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车一样细节上完美无缺,他们未必是惊才绝艳的但是他们都是优秀的,合作起来无懈可击。路明非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军团的黑色装男或整整一个军团的黑衣忍者。

    “那这里是哪里,你们加图索加的酒店?”路明非拍了拍身下那张柔软的大床,这间屋子金碧辉煌不说,这张床也是奢华得惊人,是一张紫色绒面的圆床,屋顶还嵌有淡粉色的玻璃镜子......路明非心里一动,“或者......你家的情人旅馆”

    这逼人鼻血的晴色感,绝不像什么正经的地方。

    “不,加图索家在日本的产业不多,我也没有联系他们,我们不能肯定对方是否也参透进了加图索加,这是个操日语的国家,我们意大利人完全搞不懂它。”凯撒说“这里是高天原。”

    “高天原?”路明非还在迷惑。

    凯撒走到门边向他招手示意,路明非爬起来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在昏睡中被套上了一件华丽的银色睡袍,就像古罗马的长袍似的,华丽丽地露出他有点单薄的肩膀和胳膊。从门缝里看出去的第一眼,路明非就傻了,呆呆地张着嘴,人生观受到了严重的冲击。

    楚子航一身蓝白相间的和服,但和服上身的白褂褪了下来,衣袖扎紧在腰间,胸膛赤裸,随着每个动作,胸肌绷紧松弛,宛若合着节拍。他在挥刀,萨摩装的长刀,面无表情,完全是杀胚本色,然而动作之美,刚柔并济,好像跳着一支古老的舞蹈,十二分的男子气息,刀刀行云流水。一整条蓝鳍金枪鱼摆在巨大的冰块上,在他的刀下化为大块大块的鱼腩,方方正正,粉色花纹如同大理石的纹路。他再把方块的鱼腩切片,整齐地码在冰和紫苏叶上,一碟又一碟鱼生递出去……

    如果仅仅是在帮厨也就罢了,楚子航原来就是此道高手,令路明非震惊的是足有一个排的日本女人围绕着楚子航,从肥硕臃肿的欧巴桑到制服高跟的办公室女郎到还穿着校服的美少女,楚子航每一次挥刀,她们就高举香槟欢呼,随着音乐声跳着癫狂的舞蹈,高跟鞋踩得地板都要裂了。

    “右京!右京!”她们高声欢呼中,一瓶又一瓶的金色香槟被打开,酒液在灯光中焕发出迷离的金色。

    路明非合上门,心惊胆战地靠在门背后,“这……这是什么疯狂厨房?她……她们这是吃鱼生么?她们像是要把面瘫师兄吃掉!”

    “她们很想,可她们做不到,”恺撒耸耸肩,靠在墙边风畂骚地喝着香槟,“高天原有规矩。”

    “这个高天原是……”路明非有点明白了。

    “就是我包场的牛郎店嘛,新宿最有名的。”恺撒微笑,“今天是动漫主题专场,新人牛郎楚子航的处男秀,他为尊贵的客人们表演刀艺,扮演人生哀如落樱的美少年剑客橘右京。他的表演是免费的,但是他手制鱼生每客定价12000日元。”

    “新人……牛郎?”路明非怀疑自己听错了。

    恺撒忽然在他背后猛推了一把,路明非一头冲进了奢华的大厅,正是女客们最开心的时候,音乐到了高潮,每个人的肾上腺都兴奋得要爆掉时,忽然归于宁静悠远,射灯制造了仿佛漫天樱花飞落的投影,路明非呆呆地站直了。

    银色睡袍遮不住他纤秀的锁骨,单薄的肩头露出来楚楚可怜,他的眼眸中透出遗世独立的少年的哀伤,以及对人世间的困惑,因为睡得太多了面颊上一抹淡淡的潮红……

    为楚子航疯狂的女人们忽然间眼神都澄净了,心灵如在美少年彷徨的目光中被净化,她们双手合掌贴在心口,带着十二万分的爱意和怜惜……四面八方地围攻过来!

    恺撒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背后,一把搂住他的肩膀,高举香槟,用无限诱惑的声音说:“女士们!准备好你们暴风雨般的欢呼……准备好……准备好……因为在我说出接下来这个名字的时候,你们的心都会融化……”

    一片死寂,路明非听着四面八方几十颗等待融化的心在狂跳。

    “盛开于无人处的……小樱花!”恺撒在路明非背后拍拍,用低到只有路明非才能听见的声音说,“兄弟,上吧!你颠倒众生的时候到了!”

    暴风雨般的欢呼旋即席卷了整个大厅,数十个热到发烫的女人身体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呛人的香水味和酒气,红色、紫色和涂着金粉的嘴唇,数不清的泪光莹莹的眼睛。

    空气中响彻两个名字,“basara kg!basara kg!sakura!sakura!”

    恺撒以他一直以来的贵公子派头抛洒着华丽的眼神,接过女人递过来的香槟,恩赐般地抿上一小口,搂着路明非的肩膀推开那些蹭上来揩油的大妈。

    “老大!怎么回事?我们不是包场来玩的么?没说是人家玩我们啊!”路明非紧张地抓住恺撒的衣领。

    “我们被要挟了。我不熟悉日本,现在又不能去任何联络点,我想我在这里包了场,连钱都付了,跟老板算是有些交情,他应该会给我们一些帮助。”恺撒低声说,“但新宿的夜店似乎都跟黑社会有关,老板说最近这个店刚刚被卖出去,他做不了主,要请示新的店长。新店长据说是很变态的女人,表示庇护我们没有问题,但是要这里为她们站几天台。”

    “什么叫站台?”

    “你知道这是个牛郎店……”

    一团团渗透女人体香的轻柔东西砸在路明非和恺撒脸上,那是女人们争相脱下她们的丝袜缠成绣球……路明非呆呆地站在舞池正中,眼神空白,脑袋被砸得左一歪右一歪……整个世界都清净了,魂魄仿佛被抽出体外,身体却堕入黑暗的深渊。

    完蛋了……彻底完蛋了!名誉、道德、清白的履历、一切跟“崇高”沾边的人生梦想……

    这是他人生中很重要的一天,一天之前他还是个青涩的宅男,对大胸长腿的动漫美少畂女存着小小的期待,但最大的野心也就是去秋叶原的小店转转,在涩谷街上**美少女,盯着人家校服裙下的小腿看,如果被人发现就说两句韩语……

    而今他一步飞越了道德伦理乃至于人生梦想的天堑……晋级为一名新人牛郎!

    |2|钓鱼

    隔着暗蓝色的单面玻璃,黑影们摇晃着杯中猩红的酒液,欣赏着舞池中的狂欢。

    “正如我曾说的,这高天原是整个新宿地区最棒的牛郎店,牛郎界真正的皇帝。这笔生意是绝对划算的。”衣冠楚楚的前店长向着高背沙发上的两人鞠躬,秃头被舞池里的灯光照得闪亮。

    原本,他才是坐在高背沙发上发号施令的人,但如今这个店已经属于这两位新买家了。

    “在这三位优秀的新人出道前生意好像并没有多好哦,虽然收入不菲,可是扣掉了用于孝敬道上兄弟的钱,你连养家都很不容易吧。”

    “basara kg和右京?橘确实都有惊人的天赋,好好培养会是倾国倾城的男子,不过小樱花,”前店长抓着自己的光头,“哈哈,以我从业多年的经验来看只是路人的级别,那么受欢迎,只不过顾客们很少在高天原这种地方看见‘青涩’属性的男人,尝尝鲜而已,过一段时间她们就会厌倦他的普通,转而去买酒支持basara kg和右京啦。”

    “凭你也敢说从业多年的经验?”买家发出令人心神荡漾的轻笑。

    前店长略有矜持的模样:“二十年前新宿的牛郎界我也是最红的……”

    “来,我看看。”买家招了招手。

    前店长吞了口口水,他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可接近这两位买家,居然有种被女皇召见的紧张感和幸福感。两位买家穿着贴身的黑衣,黑色的小西装和黑色皮短裙,姿势统一地架着二郎腿,显露她们美得叫人紧张的双腿,一位是黑色丝袜和黑色高跟鞋,另一位腿极长的则穿着过膝的高统皮靴,银色的金属高跟看起来犹如杀人的武器……显然都是黑道家族出来的女性继承人!前店长毫不怀疑。

    穿高筒皮靴的女孩托起前店长的脸细细地端详了一番,“薯片,你们中国人说岁月是把什么刀?”

    “杀猪刀。”她的同伴微笑着说。

    “听着!”美女买家在前店长脸上吹了口气,当真吐气如兰,“无论他是废柴还是头着地降落的天使,经过我手训练出来,都是花一样的男子!”

    “是是!”前店长赶紧附和,汗如雨下。

    他心想莫非自己判断错了?这一眛袒护的语气绝对不像是要拿小樱花赚钱,倒像是小樱花的追随者……难道……这两位豪迈买家的真畂实目的是小樱花?

    对!这样就解释得通了!清纯的邻家少男小樱花在儿时和这两位黑畂道大哥的女儿是邻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达成了“青梅竹马”的关系,但是清纯少年小樱花不能接受自己跟黑道家庭的女孩结婚,于是姐妹俩设计买下了一间牛郎店,用金钱和充满欲望的环境让小樱花被腐蚀,在他下决心为了钱出卖自己的时候,这俩就会出面英雄救美,然后小樱花幸福地在其中一者的怀里哭泣并且许下今生今世侍奉她的诺言……

    薯片妞看着前店长时喜时哀,神情高速变化的脸,觉得有点毛骨悚然。

    一张大额支票拍在光头上:“拿好你的尾款!现在从我面前消失!”

    “请珍惜小樱花和世间一切樱花般凋零的男子!”前店长深深鞠躬后迅速消失。

    酒德麻衣和薯片妞面面相觑。

    “买下整间牛郎店来……保护他们?还把他们捧成牛郎新秀?”酒德麻衣松懈下来瘫软在沙发里,“老板这是要整他们吧?”

    她也只有在有男人在场的时候才是女王气场,总维持女王气场很累人。

    “走一步看一步咯,不过推出之后倒是意外地受欢迎啊。走豪门贵公子风格的basara kg,走冷艳武士风格的右京都大获成功,今畂晚从小樱花的登场来看也是盛况空前,很多顾客都买香槟支持他哦,说他楚楚可怜什么的。看起来老板对牛郎的鉴赏力很不错呢!”薯片妞美滋滋地心算收支,“照这样下去,我们高天原在新宿的夜店行业很快就能成为领袖了!”

    “我们怎么办?安心经营一家牛郎店力争成为新宿最有名的妈妈桑?”

    “我猜老板在钓鱼。”薯片妞说。

    “钓鱼?”麻畂衣一愣。

    电畂话响了,高天原的座机,来电的是个陌生号码。

    麻衣拾起话筒:“哪位?”

    “啊哈,亲爱的高天原新店长么?听说你们买下了高天原,生意一下子红火了很多,一直很想过去拜望,可是店里很多事情要做不太方便,今天是特意来邀请您和您的牛郎们来我们店里喝一杯的。”电畂话那头是个声音很讨喜的男声,好像是祭典周边的小摊贩打招呼似的,“哦,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稚川会的英五郎。”

    “稚川会?”麻畂衣一愣。

    全世界只有日本的黑社会是合法的,普通人也知道大社团的名字。稚川会是新兴的社团,但是凭借凶狠很快上位,东京的青少年暴力团组都纷纷加入他们,这让老一辈黑社畂会又愤怒又伤心,年轻一代中已经流传着“谁还加入山口组那个老年俱乐部,稚川会才是做事业的地方”这样的传言。而英五郎是稚川会在新宿的负责人,麻衣对于这个人有过调畂查。

    “是呀是呀,其实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听说新人店长是身材一级棒的美女,当然想认识一下啦。要是可以的话,希望店长能穿着透视装来哦!”英五郎的声音从猥亵忽然变得阴冷,“穿着透视装在中午12点穿越新宿大道来我们店里喝一杯怎么样?”

    “你想找砍么?”麻畂衣瞬间黑化。

    但薯片妞抢先一步按下了“暂停”键。

章节目录

龙族3黑月之潮(江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江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南并收藏龙族3黑月之潮(江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