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嫩肉讨好地厮磨着谢家辰的腿。他放开谢家辰的荫.经,自己也伸进衣服里,抓住谢家辰的手摸自己的胸,摸了两下就朝腿间拉过去,引到着他摸了一会儿自己的性器。得不到满足,又拉着他的手往更後面摸。手掌擦过柔嫩的股缝,摸到了那个小穴。被手指擦过穴口褶皱的时候,贺哲的身子一颤,立刻摇摆着臀部让小穴在对方手掌上来回摩擦。

    谢家辰摸得满手的柔软,手指不停被那个穴口擦到,呼吸已经粗得像头牛,重重啜了一口贺哲的舌头後,终於放过那张嘴。骂了声,“该死的浪货!找死!”说罢粗暴地扯住贺哲衣衫,往自己怀里拖了一步後,用力将他按倒在车座上。也不管人还没全躺下,反手一把把贺哲的裤子扯了下来,丢在一边。

    车子的宽度过窄,贺哲以一个难受的姿势靠在门上,见谢家辰提枪就要上,慌忙说,“你往你那边去一点。”待谢家辰的背贴到车门,贺哲才勉强半躺下来,手肘往後支着身体,脑袋和脖子都贴在车门上。刚放好姿势,两条腿就被谢家辰拉开。一条搁上肩膀,另一条往方向盘上一放。

    谢家辰往手心吐了两口口水,急切地在自己胀得可怖的荫.经上撸了两下。正想站起来大逞威风,脑袋就砰地撞上了车顶。

    贺哲,“……”

    “妈比,失策了!”谢家辰骂了句粗话,面朝贺哲趴了下来,在他的面颊上亲了一口。二人在狭窄的座椅上成了相拥的姿势,贺哲大张的双腿正夹着谢家辰的腰。

    谢家辰不断地顶着胯,硕大的亀头抵着穴口,却因为唾液的润滑多次从穴口滑开。谢家辰的呼吸愈发粗重,用手扶住那根巨物往贺哲紧窄的小穴里挤。一边挤一边说,“小骚货,下面那张口有没有想我的大家夥?”

    贺哲心想反正这是最後一次,怎麽也要做回本来,做到爬不起来为止。故抬腰来迎合他的进入,意乱情迷地说,“想……你今晚不弄死我别想回去。”

    白天在肌电图室里,穴口已经经过扩张,此时虽有些紧,亀头也顺利挤入穴口。谢家辰猛一挺腰。整根巨物全部没入了贺哲的小口里。贺哲失口大叫一声,双腿因为突如其来的快感而抽搐了一下。

    谢家辰说,“果然没说谎,吃得这麽急。小东西,你今晚会後悔的,後悔跟我说这种话。”

    贺哲双眼失神,将脸靠在了谢家辰脸侧,轻声说,“後悔就後悔吧……”

    ☆、第三十八章 迷你车h(中)

    38.

    谢家辰猛一挺腰。整根巨物全部没入了贺哲的小口里。他用双臂环住身下的人,低下头,在贺哲的唇上充满欲望地啃咬,下身又往紧窒的甬道里顶了顶,仿佛给自己一口喘息,就开始快速菗揷。贺哲由於成半躺的姿势,双肘不得不支住自己的身体,两手不得自由。身体与谢家辰紧紧相贴,两腿张开,让谢家辰的性器毫无阻碍地在身体里冲撞,一次次深深楔入柔软的甬道里。

    没有经过充分的润滑,剧烈的抽动让贺哲感到一丝痛楚。轻微的痛楚让男人的性器进出变得尤其明显,好似捣蒜一样顽固又凶狠地一次次捅进脆弱柔软的小穴里,既痛又热。贺哲无力地将头靠在车门上,胸口起伏。嘴唇被谢家辰有一下没一下地啃咬着,闭着眼感受那根火热的入侵。

    甬道的紧窒夹得谢家辰爽得眼前发白。在贺哲嘴上亲了几口,就也将额头贴上车门,埋头专心菗揷。不多久就插出扑哧扑哧的声音来。原是谢家辰亀头也渗出霪水来,将小穴插得湿润,进出也更为顺畅。贺哲的眉头渐渐松开,呼吸越来越急,开始轻轻呻吟起来。两腿放不住,收回来勾住了谢家辰的腰。

    谢家辰极喜欢听他在耳边呻吟喘息,抓住贺哲後背的衣服,一把把扯上来,直到摸到後背的皮肤。便用两手在他滑腻的背脊上贪婪摸索,问道,“小骚货,做我的女人爽不爽?”

    贺哲从喘息里带出一句话来,谢家辰没听清,问,“什麽?”

    贺哲,“再深一点……我想被你弄死……”

    谢家辰,“操……”

    骂了一声,就抓过贺哲双腿的腿弯往他两边肩膀按过去。身体几乎折叠起来,脆弱的禾幺.处愈发暴露出来。而後谢家辰突然一记猛顶,贺哲“啊……”地叫了一声,浑身都搐了一下。

    谢家辰,“深了没有?”

    贺哲两眼迷离,腾出一只手勾住谢家辰的脖子,失神地亲吻他的嘴唇,唇间悄然吐出一句话,“……还要……再深一点……”

    谢家辰被这软软的请求激得要发疯,两手抓住贺哲的胯部,卯足了劲猛顶进去,胯狠狠地撞上了贺哲柔软的臀瓣。

    “嗯!”

    贺哲闷哼了一声,还没来得及喘过气,谢家辰就将整根抽出。在亀头即将抽离的时候又卯足了浑身的劲猛插进去。贺哲被顶得撞到车门,舒服得呜咽一声,弱声说,“好爽……家辰……就是这样……”话音刚落就迎来了狂风骤雨一般的菗揷。

    身上男人在他的鼓励下完全扔掉了温柔,开始像野兽发情一般遵从本能,用自己最大的蛮力疯狂地顶弄起来。肉木奉像烧红的铁杵一般疯狂出入,亀头渗出的霪水和漏出的精水溢满了肠道里,随着剧烈的菗揷被带到穴口,又在下一次被插入的时候飞溅出来,溅得二人的交合处一片粘湿。

    贺哲的後背被一次次撞向车门,勃起的性器被压在二人腹间。一开始被插几下才难耐地呻吟出声,随着精神越来越涣散,几乎忘了自己是在街上被男人压在车里猛干,放浪地淫叫出来。不仅是男人最敏感的那一点,而是所有男人深入,摩擦,搅动的部分都酥麻得快失去知觉,仿佛能被操出水来。

    贺哲只觉被顶得魂飞魄散,整个世界都支离破碎,所有感官都集中在激烈交合的地方。

    “不行家辰……”贺哲的身体已经软成一团,忍不住将手探到二人交合的地方,用二指轻轻夹住谢家辰的性器。亲手感觉到这根霸道的性器不断侵犯自己,让贺哲感到一阵晕眩,带着哭腔求道,“不行……嗯!不行……太深了……我要死了……”

    谢家辰的顶弄没有丝毫留情,一次次贯穿他的身体,将他的哀求撞得支离破碎。谢家辰的鼻息里带出粗重的呼吸,嘴唇却温柔地印到贺哲渗出了细汗的额头上。密密地吻到鼻尖,嘴唇,下巴,暧昧地低声说,“你真是,天生的小贱货。”

    贺哲脑中一片混乱,额发散乱。随着亲吻虚弱地扬起脸,让吻落在自己的脖子上。微张着嘴大口喘息,发颤着说,“要死了……家辰……”

    谢家辰缠绵地吻着他的脖子,温声说,“不会死,很舒服。”一边安慰,一边愈发凶狠地菗揷。贺哲眼睛都蒙上一层水汽来。用一只手抓住谢家辰坚硬的肩膀,仿佛是要推他,又仿佛只是要借一把力。感到自己快被快感击溃,张嘴就咬在了谢家辰的肩膀上。齿间的肌肉结实,皮厚肉粗,皮肤滚烫,好像迸发的火山,有无限的生命力。贺哲紧紧咬着,不知不觉眼睛就湿了。谢家辰毫不在意疼痛,操弄得愈发卖力。在一波波的欲望侵袭下,贺哲无力地松开了口,搂着谢家辰的脖子,轻声说,“家辰……我好喜欢你……”

    谢家辰喘着粗气,也用一只手搂住了贺哲的後背,说,“乖,我也喜欢你。”

    贺哲已经失去判断力,“喜欢”的话钻进耳朵里,比任何凶狠有力的操弄更令他酥麻。他的手猛掐了一记谢家辰的肩膀,“啊……”地轻叫一声,在对方毫不停歇的冲撞下泄了出来。

    ☆、第三十九章 迷你车h(下)

    39.

    贺哲的手猛掐了一记谢家辰的肩膀,“啊……”地轻叫一声,在对方的冲撞下泄了出来。後穴不由自主地绞尽,每承受一次插入,性器就射出一小股精水,淅淅沥沥全粘在两个人的腹部,直射了五六股才射完。

    感觉到怀里的人在濒死一般地喘气,谢家辰停下了野蛮的菗揷,探手抓住贺哲的性器帮他挤干净,这个动作又引来身下人一声难耐的呻吟。谢家辰身上还穿得好好的,唯有裤子拉链拉开,怒张的性器依旧插在对方的身体里。贺哲则是下半身脱了个干净,宽松的帽衫被卷到腹部。泄了干净後,就失神地望着对面的车窗,像一摊果冻一样软在了车座上。双腿失了束缚,软软地勾到谢家辰身上,身体时不时因为快感的余韵而微微抽搐一下。

    谢家辰看着贺哲那模样,心里被激起怜爱之情。将自己依旧胀大的荫.经抽出来,拍一下他的屁股说,“起来。”

    贺哲听了话,试图撑着身体坐起来。谢家辰先坐起来,抓着他的帽衫下摆。贺哲一举手,帽衫就被脱了下来,丢在了一边。贺哲勉强坐起来,就被谢家辰一把拽进怀里,拍拍他的屁股蛋子,说,“你小子连健身也偷懒,体力那麽差。”在他脸颊上吧唧亲了一口,“明天开始跟我晨跑,反正我们住的也不算远。”

    贺哲,“……”

    谢家辰,“?”

    谢家辰见他恹恹的不说话,摸摸他额头,说,“怎麽,被日傻了?”

    贺哲,“你才傻。”探手在车前的按钮中点了一下,只听车顶静响一刻,顶棚慢慢移了开来。

    谢家辰,“操,居然是敞篷车。”

    贺哲,“屌丝不愧是屌丝……”

    谢家辰又好气又好笑,又是一掌往手感最好的地方打过去,说,“少罗嗦,你怎麽不早说?”

    原本两人光是坐着的时候,车顶就几乎贴到头顶,这下车顶打开,二人的头顶便是星空。贺哲嘀咕着“是你借来的车好吗。”便在车座上跪起来,将手撑着椅背,屁股对着车前玻-璃。

    一旦跪起,整个脑袋直至锁骨都露在了车外。贺哲低下头,对着还坐着的谢家辰扭扭屁股,说,“还来不来?”

    谢家辰二话不说站起身,脑袋也冒出车外。他站在贺哲身後,两手抓住他的胯说“小骚货,姿势不够骚。”

    贺哲尽量将屁股朝谢家辰拱过去,眼睛只能看到街上情景,看不到自己的身体。视线与身体感官分离,是很奇妙的感觉。他感到腰被一双结实的胳膊环抱住,而後股间突然一涨,不禁闷哼一声。

    後穴已经被插得柔软,荫.经的再次入侵立刻带来了一股快感。谢家辰一手环着贺哲的腰让他撅起屁股,一手摸着贺哲的前胸,腰部快速挺动。刚刚经历过高潮的身体变得异常敏感,男人的菗揷让贺哲身体又酥软起来,屁股一撅一撅地迎合着对方的进入,荫.经很快又颤颤巍巍立了起来。

    谢家辰,“叫得浪一点,让路上的人听听。”

    贺哲一吓,说,“滚,没人……”不免担心地抬眼环视一周,却发现自己常开的那辆宝马停在巷子的阴影里,心里大骂一声,操!赶紧闭上嘴,不敢叫了。

    谢家辰尽兴地操弄怀里的人,一只手拧着贺哲小小的乳投,另一只揽着他腰的手往下,握住他勃起的性器。随着他每一下撞击,贺哲的性器就跟随着身体的前冲被撸一下。身上被到处点火,有节奏的冲撞令贺哲的性欲再次膨胀,两手搁在车顶,将脸埋在手臂间,怕让对面车里的保镖看到自己莋爱的表情。

    谢家辰也呼吸粗重,一边卖力地挺腰菗揷,一边悄悄探头去看怀里人的反应。看到他闭着眼蹙着眉极力忍耐的模样,就觉得可爱,忍不住在他的耳廓上亲吻。

    介於“搞过了就要负责”的保守思想,年轻的医生今晚本来是抱着“先把人操晕再求爱”的计划而来的。现在知道了对方的心意,又突然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後,心里头五味陈杂。<b

章节目录

地下室【未知】5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地下室【未知】5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