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一直握著他的伞走回宿舍楼,都没有撑开。雨真的不大,根本没必要打伞。

    晚上吃饭时,聂源调笑我说最近在装什麽忧郁少年呢。开始的时候他还会跟我开玩笑,说你有什麽不高兴的事,说出来让我高兴一下。後来见我连骂都不想骂他了,才认真地问起我怎麽了。

    我皱眉推开他搭在我肩上的手,“没什麽,心情不好而已。”

    “心情不好也会有个原因吧!”他不依不饶。

    我不耐烦地说你就当我在装忧郁少年吧。

    他凑过来,佯装神秘地跟我说道:“告诉你一个秘密。”

    “没兴趣。”我直接一口回绝。我只是一介凡人,好奇心是肯定会有的,但是对於聂源我真的是一点好奇心也无,这家夥所谓的秘密通常都会让人觉得想扶墙。

    他不满地“啧”了一声,还是继续讲下去:“我其实以前挺讨厌你的。”

    我横了他一眼:“你凭什麽讨厌我啊,貌似我们分到一个班的时候前半年根本没讲过几句话吧。”

    他耸了耸肩,“你自己不觉得吧,其实你给人的感觉就是那种很不好接近的,很冷漠,好像对谁都不在意。我当时就觉得吧,这小子装什麽清高,我一向都会厌恶那种第一印象让我觉得挺不舒服的家夥。当然啦,後来我才发现你其实是个很好很随和的人,也蛮有意思的。”

    我又想起沈言泽说的薄凉,吃著东西没出声,他又腆著脸继续问道:“诶,你最开始对我是什麽印象呀?”

    我抬眼看了看他:“不记得了。”

    他一副我真不想骂你的表情。

    其实我是记得对他的第一印象的,不过估计我说出来,他就直接骂娘了。总体来说就四个字,斯文败类。

    第二天聂源生拉硬拽要我去踢球,美名其曰减轻压力。他说反正你右腿也好了,去运动运动。像足球这种狂野的运动是最能释放不满情绪的,我不肯去,毕竟我好几年没踢过了,一直都只是打篮球,我对他说不如你让我打一顿这样更能释放情绪。

    他死皮赖脸地说道:“你就把球当成我来踢。”我终是答应了他,同他一起去,和一堆不认识的人踢球。

    後来我发现根本就不是我把球当成聂源来踢,而是这小子把我当成球来踢。

    我跟他不在同一队,踢了还没二十分锺,我在同别人抢球时摔倒了。球正好在我脑袋这边滚啊滚,聂源他飞起一脚过来铲球。我看他那一脚正对我面门,惊得一身冷汗,幸好我反应快右手挡下了这一脚,不然我下半辈子恐怕就只能顶著个歪鼻梁了。

    只是挡下这一脚换来的是我右手中指骨折。我当时疼得也不管这绿茵场脏不脏,左手握住右手缩在地上不能动弹,耳边是聂源焦急的问话。

    而我脑袋中只剩下三个字。他,妈,的。

    24

    我觉得我今年一定是触了什麽霉头,腿骨折了刚好手又骨折了,还都是右边。还说踢球可以发泄一下,哪知道反而心里更堵了。

    “我手没好之前帮我打饭。”身为受害者,我毫不愧疚地颐指气使。

    “那是那是。”罪魁祸首聂源哈腰点头,唯唯诺诺。

    “帮我抄笔记。”

    “一定一定。”

    “帮我洗衣服。”

    “好的好的。”

    我坐在骨科外的走廊长凳上(三个月内我坐在这凳上两次),还在思考有什麽需要他做的,他忽然问道:“是不是要跟你弟弟打个电话说说。”

    “不用。”我立即回绝。“他是弟弟,又不是我是弟弟,这点事我还得汇报还是怎麽著。”

    聂源撇了撇嘴。

    这两日除了去食堂吃饭是让聂源帮我打饭,其实也没让他做什麽,笔记我原本就不怎麽抄,衣服也是学长帮了一会忙,然後自己将就洗的。毕竟聂源也不是故意的,何况他还死命地抢著帮我付了医疗费。

    中午食堂中正是人山人海之时,我和聂源面对面坐在一张桌上,我正在调整左手拿筷子的姿势,沈言泽不知什麽时候看到了我,坐到我旁边。

    “手怎麽?”他皱著眉,语气关切。

    我摇摇头,“没事,前两天踢球时不小心弄的。”

    “怎麽没跟我讲?”有些轻微的责备。我挑了挑眉,“难道我还得时刻跟你汇报我的事麽?又不是什麽大事。”

    沈言泽抿紧嘴不回话了,不带感情地瞥了聂源一眼。聂源立刻心虚得像犯人自首似的把事情一条一条全给罗列出来。

    “是我不小心踢到你哥的,不过我马上带他去了医院,医疗费是我出的。我有问过你哥给你说一声,是你哥拒绝了。这两天都是我帮你哥打的饭绝对一丝一毫不敢怠慢,我甘心在你哥痊愈之前为他做牛做马在所不惜。”

    我有点想笑,沈言泽还是沈著脸。我知道他是气我不跟他讲我受伤的事,但是聂源哪里明白,还以为是在不爽他,正襟危坐,还又添了一句:“我深刻地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行了行了。”我哭笑不得。

    沈言泽也不好一直在别人面前摆脸色,对我说了声“有什麽事就找我”,并朝聂源点了点头,说道:“麻烦你了。”便离开了我们坐的桌子。

    他的背影一留给我,我心情就愈发低落起来。饭也不太想吃,本来左手拿筷子就不顺,把碗里的米饭戳来戳去。

    聂源小心谨慎地凑上来问:“沈言,要不,我喂你吃?”

    我直接丢给他一对白眼。

    没过几天沈言泽却直接来我寝室找我,一进门就要我把钱夹给他,知道的明白他是我弟弟,不知道保不准以为他是打劫的。

    我一头雾水地上交了我的钱包,他打开将一个红色的东西塞进了一层放置卡片的隔层,而後把钱包交还给我。

    “我一个本地的学长说城区有个庙很灵验,我今天去求了张护身符,你要记得带在身上。”他平静地对我说道。

    我扯起嘴角,一边接过钱夹一边说道:“我怎麽不知道你还信这些?”

    他又做出那个拨刘海的习惯动作,“有个慰藉总是好的,总觉得你最近怎麽老出事,今年都没过一半呢。”

    “也没老出事啊,就骨折了两次。”

    “你还嫌不够啊,你之前十几年快二十年摔跤都没摔过几次,骨折更是稀奇事。”他微微不满地对我说著,然後目光又转向我的右手,“还好麽?要是有什麽不方便你就跟我说我来帮你。”

    我摆摆手示意很好,他目光沈了沈,转身对著寝室里的另外三个人微微鞠躬:“我哥哥就麻烦各位学长帮忙关照一下了。”

    他们赶紧连声都说应该的应该的。

    他出去时我在发呆,等我回过神来便赶紧追了出去。宿舍楼的走廊都有够长,他都还没走到楼道,大概是听见了身後匆匆的脚步声,回头看了眼,发现是我,停下来等我。

    我来到他面前时忽然语塞,觉得有好多话要抵在喉头,涌出口的却只有两个字,“谢谢。”

    走廊即使在白天也比较阴暗,他的笑在阴影下看起来挺不真实,“没什麽。”

    我们沈默了好久,分不清是谁在等著谁说下一句话。最终还是他又笑著说“那我走了”,留下暗光浮动的背影。

    我觉得喉咙发涩,想喝水。

    25

    沈言泽好像又生闷气了,不过这次我面上装作懒得理他这个无理取闹的家夥,心里倒是挺高兴的,我悲哀地发觉我整个就是人格分裂了。

    起因很简单,我手受伤的这段时间基本都可以在食堂遇见沈言泽,每次他都会主动和我们坐一张桌子。这天吃完後我们从食堂出来,我右手自然不能拿物,左手是吃饭前上的国际经济学的课本还有一瓶未开封的矿泉水。我顺手把水递给了站在我左手边的聂源让他帮我打开,打开後我对他说我不方便拿,你就这样对著我的嘴倒。

    於是就在沈言泽面前,聂源小心地举著瓶子喂我喝水,我半倚半靠在他肩上。

    我水还没喝几口,沈言泽一声不吭,招呼也没打就走了。

    聂源看著他离开的方向,奇怪地问:“他怎麽了?”

    我沈著脸回道:“别理他,他就是一傻。”

    其实心里还是很乐的。事实上,我是故意让聂源喂我喝水的。会故意做这种事,我突然觉得自己跟狗血偶像电视剧里的女主角好像了。

    不过剧本里都是把那些女主角做出来让男主角吃醋的事情设定为她们都是无心所为,每次我都会嗤之以鼻,哪有那麽蠢的人(不过认识聂源後我这一论调变为了哪有那麽蠢的【女】人)。

    我终於以自身实践了我的这一理论,内心虽说很是惭愧,但也窃喜。

    我真是有病。

    只是一天下来倒也没有什麽状况,平淡如常。睡觉之前我躺在床上研究著右手上的伤,算了一笔账。如果我每受伤一次就和沈言泽的关系可以更进一步的话,我大概得搞个全身骨折才能跟他亲密无间吧……太不划算了,不如陌路。

    何况最开始拉开我们之间距离的不就是我麽。

    算著算著我就进入梦乡了,然後是被枕头边的手机震动震醒的。我不知道它震了多久,反正能把我震醒一定花了点时间。

    我在悠悠转醒的时候烦躁地想著肯定又是聂源那混蛋,啊啊啊真受不了了,我以後要是再睡觉不关机我就跟他姓。

    在心里骂了一会,震动就停了下来。我想这样挺好,趴在铺上继续睡。

    没睡一会,手机又开始震了。我迅速翻身下了床,蹑手蹑脚地拿起手机躲进洗手间,关上门就按下接听键低声不耐地说道:“聂源你他妈的是欺负老子晚上睡觉不关机还是什麽啊!”

    另一边沈默。

    我还是不耐烦,“你说话啊,大半夜的装鬼啊。”

    虽然不是鬼,却是沈言泽的声音传来,也把我吓了一跳。

    “是我啊,哥哥是我啊!”他负气地喊道。口气不比平常,我怀疑他喝了酒。

    “呃,噢。有什麽事?”我真的以为大半夜打电话来吵醒我这种事除了聂源没别人会干了。

    “来接我啊~”他居然带了点撒娇的口气,肯定喝了酒。

    “啊?”

    “我在levart。”

    levart是学校附近一条酒吧街中名声比较旺的一家,我还蛮喜欢它的名字,是把travel反过来。

    “不去,自己回不来啊。”大半夜的让我一位伤患不睡觉去接他?

    “你不来我就在这里睡一晚上!”他不满地嚷嚷。

    这种威胁实在是不能算威胁。“爱睡不睡。我挂了。”说完我就挂了电话。

    沈言泽酒量很差,一杯扎啤就可以让他有点晕乎,而我酒量则非常好,至少是我现在都还不知道自己喝多少会醉。酒量这东西其实是天生的,有的人血液中天生就缺少一种酒精中的元素,因而会或多或少从喝的酒中吸收这种元素,吸收多了,就会产生中毒现象,也就是喝醉了。

    这大概是为数不多的我比沈言泽厉害的地方了,但也不是什麽值得自豪的地方。

    我站在黑暗中的厕所发呆,然後觉得三更半夜的,在厕所发呆太没意思了,又轻手轻脚地走出去回到我的铺,想了想,还是换上了衣服出去。

    等我从我们这片宿舍区翻出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真的很欠考虑,我自己右手受伤本来就比较难番强了,待会还要带个不知道状况的沈言泽,怎麽进来啊。

    决定不管那麽多了,我直奔levart。

    levart中人不多不少,还有驻店的歌手在台上唱著让人昏昏欲睡的歌。我在一张沙发上找到了沈言泽,他的那位某gay同学跟他在一起,某gay同学一直依偎著他在他耳边说话,他只是歪著脑袋一语不发。看到我的时候,先是怔了一下,然後很开心得笑起来:“哥哥!”

    我挑眉看著他。他又苦著一张脸装可怜,右手做了一个二的手型,“我吐了两次诶!”

    “活该,谁叫你不能喝酒在这里喝。”我回道。

    他推开那位同学,蹙著眉说:“我哥来了,我

章节目录

薄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药十九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药十九郎并收藏薄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