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刚压下去的纠结劲儿又雨后春笋办纷纷冒出来。拉着梁牧泽说:“怎么办怎么办,我不会做饭,你妈妈会不会嫌弃我?”

    “不会,我妈也不会做饭。”

    夏初不相信,逃脱他的怀抱直奔下楼,缠着阿姨让学做几道那得出手的菜,总不能一大桌子菜,没一个出自她的手吧?那也太……不贤惠了。

    梁牧泽坐在夏初房间的地板上,地上摊了一堆一堆的书、本子、卷子、相册,全是她这么多年舍不得扔攒下来的,全让他给看了,看的还挺欢乐。夏初隔一会儿就回围着围裙特别小媳妇儿的跑到楼上往他嘴里塞东西,然后满眼期待的问好不好吃。

    梁牧泽总是鼓囊嘴巴点头,夏初眼睛笑的弯弯,特幸福跑开。

    夏初的照片中几乎都是穿裙子拍的,各种颜色,各种图案花色,对着镜头眯着眼笑,梁牧泽几乎要醉进这抹笑容一样。为什么他们没有更早的认识?如果早点儿认识,早一点儿参与她的人生,这辈子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拥有她,那将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她的字很娟秀,蝇头小楷,卷子的成绩分外好看,一直以来她都是父母的骄傲。书柜里放了好多医学类书籍,角落里还堆了不少漫画。他还记得,刚认识的时候,他看了她好多漫画,还记得名字叫火影。她那时不可思议的表情到现在还留在他的脑海里,那个时候他们肯定都想不到,会有今天的吧。

    梁牧泽把几摞漫画书统统搬出来,什么美少女小丸子灌篮高手,书角几乎被翻烂。忽然一张照片儿从夹缝中掉出来,正面扣在地上。梁牧泽捡起照片,皱着眉头看照片。

    照片中,女子侧脸,脑后扎着马尾,穿的,嗯,很少。裹胸、短裤、高跟鞋,旁边是跟直杆子。因为镜头有些远,拍到也很模糊,实在分辨不出女子是谁。但是除了夏初,谁的照片会在她的柜子里出现?米谷吗?

    就在这时,夏初又一次推门而入,筷子上夹了一小块儿狮子头,直接塞进梁牧泽嘴巴。

    “好吃吗?”

    梁牧泽咀嚼着,没有回答,直接把手中的照片杵到夏初眼前,“这是谁?”

    “嘎?”夏初原本笑脸一分一分僵在脸上。

    看着她几近僵硬的样子,梁牧泽就知道,这是她无疑。让他分外生气的是,她居然穿……这么少……比那次在电梯外看到的,还要少。

    “这……不是,那个好吃吗?呵呵。”夏初扯着比哭还难看的笑,不知道真心到底是想哭还是笑。

    梁牧泽脸冷的能让空气结冰,“好笑吗?”

    夏初收起笑,木着脸摇头。

    “那个……楼下还有事儿,我……我先下去,你,嗯慢慢……啊……”

    惊叫声中,夏初已经被梁牧泽拉到跟前,一翻身把她压在地板上。

    “你要干什么?”

    “你最好给我一个很好的解释。”梁牧泽从牙缝里狠狠吐出几个字。

    “我……”夏初真不知道,要怎么说。莫非说这是跳钢管的时候被人拍到的吗?那是自寻死路!!!

    “说!”

    夏初眼里闪着哀求,“梁牧泽,我错了,你原谅我吧。”

    “错?错哪儿了说来听听。”

    “我……错……”错哪儿了能随便说吗?说了就是死!只能安抚一时是一时了,夏初搂着他的脖子,声音软软,“今天不是忙嘛,等回头空闲了,好好说说,好吧?”

    “夏初!”

    “是。我肯定一字不漏的都告诉你,真的,但是今天……唔。”

    她的粉唇一张一合,晃得他眼晕心跳,她根本不知道,她这样软软的话音会让他不能自持!

    忽然楼下有人喊夏初,夏初想应可是嘴被堵个结实根本开不了口,使劲儿的想推开身上压着的人,可是跟石头一样沉得根本推不动。

    直到他享受完她的芳香,舌头还分外留恋的舔了一圈她的唇,才放开她。夏初赶紧坐起来揉揉嘴巴,整理好衣服劲儿劲儿的走了。

    梁牧泽拿着那张照片,又看了看,神色仍是不怎么好,直接把照片塞进口袋,是打定主意要好好审问夏初。

    梁牧泽的父母载了一满后备箱的东西赶到,木敏拉着夏初,一口一个初儿初儿的叫着,看着不像是未过门儿的媳妇儿,倒像是失散多年的亲闺女。

    梁牧泽的父亲是个商人,不像夏将军那么严肃,梁牧泽高大帅气无疑是遗传自他,看见夏初那嘴巴笑的都合不拢,双眼眯在一起。

    夏将军还没有回来,他们就在客厅说话,木敏从进门开始手就没有松开夏初的。说一直想去看夏初,但是总没时间;说上次见她的时候只有2、3岁,粉嫩粉嫩的,转眼间成大姑娘了,还是要嫁进他们梁家的姑娘。那幸福劲儿……咂咂,兰梓玉看着都眼红,养了这么多年的心肝宝贝,就这么被撬走了。她心里不怎么是滋味。

    会议结束,夏将军赶紧赶了回来。虽然嫁女儿是不乐意的,但毕竟是客人,不能怠慢。他的脸色自然是更臭,说话声音都低了好几个八度。夏初在心里还真捏了把冷汗,真怕夏将军一个急脾气上来,摔桌子骂人什么的。

    两位父亲自然也认识,可是一个从商一个从军,八竿子打不到一起,不是因为儿女,大概这辈子也没什么机会坐一起吃饭喝酒。

    人齐了入席,兰梓玉的脸色越来越差,和夏将军坐在一起,真是两个黑面煞神,夏初在旁边看的心惊胆战。知道父母是因为舍不得她,她又何尝舍得呢?这么一想,她也有点儿忍不住的想要掉眼泪。

    作者有话要说:哭啊,为毛还木完???我真的不是说话不算话啊

    是真的……

    明后两天公司活动,7点起床,只能睡四个小时了,实在是不能在码了

    明天不更新,周日应该也不更新了吧

    完结……我还是表说了,写到什么时候算什么时候吧,泪目~~~~~~

    chapter 56

    两位母亲多年不见,一个在南一个在北,好不容易见上一面,老朋友自然有说不完的话。一句话也插不上的夏初,硬是被放在她们中间,听她们忆苦思甜说着年轻时候的故事,忆旧人,甚至还摸两把眼泪。俩爸呢,坐在主位,碰杯干杯,面颊红彤彤的,酒壶空了又续,续了又空,和空了好几壶。

    本来,夏将军从进家门脸色就很不好,梁父拉着他说了好多,但是从头到尾没有提起梁牧泽,更没有提夏初和梁牧泽的事情。没有时局,没有政治,只说当年。当年的事情,让两位父亲产生了共鸣。这一来二去的沟通,让夏将军心里的那点儿不乐意慢慢消散,两个人碰杯喝酒跟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样。

    梁牧泽一直阴沉着脸,坐在餐桌下手,母亲们和他没有共同话题,父亲们又不搭理他,大概心里还惦记着那张照片,偶尔看夏初,那小眼神,只一眼就能让夏初浑身哆嗦。手边的电话的屏幕不停的闪,他全当没看。

    夏初顶着压力,笑着看他,又看看电话,示意很明显,可是梁牧泽就是死死盯着她,不看电话一眼。后来,木敏和兰梓玉都感觉到了餐桌上有什么东西在震,瞅了一圈看到了闪屏的手机,梁牧泽这才懒懒散散的拿起手机放在耳边。

    电话刚刚接通,那头的人恨不得从电话里蹦出来一样,能把他的耳膜给吵破。梁牧泽此时心情特别不爽,眉头紧皱,声音沉得能压死一头牛,“会好好说话了再打过来。”

    那边人乐此不疲,完全不把梁牧泽不善的口气放在心上,继续接二连三把电话打过来。木敏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嗔怒的喊他的名字,“梁牧泽!”

    电话一通,梁韶宇就赶紧说:“别挂别挂,我们就想问问,你们家三堂会该过了吧?看这时间,不出意外小叔这会儿估计也把人夏初的爸爸灌的差不多了,能溜出来不能?”

    “不能。”

    “嘿!你还脾气挺大。我们千里迢迢走南闯北的,不就是为了看看你……媳妇儿吗?”

    梁牧泽瞟了一眼夏初,淡淡的说:“没什么看的。”

    “不是我看,是你嫂子,在别人面前把夏初夸得跟花儿似的,不让看岂不是让你嫂子下不来台吗?”

    梁牧泽冷笑,“活该!”

    能听见手机被易手的声响,再入耳就是一个清亮的女声,“梁牧泽你真不厚道,你媳妇儿多好一人啊,你至于藏这么严实吗?我们都上赶的找过来了也不让见一面。”

    那边电话还被多次换手,居然最后还冒出一小屁孩儿,一口一个小舅我要看小舅妈。梁牧泽瞬间特佩服他爸妈,来趟n市,还带这么一大家子人!

    最后,梁牧泽还是把电话给挂了,没说去也没说不去,电话往餐桌上一扔,二喵在旁边对他“眉目传情”好半天,梁牧泽给碗小碗里倒了些牛奶。

    梁牧泽那边消停了,夏初这边又开始了。看着屏幕上的陌生号码,还没想好要不要接,木敏就在旁边惊讶的说:“哟,这不是小宇的电话!”

    “谁?”夏初下意识的问。

    “小宇,就是梁牧泽堂哥,今天和我们一起过来的,”转而又对兰梓玉说:“我们家人,都爱热闹,别在意啊。”

    兰梓玉笑着说:“怎么会?他们在哪儿?都回家来坐坐。”

    木敏摆摆手,“不用,他们年轻人玩的可新鲜了,来了净是给你们添麻烦。夏初,接电话啊,别愣着。”

    “啊,哦。”夏初吞吞口水,又看向梁牧泽,那人的脸色始终不好。估计刚刚就是被这拨人轮番电话轰炸的吧?

    打电话的是梁牧泽的嫂子,钟静唯。特别瓷实对夏初嘘寒问暖一番,木敏笑眯眯的看着她,兰梓玉也看,虽然没笑,这两道高压线,让夏初压力山大!

    夏初一直点头应着,笑着,直到挂了电话,她都不太记得那边说了什么……

    木敏端了一杯水递给夏初,笑着问:“唯唯吧?”

    “嗯。”

    木敏点头,对兰梓玉说:“一群孩子玩心大,路上还说呢,没见过夏初,都想看看。”

    兰梓玉欣慰的笑,毕竟是自己女儿优秀,才让他们这种挑剔的人家这么满意,可是欣慰之后,始终有些心酸。

    什么都能猜到一样,木敏问:“是不是让你出去?”

    夏初瞄着兰梓玉的脸色,轻轻点头。

    兰梓玉叹气,“想去就去吧,反正你爸这会儿也喝多了,不清醒,什么都不知道。”

    两家掌柜的喝高兴了,谁劝也不停,不让喝还急,发脾气,一个比一个嗓门高。

    “就是,去转转,和梁牧泽一起,他们兄弟也好久都没见面了,虽然他每年都有假期,总是临时任务假期取消,要不就是刚到家凳子没暖热又给叫回去,哎。”

    “是啊,牧泽这么多年一个人在外,也真不容易。”

    木敏叹气,一脸的忧愁,像是想到了无尽的伤心事一样。“这些倒还好,尤其是知道他去执行任务,我这心呐,就跟被山压着一样,喘不过气,整夜整夜睡不好觉。”

    “想想就觉得揪心。”

    梁牧泽对她招手,夏初站起来走过去,琢磨着他是不是还在生气?照片的事儿要怎么说他才会相信?绝对不能让他知道真相!知道的后果,就是死路一条。

    “给你打电话了?”

    “嗯。”夏初闷闷的点头。

    “不要有负担,不去也没什么。”

    “可以不去吗?”不太好吧,听那意思就在门口,想让她这个本地人领着他们夜逛n市呢。

章节目录

军装下的绕指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军装下的绕指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军装下的绕指柔并收藏军装下的绕指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