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的电极,拿在手里挑挑拣拣。

    “两个够了没?”谢家辰一脸血地帮他挑出配对的两个,低声骂道,“我真他妈没事找事!”

    贺哲心情愉快,将两个吸盘一边一个吸在被他舔得发硬的褐色乳投上,隔着吸盘捏一捏,问,“有吸住的感觉吗?”

    谢家辰,“你试试就知道。”说着也隔着衬衫在贺哲胸口摸了两把。

    年轻的医生敞开胸襟躺在病床上,白大褂散在床上,露出结实的胸腹。两个乳投被电极牢牢吸住,顶端的导线连接到身侧的仪器上。贺哲看着这副精壮的“民工身材”横在自己面前,看得心神荡漾,轻声嘀咕,“实在是太色了。”他跨坐到谢家辰的胯上,伸手打开了测量开关,小心地调在低档。电流通过时,谢家辰的身体绷紧了一下。人体第二敏感的部位被包裹在乳胶吸盘上,随着开关按下,一股微弱的电流刺激立刻传了过来,让他感到前胸一麻。这种医学仪器的设计使然,电麻的感觉从乳尖一直传导到整块胸肌。刺激感不算强烈,却也让谢家辰为之深吸了一口气。

    贺哲轻声问,“舒服吗,这个东西。”

    谢家辰,“还可以,有点刺激。”

    贺哲用自己的胯间厮磨谢家辰腿间,两手撑在他的胸口晴色地摸来摸去。垂着眼目不转睛地盯着谢家辰看。

    腿间那根被西装裤的舒适布料来回摩擦,敏感的部位甚至能隔着裤子感觉到温暖而富有弹性的臀瓣蹭来蹭去。谢家辰的那一根很快被噌得涨大了起来。他将贺哲的衬衫下摆从裤子里拉出来,两手贴着皮肤抓住他的腰,将他的屁股往自己腿上按,让他按照自己的节奏前後厮磨。股间的嫩肉感受到那一根的热度,贺哲呼吸也变快,心跳一旦加速,白皙的脸上就浮起一层薄红。

    “我今天从公司弄到一个小玩意儿,”贺哲微喘着说,“你们医院仓库里的肯定不是我们公司的产品。”笑,“我们公司的按摩器绝逼不会漏电。”

    谢家辰,“……”

    谢家辰看着贺哲从西服口袋里摸出的那只小巧的前列腺按摩器,心想,真他奶奶的因果报应啊………………

    贺哲,“有润滑的吗?”

    谢家辰,“……你自己翻一下橱。”

    贺哲耸了耸肩,在谢家辰的胯上坐定了。用牙咬开按摩器崭新的包装,说,“我从研发部抠过来的新产品,给你免费试用。”说着将按摩器从包装袋里拿出来,便伸出舌头细细地舔湿。

    谢家辰看到他那模样,一时连吐槽都忘了,咕嘟咽了口唾沫。比起待会儿要受的折辱而言,眼前衣衫不整坐在他胯上,红着脸舔按摩器的家夥真尼玛要多银荡有多银荡。

    这是一只勾状的前列腺按摩器,长的那一头较粗,弧度设计得当,表面光滑,最大程度地减少肠道被异物入侵的不适。尾段设计精密的金属帽在打开开关後可以根据主人的需求调整不同的震动档。而较短的那一头则露在肛门外,卡住会阴,在震动的同时对会阴按摩。

    贺哲将按摩器舔湿後,正准备尽兴地捅一捅,就被谢家辰抓了过去,道,“谢谢,我自己来。”

    贺哲也不气恼,看着谢家辰自己往後穴里塞按摩器也很有乐趣。他一边看着,一边给自己松皮带。不料谢家辰咬着牙,愣是一口气把那玩意儿塞到底,齿间嘶地抽了口凉气。

    贺哲扬眉,“你对自己也这麽暴力。”按下开关,那天在地下室受过的辱终於回到了施虐者的身上。

    按摩器经过外形改进,按摩的位置更准确,震动也更酥麻。与乳投上的电麻感不同,抵着那一点密集而又温和地震动,让谢家辰连吸了好几口气。

    贺哲将自己的西装裤连同内裤一起脱下来搁在一边,烦恼地环视一周,说,“墨水行吗?”

    谢家辰被震得舒服过头,精神不太集中,说,“什麽墨水?”

    贺哲,“没有润滑剂啊。”

    谢家辰,“……操,你想给机巴染色,我还不想拉黑屎呢。”

    贺哲一怔,随後古怪地笑笑。探手拉开抽屉,翻来翻去,终於找到一罐凡士林护手霜。立刻如获至宝地抓到手里,毫不怜惜地挤了一大坨在手中。

    谢家辰蹙眉说,“这东西成分跟肠道内环境不同,会刺激肠道,导致……”还没说完,那一整坨香喷喷的软膏就被一把抹到了他怒张的性器上。贺哲熟练地转动手腕,将谢家辰的整根涂满了,心不在焉说,“我都没嫌呢,龟毛先生。”

    谢家辰,“……!”

    贺哲又跨到谢家辰身上,两膝跪在谢家辰的胯旁,扶起那根涨大的肉木奉抵在自己的穴口。谢家辰急了,托住他的屁股说,“会导致腹泻,严重的还会引起肠道炎,别玩了!”

    贺哲嫌他罗嗦,探手在床边的仪器上按了两下,猛地将吸盘的电流调到最大。谢家辰的身子绷紧了一下,贺哲趁这当口咬着牙往下坐。借着厚厚一层软膏,硕大而又滚烫的亀头很容易滑入了紧窒的穴口。

    被充满的感觉令贺哲心跳加快,脸上也愈红。一边往下坐,一边用手握住露在外面的一截,充满欲望地上下撸动。

    “你怎麽不说硬到一半不让干会导致阳痿啊,白痴……”

    贺哲的声音里也带上了晴色的气息,一边摸到前列腺按摩器的开关,将滑槽也推到了最大档。

    作家的话:

    所以,惊喜就是m攻~

    真心担心读者惊喜不到啊~~~~

    ☆、第三十一章 少爷的惩罚游戏(下)

    31.

    太阳菊集团旗下医疗器械公司总部办公楼二层男科保健研发部办公室内:

    职员a:今天我在研发室见到经理了。

    职员b:经理不是从来不来二楼吗?他来做什麽?

    职员a:他……(放低声音)你千万别说出去,我怀疑经理他那方面有毛病!他拿走了我们b1010按摩器!

    职员b:=口=!!!

    职员a:然後朝我笑笑就走了!我都没来得及告诉他我们按摩器的新功能!比如调到最大档的时候……咩嘿嘿嘿……

    a,b相视,猥琐一笑。

    贺哲两腿分开跪在谢家辰身上,被那一根滚烫又粗壮的性器充满的感觉令他心跳加快,脸上也愈红。一边往下坐,一边用手握住露在外面的一截,充满欲望地上下撸动。 每吞入一寸,他就越兴奋。不满谢家辰分心想凡士林的事,索性摸到前列腺按摩器的开关,将滑槽也推到了最大档。滑槽推到底时发出了哢的一声,似乎打开了什麽开关。

    “呃!”谢家辰突然闷哼一声,浑身搐了一下。贺哲吓了一跳,忙问,“怎麽了?”

    谢家辰不说话,紧紧蹙着眉。忍了一会儿,呼吸就越来越粗重。连着从齿缝里抽了两口凉气以後,低沈地说,“你搞了什麽,突然震得厉害了。”话语间也都是喘息。

    “震得厉害了”这样简单的描述并不能完整地解释那根按摩器发生的变化。刺激突然变得剧烈,谢家辰的性欲慢慢窜到了极致。

    贺哲莫名,“我……?”

    没等贺哲解释,谢家辰突然伸手抓住他的腰,将胯向上猛地一抬。贺哲失口惊叫了一声,那还没坐进去的半根就着厚厚一层凡士林被狠狠捅入了小口里,被体温捂得发烫的浓稠液体立刻被挤出来,粘糊糊地沾到了谢家辰的胯间。谢家辰低叹了一声,两手托住贺哲柔软的臀瓣,沈下身子抽出那半截,又狠狠地刺入。小口没有来得及经过任何扩张,被撑到满,勉强地含着那根巨物吞吐。柔软的肠壁紧紧包裹住那一根,仿佛渴望着感受它的形状和热度。紧窒又温暖的甬道,被凡士林充满着,变得湿滑无比。谢家辰被夹得几乎失去理智,就着这半根荫.经的距离猛插了十来下。

    贺哲本来怕痛,想自己慢慢往下坐。冷不防谢家辰一阵猛插,痛得他眼角眼泪都出来了,忙说,“痛……停下!”

    求了两声见对方继续狠狠冲撞,根本没停的样子。疼痛盖过快感,他终於受不住,抬起身子想逃跑。谢家辰一把扯住贺哲的衬衫,又插了两下才停了下来。两人皆是气喘连连。喘息中还带有那按摩器的嗡嗡响,让这干净清冷的肌电图室充满了欲望的味道。

    一旦停下,乳投上的电麻感就清晰无比。医生结实的胸脯上下起伏,抓住贺哲的前襟将他拉到自己面前。贺哲从疼痛中缓过气来,顺从地趴到谢家辰身上,任凭他将自己的衬衫扣子一颗颗解开。

    “痛了?”

    谢家辰一边心急地解着他的扣子,一边问道。贺哲说,“还可以,你轻点。这东西塞着那麽舒服?”

    谢家辰成功地解开了上半部分的扣子,没有耐心再理下面的,就将他一边衣领扯开,露出右边肩膀来。手掌伸进衣服里,在贺哲的胸口摩挲。用手拧着他的乳投,道,“你自己动,我一动就收不住。”

    贺哲下意识将胸口往他手里送,微喘着说,“那不成,我还是不公平。”

    谢家辰见他喜欢被拧乳投,索性用手肘支起身子半坐起来,用嘴去吸那两点肉粒。贺哲身上的淡香和柔滑的皮肤让谢家辰着迷,将脸贴到他的胸口,贪婪地吮吸着那一点肉粒,好象是吃着什麽美食。柔软的皮肤被吸起来,含在口中用舌头挑逗,用牙齿轻轻啃噬。听到对方急促的喘息,他又耐不住,抬胯轻轻地菗揷起来。两人结合的部位被衬衫下摆盖住,只能看到下摆随着抬胯一皱一皱地动,伴以搅动的湿嚅声。

    谢家辰轮流舔弄贺哲的两个乳投,将那两粒啃咬得红肿。前後夹击的快感太强烈,不得不停下菗揷缓了一缓。

    “不公平?”

    停下的当口,他将剩下的衬衫扣子全数解开,极其暧昧地沿着贺哲的腰线揉捏。

    贺哲被弄得浑身燥热,眼里都是迷离春色,俯视谢家辰说,“你说随我怎麽弄对吗?”

    谢家辰,“你这样弄了我都没说什麽,还有什麽花样不敢上。”

    贺哲一笑,在谢家辰的嘴上吧唧亲了一口。年轻的医生家夥还在对方身体里,却被这意外一吻亲得有点脸红。

    贺哲待要伸手到床边够什麽东西,又将手臂缩了回来,惴惴地说,“那……你要保证不报复我。”

    谢家辰露出一丝狞笑,“嗯,我保证。”

    贺哲,“……你的表情好可怕。”略一迟疑,心想这回不搞他,下次他哪里还躺平任调戏。一咬牙,搞了!

    便再次伸手,吃力地拖了数次,从床底下拉出一长条电线。

    谢家辰一看,是废旧的电脑拖线,不知他想搞什麽。便见贺哲身上挂着敞开衣襟的衬衫,一个肩膀裸露在外,两颊飞红地骑在自己身上,将那根电线缠到谢家辰的手腕上,说,“把两个手都放到後面去。”

    ☆、第三十二章 m攻的尴尬

    贺哲骑在谢家辰身上,从床底拖出一根老旧电线来。谢家辰看到那条不知放了多久的电脑线,就觉得浑身难受。以至於不得不伸手在桌上抽了厚厚一叠纸将灰捋掉。贺哲鄙夷道,“你这种洁癖是病态,得治!”

    谢家辰恶意地一抬胯,将身上的人颠得惊叫一声,

章节目录

地下室【未知】5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地下室【未知】5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