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非常媚惑。「啊啊啊--不要--不……」

    喘吁吁的媚吟跟不上手指抽入的快速,气歇的断断续续求饶著。

    放浪羞声溺搦的回旋而至,听得方智范骨子一阵酥过一阵,下体都快爆了!

    「啊啊!范--深……再深一点……」

    方智范手指在裘诺体内,菗揷的越来越用力、越来越深。向左、探前、旋右、退出,每一个动作都让裘发出更媚浪的呻吟。

    裘诺开始揉著自己的乳子,一手如同溺水的人般紧扯著被单当浮木。

    她的脸退去清纯甜美,活色生香的雪嫩胴体,从脚趾到一根小发丝,全部换上妩媚春情的野荡。

    春风吹不住,春水泄不住……

    裘诺陷入极度销魂里,胡乱地想著。春风、春水……

    「啊,不要--不要走开,放进来--」那个恶人在她丝绒般的穴上,用嘴轻轻吹著她茸茸的细毛,扬起一阵如沐春风,整得她欲火难耐地央饶。

    「范……」

    随著这唤情人的叫声,裘诺丁香小舌做出勾引的动作,先伸出嘴外,再微微向上卷起抵住上唇,旋即又冶荡放媚地画过下唇一圈,看得方智范忍不住狠狠恶吻那荡妇般的红唇。

    「嗯--」有了情人的温吻,裘诺满足的长吟一声。

    他手指也如裘诺意的插进她的春水穴里。「啊……」

    在两人都不能喘过气时,方智范才饶了那两瓣荡唇。从裘诺小穴里抽出的手指布满银白缠丝,说道:「这道菜叫银丝千千。两道菜都只有我一个人能吃,听见了吗?」

    他一手仍不忘充满她白稠的黏穴,发出溅溅的水声,让两人同时销魂。

    不能怪他把她弄得欲死欲仙,虽然送她回来的男人他并不在放在眼里,但让她整个灵魂心底只能牢记他一个人是绝对不会错的。

    「嗯。」裘诺点头。看著方智范在她面前吃著在穴里抽出的银丝,突感腹部一股强猛的热浪袭来……

    她不能自己的搓揉著自己的桃乳,拇指和食指拉扯著乳投,嘴里发出春吟,自己将水漉漉的蜜穴送至方智范手指根部来获得满足。

    「好棒……」裘诺畅吟一声。到底了,到他的手指根部了……

    裘诺开始无意识的挪动自己的娇臀,一上一下的让方智范粗猛有力的手指,配合钓在自己水漉漉春穴一进一出。

    「啊--」她两手亦忙碌地搓著三十二g的甜乳,不管方智范的手指是进是出,她都得到极大的快乐。

    在裘诺又紧又湿漉的花径,方智范又加入一指,惹得裘诺益发癫狂,嘴里放肆地吟哦著身为女人的幸福。

    「喔,太棒了!嗯--给我……」裘诺全身不住放浪地扭著,「啊!再深一点……我要--」

    方智范低下身子吸吻著两只硕圆,那声「我要」的娇吟让他再无自制力地飞快解开裤裆。

    裘诺发情的模样太教人血脉偾张了!

    裘诺扭动著身子,一只丰乳不停摩擦著床单,挤压出漂亮的弧形,另一只则让她推得高高的,又是高耸诱人的圆度。裙下风光尽露,云光石般滑致的匀称双腿呈大字形,可见闭月羞花里的紧窒甜美。

    一道道溪流不断从那里流出来,是浓稠、晶莹雪亮的蚕丝……

    「给我……嗯,快点……」裘诺的身体因为期待,不住的扭动著。

    「别急,待会儿你就会满足到全身尖叫。」

    方智范握著自己的巨棒,首先挑上淫丝缠缠,然后把火力强大的武器对准大开的花口,再一举冲锋陷阵,奏起飘扬的战火,直捣敌人核心基地。可以长期抗战、也可以密集短打,前者避实而击虚、后者攻其不备,招招致命销魂。

    裘诺娇吟著,「范……」因为他的插入,她的确满足地全身尖叫。

    两只硕大丰盈、鲜妍如胭脂的水蜜桃,跳动如水球。

    方智范揉著两颗水球,快意的急骋著。

    芳径小道里,又湿又滑的紧裹著他的火力,教人发疯似想要撑破它。

    于是他展开密集短打,一下重似一下地迎撞裘诺雪嫩的大腿,火龙巨舌则长捣娇红的花心,在花径底喷火强撞,狂力推挤。

    「嗯……」裘诺咬著贝唇。

    她是到了西方极乐世界吗?不然怎会飘飘欲仙?

    裘诺任方智范扳过她虚软无力的身子,将她摆成跪趴的姿势,露出别有洞天的口,火龙从后方窜入她两瓣嫩臀间的鸿沟。不容易放进去,但著火的龙硬是杀开一条血路,铁铮铮的挤进去。太小的穴、太大的龙,自然又是一番激烈的缠战。

    裘诺两手撑在床上,被后方的方智范冲撞得只要虚软身子,他就立刻捞她上来。

    「看,诺诺,你的乳防是不是变得更硕大了?」方智范教她从底下看著自己的硕乳。受到地心引力影响,下垂的乳防的确好像变大了,两粒水球羞死人的荡来荡去。

    裘诺也清楚看见他进出她洞穴的模样。那支棒子真大,难怪每次她都有快被冲破的感觉!

    「嗯嗯嗯--」方智范架起裘诺一只手臂,抬高她身子,搓捏美极的桃乳,狠狠的连撞她臀穴数十下。

    「啊啊啊啊……」

    裘诺瘫软下去,被攻得已无气力。

    但方智范仍毫无半点怜香惜玉之心,低下身子又是生龙活虎。

    他捧著她娇臀在半空中画圆,巨棒犹然跟随外在的动作紧附著花壁内一起画圆。裘诺只能浪声吟喁著,纤纤玉指随著激情,将床单扯了又放、放了又扯。

    然后她的手被覆上大掌,大掌将她转身,细细麻麻吻著她脸。她的腿被抬高,和身体呈九十度,撩人的挂在男人的肩上。

    方智范抬高裘诺一只纤腿,一一吻著上面的脚趾,腰下依旧狂猛不停地攻击如熟虾的身子。

    「啊--范,不要了……嗯--不要……」裘诺的螓首倒置在床外,芳唇不住的艳喘,三十二g的巨乳不断的激烈上下起伏。

    那么强悍的占有,她的嘴被密密麻麻的封住,连身体也是。

    方智范一个接一个更火热缠绵的吻,一个接一个更具爆发力的占有,将裘诺卷入火热的极致。

    第八章

    还没好好的感受 雪花绽放的气候

    我们一起颤抖 会更明白 什么是温柔

    还没和你牵著手 走过荒芜的沙丘

    可能从此以后 学会珍惜 天长和地久 红豆 词:林夕

    「你不能这样!」

    裘诺无可奈何地走进饭店内的音乐厅,除了一张张摆好的椅子和华丽的装潢,这里空无一人。

    「现在是我的上班时间,你四处跟著我会惹来非议。天哪,你难得不知道自己长得很帅吗?俊逸的五官加上挺拔的身材,和旅法知名摄影家的光环,所有人都会对你趋之若骛、会对你这位王子身旁的丑小鸭--也就是敝人在下我--投以侧目的眼光。你或许已经习惯了镁光灯、喝采、众所瞩目,但是我可不。」

    说了一大串,裘诺只接受到一道冷厉的目光。

    「敢把我像只小狗一样丢在你的公寓一个礼拜,你就应该知道后果。我打过几百通电话来找你,结果饭店经理比美国总统还忙,连接通电话的时间都没有!」原本静默不出声的方智范,这下说得咬牙切齿。

    他不是不明了裘诺对感情的迟疑和矛盾。他一口气把六年的时空隔阂化为零距离,她或许一下子不能接受,所以他才会按兵不动给她一个礼拜的时间适应。谁知道一个礼拜过去了,这小妮子居然依旧「惦惦」想让他永远等下去,这当然不可能!

    六年过去了,他堕落、他迷失、他成功;在所有的荣耀如雪花飞来之后,深藏他心底、令他魂牵梦萦,想一同分享荣耀的只有像家人的她。

    他爱她。这是他从小就知道的真理。

    如果她想像六年前那样独自丢下他一个人,她会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任务。

    曾经他失去、不懂珍惜的,这次他会牢牢握紧,不容他人觊觎。

    裘诺望著眼前飞扬跋扈的男人。这真的是被报章杂志封为十大性感男人的其中之一?

    「你好像知道很多关于我们饭店的事?」裘诺问道。

    「我知道的事可多著了,只是我还没来得及一件一件说,便有人挟著尾巴逃之夭夭。要不是我来找你,你是不是打算把公寓一辈子让给我住?」对于所爱的人,没有事先做好准备功课怎么行!

    裘诺尴尬笑一声。她还真有那主意。当然,心中想法绝对不能说出来,她虽学不会说谎,但有时得说说违心之论,这她会。「我只是想让你不受打扰而已。你以前不是不喜欢人家太黏你?有一次你还因为我靠你太近而大骂我哩!」

    「有吗?我怎么都忘记了?谁还会记得八百年前的事啊,女人就爱记仇。」

    「对,我爱记仇,所以你才

章节目录

窃窃私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陶汐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陶汐语并收藏窃窃私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