤禩泰山,胤禟胤俄也不可能受他的礼,马齐刚要打千,就被两人扶了一把。

    “马齐大人无须客气,你这是来探望八嫂的?”

    该说的事情,在二人来之前已经说完了,马齐正想去拜访其他几位朝臣,免得到时候哪个没有默契闹出点动静来,闻言便点头笑道:“正要告辞,不想二位阿哥前来,就不叨扰了。”

    胤禩也不多留,又与他寒暄几句,亲自送出门口,这才折返回来。

    两人与胤禩熟稔,也不客气,待胤禩回屋,已见他们分头落座,端着热茶磕着瓜子,一点也没有作客的模样。

    胤禟嬉皮笑脸道:“八哥对八嫂好,连带着对岳父大人也这般亲热,真是少见!”

    也只有他与胤禩从小走得近,性子又无拘无束,才敢如此出言调侃。

    胤禩横了他一眼,径自走到主座,撩袍子坐下,一派雍然气度。

    “你来这里就是耍嘴皮子的?”

    “自然不是。”胤禟的神情又活泛起来,笑道:“我们是来恭喜八哥的。”

    胤禩眼皮一跳,顿觉不妙。

    果不其然,只听得胤禟接道:“如今皇阿玛命各部官员议立皇储,这不摆明一个大好机会么,如今大哥被囚,废太子风光不再,三哥平日窝窝囊囊的,四哥又是性子阴沉,放眼诸皇子里,谁有八哥这样的声望……”

    胤禩听他越说越不像话,忙截断他的话:“打住打住,老十,他一时犯浑,你也陪着?”

    胤俄笑起来显得有些憨厚,眼中却露出与之不符的精光。

    “八哥,九哥虽然经常说话不着调,但是这次他说的,还是有几分道理的,现在情势如此,八哥心里头是不是已经有什么章程,说出来也好让兄弟们参详参详。”

    灌了口茶,顿了顿,道:“八哥你也知道,我跟九哥,素来没什么雄心壮志,”他瞥了一眼闻言便要跳起来的胤禟,续道:“从前大哥和废太子都在,那个位置,也轮不到我们去想,但现在则不一样,如果八哥有什么想法,我们也是愿意支持你的。”

    这番话说得十分流畅,想必他们在过府之前,也已经通过声气了,撇开胤禟可能是一时冲动不说,胤禩很清楚,这个十弟看似鲁莽,实则半分也不粗心,有些事情,他心里甚至比老九还要亮堂。

    这样一个人,更擅长用表面的粗豪鲁莽来减弱别人的戒心,更轻易不会表态,但他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说明对于他来说,胤禩的份量还是很重的。

    两世为人,有很多东西可以改变,但是同样有很多东西,就算再过多久,也不会轻易动摇。

    胤禩心中一暖,面上也露出几分动容来。

    只可惜自己注定要辜负他们的期望了。

    “老九,老十,接下来的话,你们要仔细听我说,不光是为我,更是为你们自己。”

    廷姝看着跪在自己脚边的人,眼神有些复杂。

    “你说的,都是真的?”

    “奴婢所言,不敢作假。”佳盈低垂着头,看不见表情,只是藏在袖中的指甲,早已深深地掐入掌心。

    廷姝又看了看手里的玉佩,叹了口气,深觉棘手。

    “这件事情,你不要说出去,这也是为了你弟弟好。”

    “是。”

    她想了想,又唤来门外的佳期。“你去问问,看爷现在得空与否。”

    佳期应声离去,临走不忘奇怪地看了佳盈一眼。

    素来温顺娴静的她此时正跪在福晋面前,而福晋的脸色也并不好看。

    莫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陆九进来禀告的时候,胤禩正与胤禟二人说完,还来不及歇口气喝口茶,就听陆九在耳边说福晋有急事找他。

    廷姝这几年将府里管得井井有条,下面还有高明帮忙打理,轻易不会拿小事来问他。

    也就是说,她口中的急事,想必是真急。

    胤禩望向二人,神色凝重:“方才的话,你们莫要忘了。”

    胤禟满心不解,嘀咕道:“就算不成,也不至于连累八哥你,我们自个儿一力承担了便是,届时皇阿玛面前,定不会让你难堪的。”

    他自然不满,心想我们好心帮忙一把,成则储位在望,自此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何等尊荣显贵,这位八哥却还偏偏还严辞拒绝,让他顿时有种好心成了驴肝肺的感觉。

    “小九!”胤禩打断他的埋怨,揉揉眉心。“你和老十的好意,我都晓得,不过皇阿玛未必就是属意于我,若在这种情况下你们推举我为太子,就是将我往火坑里推。”

    “皇阿玛明明让众人推选的,就算不属意你,也不至于拿我们如何,又怎会将你往火坑里推!”胤禟嚷嚷起来。

    胤禩苦笑了一下,这老九在做生意上是好手,对于政事却实在是一塌糊涂,上辈子跟着自己落得那个结局,也不算冤枉。

    “老十,你与他说道说道,你们八嫂有事,我先过去看看。”他匆匆嘱咐一声,便往后院走去。

    那头胤俄一把拽住气鼓鼓的胤禟,难得耐心地跟他解释起来。

    廷姝要找他的事情,正是与佳盈从陈平手里拿走的那块玉佩有关。

    宫廷御赐之物?

    胤禩摩挲着上面精致的雕纹,淡淡一笑。“这件事情我早就知道了。”

    “爷?”廷姝有点诧异,便连跪在地上的佳盈也抬起头惊愕地望着他。

    这句话入耳,佳盈先是一怔,随即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自己日日提心吊胆,如今虽然不知后果如何,总比一直揣在心里来得舒服。

    “主子,奴婢弟弟罪不可赦,但奴婢斗胆,想求一个恩典……”

    “他既是你弟弟,我也不会多作为难的,只不过这件事情,你也先不要告诉他。”

    佳盈点点头:“奴婢晓得,只是奴婢担心与他接头的人……”

    <br/

章节目录

山河日月(八阿哥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梦溪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溪石并收藏山河日月(八阿哥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