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诺拿悻悻的眼神看他。一时仁慈是不对的。她根本是拿石头砸自己的脚。

    「好、好、好。我可以谅解一夜没睡的人,没有多好的脾气可以修身养性。其实应该说没刀光剑影就要阿弥陀佛。只是,我有一个小小的疑问--昨夜……应该是我被你吃了吧?你吃得又狠又急,叫得可真骚浪--」

    裘诺拿起旁边的枕头往方智范的嘴巴盖下去。这次她会提醒自己不让她家成为案发现场。

    贱,真贱!

    这张嘴巴贱得非得要用漂白水清洗,才有办法懂得矜持和含蓄。

    她前世是做了什么缺德事,才会认识这种人又爱上这种人!

    「唔唔唔……」方智范相当配合的两只手在空中做出挣扎状。

    裘诺此次其实有手下留情,没出到什么力气;可能是被他的倒地不起吓到吧,所以至少还把他当病人看。

    方智范努力演戏,可是戏演到一半,他便发觉压著自己的不只有枕头,还有软软的、很浓郁的奶香。香郁的软脂引得方智范兽性大发,反身压住裘诺。

    「你要做什么?」裘诺惊愣的望著他。

    方智范很明白地告诉她,接下来他想做什么。

    他一手轻易抓住她的花拳,另一只大手有力的撕掉裘诺的上衣,将男性的头颅埋进两团大波。

    浓郁的奶香,软甸甸、熟透了的傲乳在向他招手……

    「是你诱惑我的。」

    攻占了城池,方智范放开无用的虾兵蟹将,火力全部瞄准上方的那两团豪乳。

    他一手抓著一个,一边厚掌抓著玉乳,旋放又旋收的揉捏,另一边掐住奶白,嘴往中间突出的粉色玉峰吸吮,直到那抹圆头沾满男人湿答答的唾液、情欲,由少女的俏粉转为熟妇的艳红,他才不亦乐乎的换边重做。

    裘诺蠕动身子表示抗议,「我没有诱惑你!啊……」他重啮玫瑰红的乳投,吓得她不敢再轻举妄动,怕他又有什么惊人之举。

    奶在人嘴下,不得不低头。他要这样吸多久呢……她的乳防又胀又痛1

    「我喜欢你的奶子,诱人想重重咬它一口。它们又香又软又弹性十足,比外国人还大……」方智范牙齿扯著裘诺奶头,轻喃道。

    「你要吃就吃,能不能安安静静地别说话?」

    闭上眼睛,端正著身躯,裘诺不能适应方智范的黄腔。

    男性化的身体像磁铁般压著她,她既难受又舒服。

    真羞死人,做这种事还要被他像三级片描述出来。想著想著,裘诺不由自主将双腿闭紧……此刻他们真的很像在演三级片。

    越大的胸部越是男人的迷思。此刻方智范正左右不断、沦流地狂吮著她三十二g的巨乳。

    「奇怪,你的身材变瘦了,但是奶子怎么还是这么大,没掉一丁点肉?」

    早知道他不是会乖乖闭嘴的人。

    「不知道。」裘诺拒绝参与这个话题。

    「说不说?」方智范用力地掐捏两团脂白,咬住一方受难的乳投,抬起头威胁地看著她。

    裘诺浑身起一阵莫名的颤抖,觉得自己像块热铁,于是明哲保身地道:「我真的不知道。也许是体质的关系吧。」唉,差点忘记他姓鸭名霸。

    方智范满意的笑了。

    裘诺皱一皱鼻子说:「你笑什么?」笑得真贼!

    「我喜欢你的体质。」方智范故意将话说得黄黄的、色色的。

    「谁管你喜欢什么!起来!」恼羞成怒,裘诺命令方智范离开她的身体。

    「不要。」恶势力反而在她身上磨蹭。

    她的胸部本来就极大,他的摩挲在两团浑圆上面激起无数小火花,裘诺的声音也有点火花,微微沙哑地道:「不要这样……你知耻点行不行?」

    她手放在方智范腰上,已经分不清是阻止还是鼓励。

    不行了……她的心跳加快,感觉底裤有一道小溪流出来……

    「知耻!?」阳刚结实的身体在她上方挥动战旗,然后让自己的脸距离她只有几公分。「拜托,这时候你跟我讲四维八德,是要害我阳痿吗?」

    「本来就是。我们又没结婚,做过一次已经够罪恶,怎么还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做这种事。」那些束裹在她身上的礼教,不是三两天说解就能解。

    不要恋爱般的激情,也不要苦情;她只有一个愿望--心灵的平和。

    让人著火般的激情会让她忘记所有的戒慎,至于那种想念他的相思哀愁,她也尝遇。

    太幸福,会遭天嫉。

    有时候,她真的相信一切都会有尽头、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就像王菲唱的红豆。

    这次替厂商拍完照片和摄影展过后,他又会回到法国吧!

    她看过所有有关他的报导,方智范的名气在全世界响叮当,但他似乎很钟情法国,六年来从没离开过法国,所有的创作几乎都是在那里完成。

    「白痴,这种事多多益善。别人求之不得你还嫌!」

    「你这个超级涩情败德纵欲的男人,去把你的涩情氾滥用在别人身上,离我远一点!」裘诺生气的别开脸。自从方智范回来,她就像整个人吃了炸药。

    多多益善?

    真是气死人!这种事他在法国做多了,才会说来脸不红气不喘。

    「你不知道我向来很有个性的吗,我偏要在你身上败德纵欲,偏要对你……」方智范双目烧红地盯著两团上下起伏的艳乳。「霸王硬上弓。」

    说毕,方智范拉开她两手,粗壮的两只大腿跨开骑在裘诺身上。

    「你要做什么?」裘诺急喊道。

    「我说了要对你硬上弓。知道你不清楚,所以我决定亲身示范一次。」看著裘诺上半身因挣扭而渲染开美丽粉红,方智范的情欲指数迅速窜升,小弟弟马上升旗唱国歌。

    好美……粉粉嫩嫩,就像个粉红娃娃。

    「不要那样看我!」好色!裘诺扭著娇躯,希望他放开她。

    谁知方智范却突然大大呻吟一声,「老天,拜托你再扭吧!大力一点,把你的屁股往上扭……」真销魂!

    「我不要!」裘诺闪拒。任谁都看得出来方智范很享受。

    鸭霸王索性自己动手抓著裘诺的腰杆,助她扭得更大力。一只手还跑到她臀下,抓著她的臀瓣用力压向他火力滚滚、粗硬的大棒。

    「不要!放开我……」随著身体摩擦面积的增加和次数越来越多,两人都感受到那股漫天的热力。

    方智范放开置于她纤腰的手,将裘诺额上泛湿的刘海往后推,大掌覆在她发上,降下身子额抵著她的,目光紧紧锁住她。

    老天,他眼神狂野的像要吃下她……

    这样应该完了吧?

    洞悉裘诺心意,英俊的嘴角邪气的一笑,「还没完。」

    「你……」冤家却总像亲家。

    方智范老是能猜出她脑袋瓜里所想的东西,但她看他却总是雾里看花,摸得不够透彻。

    掬起一方乳峰,方智范用手指弹一下裘诺晕红可爱的乳投。「它们看起来很美味可口的样子。你要记住,这道菜叫春意荡人。」介绍完菜名,主厨便要端出菜。

    玫瑰花般盛开的盈乳在方智范的嘴上一会儿被掐被揉被吃,一会儿又咬又啮又吸。原本就娇软的玉波,这下更是被逗弄折腾得更加酥软。裘诺受不住地一双小手紧紧扯著白色的床单,小巧的下颚高高的抬起。

    她没看错吧,刚刚方智范好像很深情的看著她,好像有话对她说又吞回去的模样。

    「嗯--」裘诺不自觉地娇吟出声。

    方智范双膝跪在她身前、叉开裘诺受到爱抚而微微张开的玉腿。

    他拂开她的裙子,露出两只雪嫩嫩的大腿,将她的小腿架在肩上,沿著秀净的脚背,然后再吻上迷人的小腿肚,粗厚的手指爱恋不舍的把玩著她纤细的脚踝,然后用著令人脸红心跳、慢条斯理的湿濡之吻,缓慢的滑向丝滑般的大腿内侧。

    最后,有力结实的男性臀部至头部,下弯成倒v字形,臀上头下,做著令裘诺抽气的羞人举动。

    隔著黄色底裤,方智范厚实的食指搓著那片泛著春潮的濡湿之处。

    见裘诺面露极待采撷的成熟艳色,呼息间止不住的娇喘,便将她底裤褪至一半,挂在她膝上垂垂荡荡,像似女主人的花蕊被弄得摇摇荡荡。接著,龙指尽出,直捣媚河,弄得她小花苞瘙痒难耐,洪水如注,嘤嘤叫春。

    「啊啊--不要--求求你……」

    裘诺螓首不住的左右晃摆,唇中放入一根玉指吸咬。

    她的吟哦含在嘴中,叫

章节目录

窃窃私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陶汐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陶汐语并收藏窃窃私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