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道,“少罗嗦。”

    贺哲生怕再被欺负,就从谢家辰的身上爬了下来。令他坐起身,自己坐到他身後,将他的手用电线反绑在後头。谢家辰竟是真的不动不挣扎,被绑了个结实。

    看到掩盖在白大褂下的宽阔肩膀,贺哲不由心思荡漾。将人绑好後,忍不住将手绕到谢家辰身前,充满情欲地抚摸着他的两块胸肌。他将脸埋在谢家辰的颈间,伸出舌头细细地舔着,时不时啃上一口。闭着眼睛用手心感受着皮肤的热度与肌肉的硬度,从胸肌到腹肌来回摩挲。再往下,握住那根雄壮又滑腻的性器。这一根不久前在他身体里捣弄了整个晚上,为他带来几乎窒息的快感。光是感受这满手的搏动就让贺哲意乱情迷,上下撸动两下後,就开始用灵活的手指颇有技巧地玩弄起来。另一只手圈着谢家辰的腰,贪婪地描摹着腹肌肌肉纠结的形状。

    谢家辰,“小骚货,光摸一摸就喘得这麽厉害?”

    侧过脸,与贺哲吻在一起。两人唇舌缠绵了一番,贺哲用鼻尖蹭着谢家辰的面颊,闻着他身上诱人的男性气息,说,“用後面比用前面舒服,你想不想试试?”

    一边说,一边用指腹轻揉伞盖的边缘,手掌则摩挲着柱身上突起的青筋。谢家辰被挑逗得快要爆发,恨不得将这个人按在身下活活操晕过去。无奈两手被绑着,就是把人拽过来的本事也没有。也万万不愿放低姿态叫他自己来坐,只能任由他戏弄。

    贺哲此时也是难耐,光是握着那一根就觉得浑身酥软。偏偏喜欢逗弄对方,在谢家辰发胀的双球上恰到好处的一捏。听到对方舒服得深吸一口气,调皮的手指又悄悄往下,捏住了露在肛门外的按摩器柄,小幅度地菗揷起来。另一只手隔着乳投上的电极贴片轻轻抠弄,问,“舒服吗?”声音发虚,仿佛舒服的那个是他自己一样。

    谢家辰“啊……”地低叹了一声,沙哑着嗓子道,“别做过头。”

    贺哲,“肯定很舒服,你插我的时候,我就很舒服……”

    谢家辰,“那快点过来,我让你爽爽。”

    贺哲“唔”了一声,终於松开手。按摩器自动滑回深处,又开始欢快地工作。谢家辰松了口气,要是继续这麽菗揷下去,他担心自己就这麽射出来了。

    贺哲依依不舍地流连在谢家辰的身後,将他摸了个够。终於让他躺下,自己重新骑到了谢家辰的身上。

    谢家辰手被反绑,二手交叉垫在腰下。敞开的白大褂露出油亮结实的胸口,两边乳投上各贴着电极贴片。下身则完全光裸着,一根涨得发紫的性器挺立在腹部,仿佛在炫耀他的硕大和力量。头上冒出不少霪水,柱身上则亮晶晶糊着一层凡士林。腿间隐约可见肛门口伸出一根细柄,一直在发出细小的嗡嗡响声。

    好像是要给谢家辰看清自己接受他的过程,贺哲故意背对着谢家辰,骑在他的胯上。扶着那根怒张的性器对准自己的穴口。 被扩张过的小穴很容易地接纳了那根火热的肉木奉。随着他慢慢往下坐,敏感的肠壁再次被撑开。每吞入一寸,肠壁都能切实地感受那一根的侵入,时不时不由自主地收缩一下,仿佛迫不及待地要吞下这根美味。

    谢家辰眼看着自己的肉木奉慢慢顶入对方体内,碍眼的衬衫下摆却把白花花的屁股遮了一半。口干舌燥地舔舔嘴唇,道,“把衬衫脱了。”

    肉木奉还有半根在体外,贺哲大方地脱下衬衫丢在一旁,露出肌肉匀称的裸背。腰线明显,白而富有肉感的双臀翘挺着,谢家辰甚至能看清他股间粉嫩的肉。被绷到极致的穴口贪婪地咬着他的肉木奉,因为被润滑的乳液包裹,十分顺畅地一寸寸往下吞。谢家辰甚至觉得那个小小的穴口会被自己撑裂,简直难以想象他是如何承受住自己野蛮的冲撞。

    粗壮的阳物顶开合拢的肠壁,渐渐入侵到最深。坐到底时,二人皆是一声轻叹。

    贺哲两腿分开跪在谢家辰的胯上,胯间那物也已经涨得笔直。他停下来做了个深呼吸,就开始小幅度地抬起身子再坐下,略带笨拙地吞吐着肉根。同时用手握住谢家辰腿间那根按摩器的外柄一插一拔。听到身下人粗重的呼吸,心中也是快意。

    从来没做过骑乘位的上面那一个,贺哲的动作未免不太协调。扭动着腰,让那一根在自己身体里研磨,寻找让自己最有快感的插入方式,慢慢学会顺利地起身坐下。

    谢家辰被这缓慢的套弄折磨,早就没有耐心。看着那两团白肉夹着自己的肉木奉扭动,喉咙口简直要冒出火来。趁着贺哲不注意,一抬腰把肉木奉顶了进去。猝不及防的深入让贺哲惊叫一声,不得不松开按摩器用手支住身子。身体捕捉到了渴望着久违的快感,下意识迎合上来企图吞得更深。

    谢家辰,“手撑着前面,屁股抬起来。”

    贺哲被情欲冲昏了头,哪里还有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劲头。立刻听话地将手撑在身前,慢慢翘起屁股,用穴口感受着那一根慢慢往外滑。在亀头即将抽离穴口时,谢家辰一个抬腰,肉木奉又扑哧一声狠狠顶入了小穴里,开始重复地快速抽出顶入。

    突如其来的快感几乎立刻侵袭了贺哲的全身。他只在最初失口呻吟出声,而後,体内强烈的摩擦搅动令他几乎失了心智。柔软的肠壁被一次次顶开,每一次摩擦都带来一阵酥麻,一直舒服到身体的最深处。他的脊背绷紧,翘起的臀部与腰形成了一道诱人的凹线。脸下意识扬起,紧紧蹙着眉,迷茫地微张着嘴喘息。

    重复抬腰的剧烈运动令谢家辰喘息粗重。整张不牢固的病床开始嘎吱作响,夹杂着有节奏的拍肉声,和两人发颤的喘息。很快,贺哲的脑中一片空白,全身的感觉都集中到了激烈交合的地方。身体不由自主地迎合对方的抽动。一只手抚摸着空虚的上半身,拧着自己的乳投,另一只手不得不撑着谢家辰的大腿以保持平衡。

    断断续续说,“家辰……好爽……快……”

    下面那位没有回答,而是突然更用力地捣弄起来。

    “家辰……快弄死我……不要停……”

    “啊……好舒服家辰……不要停……家辰………………唉?”

    一次生猛的撞击後,感觉到对方突然停下来在病床上狂喘。拍肉声和摇床声同时停了下来。贺哲正在兴头上,意犹未尽地扭扭屁股催道,“快点啊。”

    谢家辰,“……”

    贺哲,“?”

    谢家辰,“该死的按摩器。”

    贺哲,“你……射了?”

    谢家辰还喘个不停,不耐烦地别开脸,说,“这是针对男性前列腺按摩的仪器,我能坚持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

    贺哲,“……”

    贺哲哦了一声,起身从谢家辰身上爬了下来。还难以置信地摸摸穴口,看看是不是有米青.液流出来。

    谢家辰,“操!一脸我早泄的表情想怎样!”

    贺哲炸毛,“哦!我没说你早泄,你自己要说你早泄!生怕我说你早泄,你……!”

    谢家辰,“早泄早泄你妹!卧槽!!给我滚下去!”

    贺哲,“呜……!你不是随我打骂吗?!”

    谢家辰,“今晚操你一晚上看看我早泄不早泄!”

    贺哲,“你操啊!谁不让你操!!”

    按摩器,“嗡嗡嗡──嗡嗡嗡──”

    屋外,在门口焦急等候的院长,主任一行隐约听到“早泄”两个字,面面相觑──

    难道,贺家少爷特地过来咨询自己的隐疾?!

    ☆、第三十三章 带套又怎样

    33.

    贺哲从病床上爬起来,性器慢慢软了下来。做到兴头上的时候对方蔫了,这种事简直太他妈操蛋。他满心不爽,自顾自穿好衣物,西装笔挺,人模狗样地往门口走去。

    谢家辰急了。腾地坐起来,屁股里的按摩器立马卡到肠道,痛得他龇牙咧嘴。

    谢家辰,“喂!给我回来!”

    贺哲头也不回,在肌电图室门口停下脚步,不爽地说,“跟谁说话呢。”

    谢家辰心想,操,这小子狗脾气真大!一咬牙,忍了。好声好气说,“……那个,贺哲,你不会想要就这样开门吧?”

    谢家辰依旧光着下半身,敞开着白大褂叉开腿坐着。腿间的按摩器嗡嗡响,双手反绑在後。

    贺哲回过头邪恶地一笑,说,“这样不是挺好看的嘛。”

    谢家辰嘴角抽筋地笑道,“你……开玩笑的吧?”手悄悄地挣挣,心里就暗骂一声,这小骚货还当真绑,挣都挣不开!

    贺哲,“哦,我这个人最不喜欢开玩笑了,尤其不喜欢跟你们医院领导开玩笑。”说着就去拧门把手。

    谢家辰,“你他妈……!”一顿,又软下来,“那个……贺哲……让他们看到我这个样子,你也好看不到哪里去。到时候传到你爸那边……”

    贺哲难得看到这男人求饶,心里那叫一个惬意。又转过头来,笑笑道,“嘛,反正怎麽看被玩儿的也是你啊,我有什麽关系嗯?”

    谢家辰青筋一跳,“你别太过分!”

    贺哲,“哈?我过分??那我真过分给你看看!”说罢就故意去拧那门把手。拧了两下发现背後没声音,回头看看,谢家辰正皱着眉头凶神恶煞看着他,一脸要吃人的表情。

    贺哲看了他一会儿,就笑了出来。

    谢家辰,“……”

    谢家辰被他笑得心里咚咚两下,故作不耐烦地说,“快帮我解了!外面人还等着。”

    贺哲重新把门锁上,过来解谢家辰的绳子。由於按摩器的作用,谢家辰虽然已经身寸过一次,前面还精神地立着。看着贺哲得意洋洋走过来,心情就尤其烦躁。在贺哲解开他电线的一瞬间,一把把人拽到面前,按着贺哲的脑袋就亲了上去。

    贺哲一个不稳坐到了床上,接着嘴唇就被紧紧吻住。他明显感觉到从对方嘴里呼出的粗重的喘息不断与他的呼吸交叠在一起,有力的嘴唇在自己嘴上辗转,吮吸。身体被对方搂着几乎不能动,胸脯隔着衬衫相贴,能感觉到对方火热的皮肤。谢家辰用手臂紧紧箍着他,舌头在他口中富有侵略性地搅动着。

    惊讶过後,贺哲慢慢闭起眼,仰着脸,将敏感的舌尖与对方摩擦,舌头交缠在一起。享受这被夺取呼吸的,窒息的快感。直到浑身酥麻,在想这个吻或许永远不会结束的时候,对方的嘴唇才离开了片刻。给了他一口喘息後,又重新吻了上来。如此这般缠绵了几回,谢家辰终於大喘着松开手。贺哲低头一看,黑色布料上几点白色,谢家辰泄了出来。

    他伸手抽了几张纸给自己擦擦,谢家辰则把按摩器从自己後穴里拉出来,回味似的砸了一下嘴,说,“你最里面的牙齿好像缺了一小块。”

    贺哲,“小时候咬那钥匙扣磕掉的。”

    谢家辰,“咬钥匙扣干嘛,没事找事。回头找人给你补补。”

    贺哲,“不补,我怕牙医。”

    谢家辰动手穿衣,说,“怕什麽,牙医又不会吃了你。”

    贺哲一耸肩,趁着谢家辰扭扣子的当口,在他半软的性器上轻弹了一下,道,“不戴套不是蛮好嘛。”

    谢家辰被弹痛

章节目录

地下室【未知】5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地下室【未知】5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