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如果不是我们家那么穷,我真希望你来我家工作。」

    「穷!?」方老妇惊疑地说不出话来。

    裘家是国内排名前二十多金的家族之一,如果连他们都穷,那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富人了。

    「诺诺为什么认为自己家很穷?」方老妇人好奇著。

    「是这样没错啊。虽然我家的院子很大,有游泳池也有仆人,但是爸爸妈妈每天都要很辛苦的工作,一年当中只有我的生日那天他们才会露脸,其他的节日像圣诞节、过年,都只有我和家里仆人一起过。奶奶,你说我们家是不是全世界上最穷的人?」他们家一定欠了别人很多钱,不然她的父母为什么要那样没日没夜的工作?

    「呃……」有钱人做钱的奴隶,没钱人也是一样。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裘家的确是世上最贫穷的人,亲情上的贫穷。但是要怎么跟一个才六岁大的小女孩解释这个深奥的问题呢?

    看见方老妇答不出话来,裘诺更加深信自己家境贫寒。

    「方奶奶不用说,我都懂。」她家是一级贫产,连管家福妈都为了省钱不让她吃晚餐。所以每天来学校她都吃好多好多,因为回去会饿肚子。她的小肚肚最不禁饿了。

    「裘诺喜欢妈咪吗?」换个话题也许比较好。

    「妈咪?」天真的眼睛里有著一丝迟疑,仿佛对这个称谓有些陌生。「我好久没看见妈咪了。每当我想她的时候,福妈就会打开电视,然后我就会看见美美的妈妈在里面唱歌。」

    方老妇记得一次园方邀请当红歌星沈娜为幼稚园十年庆献唱,没想到那天裘诺从头到尾都闷闷不乐,连活动的甜点都吸引不了她。当时她便走过去问道:「诺诺为什么不过去?」

    裘诺一个人孤独地坐在秋千上,望著远远的沈娜,缄默不语。

    一会儿,白瓷般的可爱小圆脸抬起头,手指著胸口说:「诺诺这里痛。」

    心痛!?这事可大了!「来,奶奶赶快带你去看医生伯伯。」

    没想到裘诺却说:「不用了,方奶奶。等她走就没事了。」

    「她?」

    裘诺点点头。「嗯。正在唱歌的人,她是诺诺的妈咪喔!」

    「妈咪?」方老妇迟疑著。走玉女路线的沈娜,对媒体宣称今年二十四岁,没有男友,几时跑出六岁大的女儿?细细观察,才发觉沈娜和裘诺两人的神韵还满像。

    「是啊。妈咪昨天叮咛我今天要装作不认识她,更不可以叫她妈咪。方奶奶别告诉别人喔。」

    天底下就有这么可恶的母亲!就那以后,方老妇更加倍宠爱裘诺。

    「裘诺喜欢妈咪,妈咪是裘诺的妈咪,很美很美喔!」裘诺的童言拉回方老妇的心思。

    「裘诺真懂事。乖,来把嘴巴擦一擦,待会儿就要放学回家了。今天还是司机叔叔载你回去吗?」

    「嗯。」裘诺乖乖地让弯下腰的方老妇拭嘴。突然她在老妇耳边轻声地道:「方奶奶,今天是裘诺的生日。」

    「原来今天是裘诺的生日啊,怎么不早说!那么今天爸爸妈妈会回家啰?」

    裘诺笑得合不拢嘴的点头。今天她可以看到好久好久没见面的爹地和妈咪。

    「生日快乐!小寿星。你回教室背书包,回家就可以看见他们了。」

    圆滚滚的小身体闻言迫不及待地向门口跑去,突然想到什么似地的回过头,「谢谢方奶奶的点心。」

    多么乖巧的小女孩啊!

    如果不是他们高攀不上裘家,她一定把裘诺订下来,叫她那个臭孙子将来长大娶裘诺。男孩子光会惹人生气,哪比得上女儿家贴心。哎,想来想去,姻缘总是天注定,月老也不是人人都会当……

    在门口等了二十分钟的裘诺还没见到司机,看著对面小学的学生鱼贯地坐上路边的公车,心想自己也可以坐公车回家。她知道家里的住址、书包里也有零钱,妈咪和爹地看见她会自己回家一定会很高兴,如此一来,他们也不用请司机,还花钱每天保养那台乌漆抹黑的黑色轿车……想到这儿,裘诺露出笑容,她怎么从来没有想过她也可以帮她的父母省钱?她开心地走上斑马线,却忘了先看人行道的绿灯是否亮起,于是惊魂的事情就发生在那一刹那--

    「喂,快走开!」一道声音就这么毫无预警地划过烦躁的天空向裘诺来。

    咦,在叫谁呢?裘诺站在斑马线中间抬头看见前方一个将帽子斜戴、穿著北山制服的大哥哥。是他叫她快走开。

    「笨蛋!」大哥哥朝她骂著,裘诺看他以飞快的速度朝她奔来。

    叭--

    喇叭声在男生抱著她滚到地上的同时,从两人身旁呼啸而过。就那么一步的距离,裘诺明白自己差点就被卡车撞死!

    「你没事吧?」北山国小的导护老师也被方才那幕吓到,走过来牵起裘诺。

    「我没事。」惊魂未定的裘诺道。她看著那位救她的大哥哥被同学簇拥到一边,如同打赢球赛般把英雄人物抬起来抛向空中,一声声英雄……不绝于耳。

    「老师,她是『菁英』的耶!」突然所有人都停下欢呼,全聚集到这边。

    「老师好、大哥哥大姊姊好。」意识到自己站在北山国小大门口,裘诺立即低下头问好。听其他的同学说,北山国小的人都爱欺负他们这群小萝卜头,所以她让自己更有礼貌些。虽然她本来就是人称人赞的乖宝宝。

    瞧,刚刚那个救了她、被大家抱起来丢的人,不正拿著凶恶的眼神看著她!

    「哇,老师,她好有礼貌。」一名北山同学哇哇叫。菁英的人都这么好相处就好。

    「好可爱,长得像洋娃娃。」好多张脸凑近裘诺,令她感到不安。

    「她的皮肤好水哦!」有人摸摸她的手臂。

    「她的辫子好长,到屁股了耶。」有人拉拉她的辫子。

    「她的衣服是真的吧?好像城堡里的公主。」有人扯扯她的衣服。

    就在裘诺不知所措,抿著嘴思考脱困之计时,一道恶魔的声音响起--

    「大家没见过这么胖的公主吧?」站在众人外围的是被冷落的英雄。

    哼,刚才他可是拚了全力才拖得动这只发呆中的笨肥猪。看她那身赘肉,起码比他重了十公斤。

    「方智范,你好坏!」旁边的女生捂著嘴窃笑的看著这名英俊的入学新生。大家方才在歌颂他英勇的行为时,已经瞧清他制服上绣著的班级名字。哎,她们为什么不晚个几年级,就能跟他一起毕业了。

    「学姊,我有说错吗?」方智范撇撇嘴,不屑地看了裘诺一眼。要不是刚才千钧一发,他才不稀罕当什么狗屁英雄。祖母对他期望太高,但他只想混水摸鱼过完小学六年。

    英挺的眉毛一扬,更添几分潇洒的坏坏帅气。

    「好了,你们别再围在这边,赶快回家去。」导护老师驱散同学,然后朝英勇救人的小男生道:「方智范,赶紧去保健室擦药,你手臂流血了。」

    「老师,我想跟她说话。」方智范用手指著被点名、有丝慌张的裘诺。

    说话?刚才他不是才骂人家是胖公主?导护老师道:「你认识她吗?」

    方智范又露出长大可以拐骗一大票女生的笑容,「老师,刚刚我们已经用实际的行动,向大家证明要生死相许了。」

    这个新生还真会开玩笑。「好吧,赶快说一说。我校门不关,你待会儿自己到保健室。」导护老师看方智范点头后,又看看放学的学生已走光,被救的人也没事,于是便自个儿走回校内。

    很好,这下终于都没人了。

    「你被救了,还没跟我说声谢谢。」方智范踱步至裘诺面前。

    对啊,她都忘了。「对不起……」

    「白痴,我是说谢谢。你听不懂中文啊?」他根本不稀罕当什么狗屁英雄,这下大出风头都是因为她。这个让他想没没无闻度过小学六年、却希望落空的人,他才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

    「虽然你救了我,但是你也不可以骂人。」她道,轻声细语。

    是她没志气,对方一看就知道是个恶势力。

    她怕恶势力!

    「你这个没有礼貌的小家伙,我冒著生命救你,不是要听训。你赶快说声谢谢,还有保证从此以后不出现在我面前,我就走人。」方智范预感再次见到这个胖女生不会是好事,而他的第六感向来很准。

    裘诺瞠大圆瞳,没见过这么可恶的人,「我不说。」她难得的硬起脾气。

    其实她应该谢谢他的,如果没有他,她就上天堂了。可是他唯我独尊、不可一世的模样,就教人做不来低声下气的事。

    「好吧,这是你自己说的。我从来不做亏本的事,所以--」方智范迅速低下头,朝两瓣看起来很好吃的俏唇用力狠狠咬下去。

    「哎哟!」裘诺惨叫一声,捂著被偷袭的嘴巴,马上倒退数十步,远离祸首。

    「甜甜的,不难吃。」方智范吃干抹净,若有所思地仔细看裘诺一眼,随后两手拍拍屁股地往学校走进去。

章节目录

窃窃私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陶汐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陶汐语并收藏窃窃私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