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家辰没表情,眉头习惯性地微微拧着。

    车开到一家斯达巴克斯门口,贺哲要了杯焦糖玛奇朵,谢家辰要了杯茶。二人在情侣颇多的小资咖啡馆里面对面坐着,气氛诡异地沈默着。谢家辰不愧是专业屌丝,埋头将茶牛饮干净,也没喝出什麽味道。贺哲则心不在焉,半天才姿态优雅地啜上一口。

    谢家辰将茶喝见底,评论了一句,“你就喜欢喝这种甜的。”

    贺哲不以为然,抱着没喝完的半杯咖啡跟谢家辰回到小车上。二人依旧沈默上路。

    上了车,贺哲也不高兴喝了,就捧着咖啡捂手。谢家辰依旧拧着眉头看似心情不佳。怎料到此时年轻的医生正在纠结如何开口,不不,更纠结的是开口到底要说什麽。最纠结的是,刚才看到贺哲突然出现就慌得蹲到地上躲起来的家夥到底是哪个孙子!

    迷你车时速不快,沿着大路漫无目的地前进了一会儿,转了许多弯後,终於开进了连个便利店也见不到的荒凉地带。

    贺哲,“咱们这是要去哪儿?”

    谢家辰收拢心神朝外面看了一眼,深吸了口气,将车停下。摸摸鼻子说,“你想去哪儿?”

    贺哲,“去你家?”

    谢家辰,“……”

    这都已经说不上是善解人意还是曲解人意了。谢家辰此时莫名紧张,又摸了摸鼻子,把手放回方向盘时猛然敲到喇叭,叭的一声响把自己吓了一跳。

    贺哲,“……”

    谢家辰终於决定先开口,“那个……贺哲,我有话要跟你谈谈。我们……”

    “有话谈谈”这种开场白,花花公子再熟悉不过。此话从谢家辰口中说出来,令贺哲感到不妙,突然大声打断说,“我不要跟你谈!”

    谢家辰,“?!”

    贺哲心想破罐破摔了,一咬牙,便道,“……没错,我从高中就开始喜欢你。现在我又喜欢上你,但我既没有缠着你,也不可能来威胁你,你他妈就一定要让我没面子吗?打击我一次再打击第二次很好玩吗??”

    谢家辰没想到贺哲突然发火,而且喜欢啊喜欢的叫了好几遍,想没听懂也难。慌忙按住贺哲的手说,“等等……你高中的时候?”

    贺哲委屈,不说话。谢家辰,“那你追我女朋友,是因为……?!”

    贺哲轻声说,“你以为呢……这种货色不知道有什麽好喜欢的……”

    他又想起自己跟谢家辰阴差阳错的初吻,不爽地蹙起眉头。反正那天那个家夥酩酊大醉,什麽也不记得,还一边亲一边嘀嘀咕咕叫他女朋友的名字。……活该失恋!

    谢家辰,“那……你说要买我一晚上……妈比的其实是真的想跟我做?”

    贺哲一听更委屈,“……哪儿止!我听说你家里困难想支援你一下我有错吗我!我爸又不给我零花钱,省这点钱我容易吗我!”

    谢家辰,“操!哪儿有你这种趾高气昂的支援法!正常人都会误会好吗!”

    贺哲,“操!我当时很紧张好吗!”

    谢家辰,“操!你当我不紧张!”

    贺哲,“操!你紧张你还揍我!都把我揍进医院了!”

    谢家辰,“操!後来我去看你!操!还被你保镖揍回来了!”

    贺哲,“……真的?”

    谢家辰,“爽了?”

    贺哲,“……”

    贺哲跟个小孩子似的嘟了嘟嘴,赌气地埋头吸咖啡。此时又穿着帽衫,双手捏扁了咖啡杯,跟平时西装革履不同,真个像是小了好几岁。谢家辰此时心里跳得跟打雷似的,恨不得把这赌气也堵得这麽可爱的小子抱进怀里揉一揉,又跟所有妻管严的男士一样面对怒气手足无措。咳了一声,说,“这……车窗太脏了……”伸手揩了揩车窗,手顺便放在了贺哲肩上。贺哲听到对方咕嘟咽了口唾沫,啼笑皆非,侧头看着谢家辰说,“你这搭讪太老套了好吗?”谢家辰,“……”谢家辰严肃地看着贺哲的面孔,心跳得快炸了。看着看着不觉呼吸粗重地靠近,微微歪过头,轻轻吻在了那两片柔软的嘴唇上。

    作家的话:

    下一章迷你车车震~

    ☆、第三十七章 迷你车h(上)

    37.

    谢家辰与贺哲四唇温柔地相接。谢家辰感受着贺哲气息里甜香的咖啡味道,只觉一股热揣在心窝子里难以抑制,恨不得把对方揉进怀里,好好蹂躏他,占有他,把他连肉带骨头一起拆分入肚,再告诉他……

    告诉他……??

    脑袋里一根筋哢哒一下,谢家辰突然想明白了什麽。

    不会吧……

    一边享受着接吻的甜蜜,他一边不可思议地想──

    我好像……也喜欢他!

    热的不仅是心窝子,还有下半身。他来不及为自己的发现感到震惊,而是忍不住抱住贺哲的腰,施力将他按到椅背上。吸了口气,郑重地盯着贺哲看了一刻,确认了一下自己的想法。而後,觉得无误了,便又上前吻住那张嘴。

    贺哲像只哀伤的小狗,靠在椅背上可怜兮兮地看着他,却也轻动嘴唇回应谢家辰一下下的轻啄。他右手受伤,靠近谢家辰的那只左手拿着咖啡杯。谢家辰突然抱过来,他不得不将手绕到谢家辰背後举着,以免杯子被压在两人腹部。

    谢家辰在那两片柔软得有些过分的嘴唇上密匝匝地轻啄了好几下,每次都将嘴唇贴在对方嘴上,轻啵一记,再慢慢离开。在嘴唇没有完全分离的情况下又依依不舍地黏回来。二人呼吸交叠,唇间像粘了蜜糖一样缠绵。贺哲被这种温和的吻法弄得有些动情,然而,对方听了他的表白也无所表示,反而觉得可以随便上他。一边失恋一边要满足对方的性欲,令他难过得很。

    尼玛,直男了不起啊!有本事别亲我!

    贺哲愤愤地想着,在对方看似没完没了的攻势下别扭地扭开了脸。好像是要惩罚他的拒绝,谢家辰环在他腰上的手一紧,原本摸着背脊的手掌朝他的屁股摸了过去。吻没有追着嘴唇去,却落在了碎发间那只白皙精巧的耳朵上。谢家辰的呼吸明显地粗了一些,嘴唇的动作却依旧轻柔。沿着耳廓一路轻吻,贺哲怕痒地缩了缩,同样柔软的耳垂就被对方含在了嘴里。谢家辰啜了两下耳垂,白皙的耳廓就泛起了红色。

    谢家辰,“你有耳洞?”

    好听的男声贴着耳廓,很轻地传过来,伴随着带有男性气息的呼吸。贺哲头皮一阵发麻,满不乐意地嗯了一声,“……堵了。大学的时候打的,被我爸发现,把我狠狠骂了一顿。”

    谢家辰不置可否地轻笑了一声,跟所有沈浸在爱河中的傻子一样,觉得爱人口中的话是多麽的可爱。很容易红的耳朵也是那麽的可爱。他找到了比直接将对方压在身下更多的乐趣,意犹未尽地舔吻那只敏感的耳朵,还亲出声音来。贺哲没有被人这样挑逗过,几乎没有抵抗力。感觉到灵活的舌尖挑逗着耳朵上的皮肤,只觉头皮阵阵酥麻。不仅是耳朵,连脸也因为欲望而升起一股红晕。他没法拒绝谢家辰,就暗暗地想反正是自己送上门的,就当是我嫖他。这麽想却没让他好受多少,抿抿嘴,掩饰不了微微蹙着的眉头。

    谢家辰将那只耳朵亲了个够,又慢慢吻上了贺哲白皙光滑的脸颊,用鼻子在他脸上吸了一口,说,“你洗过澡了?”

    问话的声音十分暧昧,轻声。配以一声声亲吻声,令整个车厢染上了一层欲望色彩。

    贺哲,“……洗了。”

    谢家辰又贪婪地吸着他身上沐浴後的清新,低声说,“很好闻。”想起贺哲上一回在自己家里洗澡的糗样,轻笑了一声。虽是在浅吻,两只手却晴色地揉捏着贺哲的臀瓣。隔着裤子揉了一番,又从运动裤的裤腰处伸进手去,直接将松紧带的运动裤连同内裤一起扒下来。贺哲虽然坐着,挡不住谢家辰二手扯着裤腰企图将他裤子扒掉,只好稍微抬了抬身子配合。谢家辰立刻将他的裤子扯到了大腿根,在裸露出的双臀和腿根处一通乱摸。贺哲的腿被裤子卡着,没法张开,谢家辰将手挤进他两腿间,抓住贺哲的性器揉捏,说,“小骚货,你也摸我的。”

    贺哲难耐地扭了一下身体,说,“这地方太小了……去你家。”

    谢家辰哼笑一声,用麽指揉揉渗出霪水的马眼说,“你等的了吗?一碰就硬了。”

    贺哲,“……”

    性器被谢家辰揉了几下就立刻涨了起来,根本不需要挑逗。贺哲对欲望一向直白,此时却觉得羞愤。一想到对方因此而看不起他,就觉得自己没出息。

    贺哲不快地低声说,“我忍得了……”

    不料对方根本没拿他的赌气当回事,只当他是撒娇,又说道,“好,你忍得了,我忍不了。快帮我弄弄。”

    贺哲,“……”

    贺哲一手还举着咖啡,只能稍偏过身子,用受伤的右手拉开谢家辰的裤子拉链,用手隔着内裤摸了摸,那一根已经完全勃起。只能单手解开谢家辰的皮带,挑开扣子。被皮带束缚的荫.经从内裤里冒了头,贺哲将他的内裤边往下推,荫.经就弹了出来。他握住那根硕大又滚烫的玩意儿,手掌感觉着上面的青筋。由於两人是平行坐着的位置,贺哲虽半侧过身子,手动起来也不是很灵活。

    谢家辰见了他小指上的纱布,说,“手痛就不要弄了。”松开贺哲的性器,伸手将车内的灯关了。顿时整个车厢浸入夜色,与周围融为一体。灯光乍暗的时候,人暂时失去了视觉,而身侧人的呼吸和体温则尤其地明显了起来,好像自己的整个世界都被对方充斥。黑暗有助於欲望的滋长,而拥挤的空间令两人的肢体不可避免地紧靠在一起,成了欲望的发酵罐。

    贺哲,“还可以。”想起来,又想说让我把咖啡放好。还没来得及开口,下巴就被谢家辰捏住,紧接着,嘴被紧紧地吻住。

    如果刚才的吻是温风细雨,现在谢家辰的吻则直接变成了狂风骤雨,舌头毫不留情地深入贺哲口中搅动。感到舌头入侵的时候,贺哲下意识轻哼了一声。示弱的呻吟刺激了男人的霸占欲,吻得愈发霸道。谢家辰一边堵住上面那张湿润的小口,一边将手从贺哲的帽衫下摆伸进去,在贺哲的身上到处摸索。刚刚沐浴过的皮肤清爽而又滑溜,又是肥瘦正好的身材,摸起来十分有快感。谢家辰的手极其晴色地摸着贺哲的胸口,故意用掌心擦着他的乳珠。

    敏感的舌头被谢家辰不断挑逗啜吸,乳珠也被揉搓到发硬,裤子被脱掉一半,只将勃起的性器暴露在空气里。银荡的状态刺激着贺哲的性欲。他的膝盖与谢家辰坚硬的膝盖抵着,手里握着那根让他意乱情迷的荫.经,只觉身体不住发软。手一松,另一只手里的咖啡往下一滑。贺哲瞬间惊醒,赶紧捏住。无力地用手探了探,椅背上没法搁下咖啡杯,只能艰难地抓在手里。

    谢家辰偏转着头,变换着角度深吻着贺哲,直把人亲得眼前发晕,下意识贪婪地啜吸谢家辰舌头上的唾液。感觉到贺哲身体不安地往自己这里凑,谢家辰用麽指按住他发硬的乳珠,转着圈的捻转,时不时用二指拧弄。一个玩好了,也不放过另一个。两个乳珠被轮流亵玩,拧在指间只觉得肿了一圈,变得愈发敏感。贺哲被玩得欲火燃烧,浑身酥麻。手再也握不住东西,咖啡杯啪嗒一声掉到了座位後面。他无暇去管,几乎完全侧过身子,与谢家辰面对面,一条腿骑到谢家辰身上,用大腿内侧

章节目录

地下室【未知】5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地下室【未知】5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