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座爆炸的火山,方智范冲到裘诺面前,「你是笨蛋白痴啊?一点判断力都没有!别人随口说的话你也相信,就没见你这么相信过我!」他握紧拳头,决定解决完眼前这个大笨蛋,就去杀了宝拉。

    「你才笨蛋加三级!别人随口说的话也没见你否认过!」一扫刚才的病奄奄,裘诺所有的火气都上来。她不要再被骂白痴!

    于是方才所有的浪漫气氛,就被两个浪漫不到三秒钟便兵戎相见的人给完全破坏。

    「我否认!?我从来没承认过的事情干嘛要去否认?」

    也对!「那……你为什么将展览大大小小的事项都交给她负责?」一定是很信任对方,才会如此。

    「她是我花钱请来的经纪人,不做这些事要做啥,陪我睡觉啊?」

    裘诺凶狠的瞪方智范一眼。这人真是百无禁忌!「那……那她到底是不是你……你女朋友?」

    「就说你白痴!她是我女朋友,我干嘛还站在这里受气……」方智范突然住嘴,傻傻的看著裘诺主动上前献吻。

    方智范那天在饭店音乐厅对她说的话逐渐清晰起来。她一直不敢去想那番话,每一思及就不由得心绪纷乱,情怯不已。但现在,她突然顿悟了。

    裘诺把双唇印上那张受到刺激便习惯粗言粗语的男性嘴唇。

    他的嘴暖暖的、湿湿的……

    倏地,她又再次推开方智范,「你浑身都是酒臭味!」

    「白痴!」方智范又将裘诺抓回来吻著,吻得裘诺忘记他身上的酒味,忘记今夕是何夕。

    他霍地抱起裘诺。

    「你要干什么?」

    方智范身上蕴含的力量,让她不自觉加快了呼吸。

    「你不是嫌我全身都是酒味?我要你服侍我洗得干干净净的。」还不都是因为她!跑去躲得不见人影,他才会失意的把自己浸在酒瓮。

    「我不要。」帮他洗澡?到最后一定又会变成在做那种令人害羞的事!

    「本大摄影师说的话,没有你拒绝的余地。」

    「我什么时候成了你的佣人?」

    「就从今天起。如果你表现好,我就把你升为『贴身』佣人。」

    「我才不稀罕……」忙著和方智范说话,裘诺被抱进了浴室都不知道。

    「好了,赶快把我的衣服脱下来。」

    「我不要--啊,我怎么会在这?」裘诺挣扎著要逃出去。

    方智范将她压在墙上,裘诺被他眼神中的英野狂悖给震慑住。「你能不能安静一点?」

    「我……」裘诺在一旁看著他自己放热水,还丢进一颗会起泡泡的沐浴球,接著将自己剥光。

    裘诺别开脸,「你都可以自己来了,我要出去。」

    「有一件事我没有办法自己来。」方智范又将她压在墙上。

    「什么事?」她轻轻问道,感觉著他的男性硬挺摩擦著她的腿。

    「就是这件事。」他一只手探进她软呢料子的白色裙子底下,如同小蛇婉蜒进她的底裤内。

    裘诺立即喘吁一声。

    她一只手攀在他肩上,一手握著他正侵犯她的大掌,不知该拉出还是探进更深。

    方智范见她浑身发抖的不能承受更多,便卸下她的衣物和自己的,再抱著她走进庞大的浴缸,让两人做更多亲密的接触。

    他让裘诺坐在他身上,随即将自己火热的棒子探进她娇小的幽穴。

    两人在热水中做著她先前想过会令人害羞的事。

    随著她臀部的上起和下沉,裘诺沾染白色泡泡的胸部,也跟著惑人的一上一下跳动。

    「啊--」她两手搭在方智范肩上呻吟著。

    「再用力一点。」方智范催促著她,享受著手中圆滑柔嫩的感觉,将裘诺一对豪乳托得更高挺。

    在裘诺依言顺从的激烈动作下,浴缸里面的水哗啦哗啦的一波又一波往外泼。

    「嗯嗯嗯嗯……」太多的激情从她下体涌上来。

    方智范抹去裘诺胸前的泡泡,用嘴吸吮著她玫瑰色乳投。

    「啊啊……」裘诺抱著他颈肩喘息,臀部依然不停歇的索求他的硬棒。

    倏地,方智范将她扳身,让她扶著浴缸的边缘,自己将硕大的棒子插入她的后穴。

    「啊啊啊啊--」方智范的激烈,让裘诺的一对玉乳急速的半空中晃跳,水花激溅四射的更厉害。

    「诺诺,你好棒!我可以插得更深一点……」方智范浑身浴火地激狂攻著她的臀穴。

    「不要--」

    裘诺来不及喊完,便硬生生又遭受一波更狂风骤雨似的占有。

    「我还要。」方智范将她转过身子,让裘诺两腿挂在他腰侧的半躺在浴缸中,自己则半伏著降下身躯,猛龙过江直捣她花壁。

    「啊,不要,不要了,我受不住……啊啊啊……」裘诺脱口一连串春意荡吟。

    「不……不要了,求……求你!」

    在浴缸中,高难度的莋爱姿势、得保持不让自己滑下去--真的很难!

    裘诺被方智范一波波的挺进攻势,身子越往下沉,都快喝到水。

    她只能攀著他,娇吟著、软求著,「嗯……我不行了……」

    「呀!」方智范又一连数波狂攻,最后狂喊一声,让自己的热流奔泻在裘诺的小穴中。

    裘诺也喘著,让自己躲在方智范怀中。

    方智范抱起她,拿起浴巾将她全身擦干净,再把她抱至床上。

    「现在好好睡一觉,我累了。」方智范把裘诺圈在怀里说道。他已经好久没有好好睡一觉了。他的下巴冒出会扎人的胡须,是这些日子来的狼狈。

    裘诺往那下巴亲吻一下,便抱著方智范的腰,随他沉沉的睡去。

    第十章

    「啊--」

    一声高长的尖叫在裘诺房间扬起。

    裘诺被尖叫声吵醒,慌慌张张的张开眼睛,感到不可置信,「妈?」

    她飞快将褪至腰际的被单拉高。天啊!从来没到过她房间的母亲,今天怎么会……

    「是哪个死人敢吵我睡觉?」随著一声狮吼,方智范睁开眼睛看到床前那道杵著发愣的贵妇身影,镇定地道:「夫人,如果你有话跟我们说,你得先出去让我们起来穿衣服。」

    裘诺抽气一声,马上用手将嘴捂起来。

    沈娜抬直小蛮腰,摆出方智范口中「贵妇人」的姿态,丢下冷冰冰的一句话,「裘诺,你爸爸也回来了。我们在楼下等你!」

    见沈娜下楼,裘诺立即转身向方智范问道:「你怎么敢用这种口气和我母亲讲话,并且……叫她出去?」

    「你要她看著我光溜溜的穿衣服吗?」方智范掀开被单,光著身子大方的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上。

    裘诺摇头,「不是。我的意思是……」

    「你的意思是你很怕她,从来没用过这种语气和她讲话?」方智范的嘴角一撇,不以为意,动作快速的穿好衣服。

    「我才不是怕她,我是尊敬……」

    「尊敬!?不必了。我看她可能从来不记得你的生日,她没和你说过话,也从来没到过你的房间对不对?」

    裘诺咬著下唇,对方智范过分正确的猜测不予理会,只道:「她还是我妈。」

    「就因为她是你妈,我们现在才要准备下去面对她,不然我会鸟她啊!」裘诺所有的自卑,源自从来没尽过母亲义务的沈娜,也因此方智范对沈娜并无好感。

    「你讲话真粗!」

    「你……白痴啊!」又是一声狮吼,「我在替你打抱不平,你是瞎子难道看不出来啊?」

    这一次裘诺竟然没有凶回去,只是呆呆笑著,「看得出来啊!不过听你承认又是一回事。」

    方智范倏地脸红,尴尬的别开脸。「白……痴。」

    跟她告白也没泄气的脸红过,但是看著她的笑容,他竟然天下红雨的会感到不好意思。可能是她很少对他笑吧,他们大部分的时间不是拿来争吵就是莋爱。

    「好了,你出去,我要穿衣服。」裘诺收起笑,否则待会儿可能又会传来河东狮吼。

    「我为什么要出去?」他偏要在这里。

    「你不出去……我怕你又会……」裘诺语焉不详。

    「快说,不要吞吞吐吐。」

    「我怕你又会对人家做那件事。」这次,裘诺说得极快极清晰。

章节目录

窃窃私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陶汐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陶汐语并收藏窃窃私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