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 完全忘了还应该向院长点头致意的事。

    院长笑如春风,“家辰啊,这位就是太阳菊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的现任经理,贺先生。二位认识?”

    噗──!

    谢家辰在心里噗出一口老血。

    贺哲对参观科室显得兴致盎然。什麽都要摆弄一下。谢家辰板着脸走在他和保镖的中间,尽职尽责地给每一样仪器配以一千字以上的口头版使用说明,并在需要的时候帮贺哲捣腾仪器。出乎他的意料,这位少爷对大多数的仪器熟悉程度不亚於他,甚至让谢家辰怀疑他到底来参观些什麽。

    当然,仪器之类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家夥虽然显得心情不错,但自打跟自己出了办公室以後,就没再正眼看过他一眼!简直要让谢家辰怀疑两天前跟自己翻云覆雨了一夜的家夥是被人附身了!

    当贺哲礼貌地拒绝了去二楼继续参观的建议後,谢家辰额角的青筋已经快跳爆了。咬牙切齿地挤出一笑,“二楼的科室里有一台贵公司新改良的肌电图仪。贺总还没试过吧,可以亲身体验一下。”

    贺哲舒展的眉头不易察觉地蹙了一下,见谢家辰这麽说了,就点了头。保镖a在背後叫了声“少爷……”贺哲只当没听见,转过身没有丝毫犹豫地上了楼梯,紧贴扶手爬上二楼。

    谢家辰故意走得离他很近,在他耳边低声说,“旁边就是电梯,你还真喜欢楼梯啊,少爷。”

    就是连这句话,贺哲也只当是耳旁风。重新踏上平地後,故作轻松地吹了声口哨,笑道,“机子在哪儿?我能试一下?肌电图仪我还没见过呢。”

    谢家辰被无视得浑身难受,牙根痒痒。只想留个两人私下交流的机会,就带着他找到主任,说明来意。在主任反复叮嘱小心使用後,谢家辰又成功地将两个保镖和不放心跟来的主任及手下一众留在了门外,将贺哲带入了肌电图室。

    贺哲两手插在西装裤的口袋里,轻巧地说,“哦──跟心电图仪差不多的机子啊,今年的新产品?”

    谢家辰,“……”

    贺哲,“型号呢,我看看……”

    谢家辰,“……”

    谢家辰一把拽着贺哲的领口把他拽到面前。贺哲两腿有些发软,被拽了个踉跄。抬头盯着谢家辰含着怒意的脸看着,也不气恼,反而笑笑的,道,“谢医生,你不是要指点我用肌电图仪麽?”

    谢家辰又闻到了贺哲身上淡淡的古龙水味道,没有来由地一阵暴躁,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你丫故意的。”

    贺哲脸上的笑也渐渐退掉了,抿着嘴盯着谢家辰看。两人对视良久,谢家辰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不自在地别开脸,摸出手机道,“给我留个号码。”

    贺哲,“不留。”

    谢家辰,“留。不留留我的。”

    贺哲,“……”

    贺哲抓过谢家辰的手机,用自己的手机给他打了个电话。

    谢家辰,“……?你有我号码?”

    贺哲不答。过了五秒锺,谢家辰铃声响起。贺哲一看屏幕,骂了声,“卧槽……”

    屏幕上华丽丽一行字:

    电话来自 操蛋一枚

    ☆、第二十八章 吵架不如接吻

    28

    贺哲盯着屏幕上的“操蛋一枚”看了一会儿,骂了声“卧槽……”就把手机丢进谢家辰怀里。谢家辰被丢了个措手不及,手忙脚乱接住手机後却发现贺哲头也不回地往外走。莫名低头一看,也骂了声“卧槽……”赶紧追上去,用身体挡住门,道,“我不知道这是你的号码。”

    贺哲,“闪一边去。”

    谢家辰,“你到底要怎样?”

    贺哲心中恼火,想起门外有人,就忍了下来。说,“我最讨厌别人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一直都是你在想怎样,我什麽时候想怎样过?”

    谢家辰,“……”

    谢家辰眉头一蹙,沈默着盯着贺哲看了一会儿。贺哲心想他又要发火,挥手想将他从门口推开。不料谢家辰一把拽住他的手腕,咬肌很明显地鼓了鼓。

    憋了半天,沈着声说,“你一直不说想怎样,我根本不知道该怎样。前两天的事我错了还不行吗?”

    贺哲,“……啊?”

    谢家辰没好气说,“啊什麽,好话不说第二遍。”

    贺哲,“我靠,你有点诚意好吗??”

    谢家辰额角的青筋又开始跳,嘴角抽搐,“我错了,少爷,我错了。你要打要骂,我一句话也不多说,行了吗?”

    贺哲听得有点好笑,慢慢回过味来,“所以,你一直在问我想怎麽解决?”

    谢家辰,“……否则呢?”

    贺哲被问住,低眼想了想,又觉得不对,“等等……‘想怎样想怎样’这种话不是用吵架用来挑衅的吗??你这人说话太奇怪了吧!”

    谢家辰,“脑回路跟猪一样的人没资格说!”

    贺哲,“你才是猪!刚才说过随我打骂!”

    谢家辰,“……”

    咬牙切齿,“行,那你到底想怎样?”

    贺哲,“你才想怎样!”

    谢家辰,“……”

    谢家辰没脾气了,索性两手揪住贺哲衣领,用嘴唇把炸毛的那一位堵上了。一场两人都不怎麽在意的争吵莫名地戛然而止,被淹没在了粉红泡泡里。

    谢家辰做梦也没想过自己会跟一个男人缠绵不休地接吻──他很希望自己能这麽说。

    他做梦也没想过贺哲的嘴唇那麽软,舌头那麽湿润──这倒是真的。虽然跟自己接吻的时候,这位经验丰富的泡妞专家略显笨拙,甚至咬到了他的舌头。

    唇分後,谢家辰有些尴尬。为了解释自己的行为,他认真地俯视着贺哲,问,“你是同性恋吗?”

    贺哲心里咯!了一下,斟酌了一番,忐忑地说,“……可以是。”

    谢家辰顿时轻松地呼了口气,耸耸肩,“噢,怪不得我想日你。”

    贺哲,“……”

    贺哲心中:尼玛!!!

    作家的话:

    吐艳啊>_<发了文前台肿摸看不见捏……

    ☆、第二十九章 少爷的惩罚游戏(上)

    29.

    谢家辰虽然没理解“可以”是同性恋是个什麽概念,但也茅塞顿开──原来以前产生的奇奇怪怪的想法,全都是因为对方是个同性恋!包括高二时那个晚上的事……顿时松口气,看着贺哲的眼神又变得灼热起来。

    殊不知贺哲此时气得直磨牙,见对方要饿狼扑食,立刻按住他的肩,“慢着!谢家辰,你不是问我想怎样?”

    谢家辰呼吸变粗重起来,目光灼灼地看着贺哲,低声说,“嗯,想怎样?”一边说一边靠近上来想来亲,隔着西装在他的腰上揉捏,暧昧地说,“穿成这样做起来更有感觉,嗯?”

    结果,贺哲下一句话就让谢家辰的手停了。

    “这肌电图仪我虽然没玩过,原理也知道点。你去躺着,给我玩玩儿,地下室那事儿就算揭过了。”

    谢家辰,“……”

    贺哲一板脸,“怎麽,你说话不算话?嘁,那算了,本来我就不对你报什麽希望的。”

    谢家辰,“……”

    谢家辰觉得跟贺哲在一起,自己额角的青筋总有一天会跳爆掉。

    所谓真的爷们儿敢於面对惨淡的人生。谢家辰在某些方面正直得可以,说一不二,故连个“不”字也没说。见贺哲终於想好“惩罚游戏”,就一言不发松开手,开始解白大褂的扣子。

    贺哲心说这说脱就脱的魄力真他妈性感啊……见他当真,心里乐了。道,“别脱,穿成这样做起来更有感觉,嗯?”

    谢家辰,“……”

    贺哲单眼眨眨,用二指给他抛了个迷倒无数女性的飞吻,便去研究那台仪器。从一旁支架上取下几个顶端连着电线的小吸盘,啧啧两声,“有吸盘的电极我记得不痛,你真好运。”

    谢家辰单脱了裤子,很龟毛地叠好搁在床尾,自己坐到病人躺的床上。帮贺哲开了仪器,随手按了几个键,说,“怎麽,你难道还想扎死我?”

    贺哲见到谢家辰那麽配合,愈发心情痛快,色迷迷地摸摸他的腿,笑道,“吸哪里呢?”轻弹了一下他腿间那沈甸甸的一坨。

    谢家辰疼得嘶了一声,横了贺哲一眼。道,“随便。”

    贺哲搁下那一把电线,也随着爬上了床,跪在谢家辰腿间。他俯下身,一手撑在谢家辰脑袋边,一手解开他的白大褂扣子,笑眯眯看着谢家辰没有表情的脸。解开白大褂後,又将他里头的衬衫扣子一颗颗解开。从小腹解起,一点点往上,渐渐露出结实的筋肉来。贺哲慢慢认真起来,低着眼,看着衣服下面裸露出来的皮肤。直把衬衫完全解开,便不住地用手摩挲他的胸口。

    谢家辰,“你的表情太色了。”

    贺哲着迷地说,“我在想很色的东西。”

    谢家辰哼笑了一声,“直说你可以随便来,我可不会配合你。”

    贺哲,“不要你配合,我喜欢自己来。”压低身体,西服蹭在谢家辰赤裸的胸膛上,轻声说,“只怕你到时候巴不得配合。”

    谢家辰轻蔑地笑笑。贺哲低下头,将舌头绷得尖尖的,舌尖舔上了谢家辰的褐色的乳投。很灵活的舌头,颜色是淡红色。从谢家辰的角度看过去,除了看到对方光洁的侧脸,纤长的睫毛,还能看到笔挺的衬衫领口下细细的锁骨。堪称另一种风情。

    谢家辰,“外头还有人等着,速战速决。”

    贺哲,“帮你舔舔,增加电导率。”抬头说话时便用手指轻轻拨弄另一只乳投,道,“你看,你也有反应。”

    谢家辰,“乳投是人体神经末梢第二多的部位,当然敏感。”

    贺哲又低头卖力地舔弄,含糊问,“第一多呢?”

    谢家辰一笑,“我刚才吃过的地方。”

    贺哲,“舌头?”

    谢家辰,“嗯。猪脑回路偶尔也有管用的时候。”

    话音刚落乳投就被贺哲咬了一口。

    作家的话:

    敬请期待阿鬼为你们准备的小惊喜= ̄w ̄=

    ☆、第三十章 少爷的惩罚游戏(中)

    30.

    谢家辰的乳投被贺哲咬了一口,一阵刺痛,骂了声,“该死的……”

    贺哲舔完一个,又去舔另一个,用力地吸一口,发出“啵”的一声。然後用手心擦擦口水,就伸手够支架

章节目录

地下室【未知】5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未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并收藏地下室【未知】5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