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拾防御本能,裘诺扯开嘴角淡淡笑道:「很早以前便剪了。」早得连她自己都忘记是什么时候。

    大概是她笑容太忧伤,方智范微笑道:「很好看。」把她细致小巧的五官全彰显出来。

    忍不住地,他又想吻她;一遍又一遍。

    烟草味和著酒味,他的唇贴合著她的,用男人天生的优势定住她。

    吻著她嘴角的美人痣,吻著她也抚弄著她头发,一遍又一遍,手指拢过裘诺削得俏丽的黛咪摩儿头。

    裘诺贴著墙壁将头仰高,方智范的气息在她每一寸肌肤蔓延,她任由他在她的身上施展魔法。所有的举止都轻柔似梦,她听见他沉重的呼吸,感觉他暖暖鼻息吹在额角,缓缓地流过下巴、颈项、胳臂、指尖……最终是渴望让她踮起脚尖,珍惜失而复得的情缘。

    不再只满足于这样,裘诺舌尖热情回应著方智范,她的双手绕至方智范颈后抱紧他,她要抱紧再抱紧一点,不要再让他飞走。

    唇与唇的相遇,是一场漫长的嬉戏;齿与齿的相抵,是一场考验彼此耐性的角力。

    他们并不急于占有彼此,只想要好好重温旧梦。旧梦里,记得他先亲吻她的嘴,然后滑下她的细颈、胸口,接著撩起她的裙子……

    没有一丝疑问、没有一丝反抗,裘诺有的只是顺从。她将头仰得更高,将方智范搂抱得更紧。他头埋在她的肩窝吮吻,冰凉的大手滑入她裙下,抚著她大腿,然后捻著她两边的底裤边缘,将薄薄的蕾丝拉成一直线,在她的花核中间做著抽拉的动作。裘诺大腿打颤的相互摩擦著,而方智范一根手指已然在被拉成直线的蕾丝底下,抚著她受到刺激已湿淋斑斑的娇穴。

    解开裘诺的钮扣,三十二g诱人的娆乳立刻无所遁形的弹出。

    方智范撑起一方乳峰,低下头用灼热的唇舌熨暖她珍珠般的肌肤,扳开内衣吸吮著草莓红的坚挺。

    不知是处于寒冷或一种难以形容的焦虑,裘诺战栗著呻吟出来,欲哭的情绪。

    裘诺不断的将脚尖踮得更高更高,好让方智范可以整个吞没她的甜乳,仿佛这样就可以缩短他们之间的身高差距,他们之间的时空距离。她颤抖著,因为这火窒般的烧烫,像在惩罚著两人。

    惩罚六年前她的落荒而逃、惩罚他的背叛!

    方智范又凶又猛、使劲不留情的咬劲啃啮她的芳乳,毫不怜香惜玉。他的嘴汲取她的甘甜,最后吻由热情变得痛苦。

    裘诺的眼泪落了下来。

    当过去和现在缠绵交错,她该相信前者还是后者?

    身下的他大腿感觉像大理石。有关他的一切都太过坚硬了,他的手、他的牙齿、他的身躯、他的拥抱。唯一不变的是他的唇依然柔软,这是因为和其他女人常常练习的缘故吗?

    方智范的唇卷盖上来,用混和著痛苦和怜惜的矛盾吻著那泪,不让它掉下来。

    他的嘴在她的眉毛、眼睑、脸颊、唇瓣,用男性醉人的温柔极尽宠幸,一点一滴吻消她的无措。不该让女人流泪,这是他这几年在浪漫的法国女人身上学习到的吧?裘诺充满酸味地想著。

    裘诺突然厌倦这折磨她的吻。

    她拉下和她头发缠绵的大掌,固定在她腰上。

    她的手则是探入方智范的腰带,拉出他的衬衫,梭巡过他的背,感觉她指尖下碰触到的每一处肌肉贲起、肌肤灼热紧绷。

    裘诺呻吟一声,推开他的上衣领口,看见他颈项的青筋跳动。

    当他的唇来到她的面颊、颈项时,裘诺烦躁不安地拉扯他的上衣就要解开衣扣。方智范却按住她手。

    裘诺将发烫的面颊埋入他颈肩,因为她接下来要说的话令人脸红心跳……

    「我想要感觉你贴著我。」

    两双晶粲眼眸相对,裘诺的眼里央求他不要说她不知羞耻、不要怪她放荡。当伟大的爱情遇上渺小的自尊,她只是一介平凡的女子,所以请容许她的大胆放荡。这是她一直等待的男人……

    方智范突兀地退后一步,眼神紧紧锁住眼前的女人,脱掉衬衫,丢在地上。

    当他再次回到她身边,他用双手把裘诺困在他和白墙之间,低头看著她。裘诺不许自己退缩地迎视他冰粲火亮的眼,她的手指滑过他的胸,而后抓住他的肩膀,抬起身子,以舌头梭巡他胸前的光滑。

    方智范呻吟出声,紧紧地拥住裘诺。裘诺双手圈著他的颈项,身躯拱向他,同时因为那份身为女人的神奇感觉而叹息出声。

    裘诺的纯洁放纵令方智范更加燃烧;他感觉自己的控制力逐渐失去。他再也忍不住的抱起裘诺,裘诺的双腿勾住他腰,她的衣服被往上推,白皙的大腿内侧裸露在他眼里。他下半身紧靠著她,让她完全地感应他的唤起。裘诺以相同热情回应,她脚跟抵著他大腿,狂野地亲吻每一处她能够吻得到的地方--他坚实的下颚、削挺的肩膀、锁骨、颈侧贲起的肌肉……是他!就是这个男人!她不要放过一个地方!

    沉浸在热情中,裘诺完全忘了曾经有过的处女恐惧。

    那份想要与他结合、感觉他在她体内的强烈需要是一种全新的经验。

    「要我。」裘诺喑哑出声,闭上眼睛,脸埋进他汗湿的肩膀,倾听他如雷的心跳,身躯贴著他扭动。

    「可能会有点痛。」方智范一直相信她的美好会保留给他,即使今天她和别的男人一起回来。

    痛……这个字眼触及伤心往事,让裘诺霍地用力咬一口方智范的肩膀,她要这个牙印口跟随他一辈子。

    那张俊美无俦的容颜苦笑道:「我可以把这个解读为,你对我累积多年的不甘和报复吗?」

    裘诺惊讶地抬起头,眼中有著不敢置信。他居然还是这么了解她!

    不待她的回答,方智范将裘诺打横抱起至床上。她有一张深蓝大床,很适合现在他们要做的事。

    方智范缓缓地降下身子,他的身躯悬宕在她身上,晶莹的黑眸构成了整个世界。

    被他那样凝视,裘诺竟生起一丝紧张。

    窗外的雨停了。爱情,在月亮特别好的夜晚,蓦地燃烧。

    燃烧出所有的年少轻狂。

    裘诺思忖著,她咬他,真的是因为不甘和报复吗?难道在这么多年之后,她潜意识里依旧放不开心中的那个结!?

    第六章

    「我们好像是小偷。」

    「小姐,这里是你家耶!」方智范和裘诺两个人蹑手蹑脚的溜进裘宅富丽堂皇的厨房。一个一身帅气的牛仔劲装,一个则是白色碎花洋装。

    为了庆祝两人大学榜上有名,方智范建议不必去外面花冤枉钱,餐馆就选定裘家的漂亮厨房。

    说也奇怪,经过高三下学期方智范强力帮她补习后,她的成绩竟也大幅成长。联考数学只考三十分,不过也算是同侪之中的佼佼者,若是以前,她则有抱鸭蛋的心理准备。这个三十分太重要了,把她送进北市一流大学。

    也因为如此,裘诺原谅以前他欺负她的所作所为,勉强接受方智范出现在她可以忍受的范围内,请他吃一餐算是谢礼--当然,这谢礼是方智范讨来的。

    「长这么大,我从没进来过这里。」小时候她就知道厨房是禁止她进去的地方。

    虽然她爱吃,以吃为人生职志,但是她家的厨房简直就像兵家重地,不只设有机关,还有老管家严格看管。

    可是,母亲要杜绝她发胖的用意并没有达成,她体重到目前仍然高居不下,有六十六公斤。

    「有没有搞错,这是『你家』厨房。」跟在后头的方智范,自一进门便拿著照相机猛拍这间造价非凡的华屋,连厨房也不放过。

    「喝!」好恐怖的脸。

    方智范猛叫一声,迅速拿开照相机,撞上前面早停下脚步的裘诺。

    裘诺看著站在厨房内的人,嘴角颤抖的拉开,「老……老管家好。」

    她从小就怕这个有著一张棺材脸的管家。随著管家年龄越大,那张脸越不喜欢笑,也就更可怕。

    「小姐回来了怎么没告诉我这个仆人一声,我好帮你放洗澡水。」管家声音没有高低起伏,永远尽责的只维持在一百八十度的水平面上。

    「我,我,我……」

    「我们是回来吃东西的。」方智范摆出英俊的笑脸,替很没有用、已经吓破胆的裘诺接话。

    管家把头微微一转,僵硬得像缠了好几块布条的木乃伊。「小姐,是这个样子吗?」

    「哈哈。」裘诺颤抖的悄悄抓著方智范的衣服,干笑两声。「是他!」她把在后面乱放炮的小子拉出来,「是他好奇我们家厨房长什么样子,要照相才进来的。没事,哈哈,没事了,他已经照完,我们正要走了。」

    一说完话,裘诺飞快拉著方智范的手跑出裘宅。有一天她会被他害死!

    「你干嘛那么怕她啊!」一出裘家大门,方智范甩开她手大吼。「瞻小鬼!」

    「你……」裘诺深吸一口气,才不会被活活气死。「她是从小照顾我长大的人。从小到大,那么大的屋子只有我跟她,我不怕她怕谁啊!」她也用力吼回去。

章节目录

窃窃私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陶汐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陶汐语并收藏窃窃私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