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路。

    一群人饿了一天,到了之后虽是素斋,倒也吃的香,吃完之后便自由活动去泡温泉了。

    顾九思在房间里等了一会儿,想着时间差不多了才出门,果然路上就听到同事议论纷纷,说陈慕白遇上了美佳人,两人一见面就打得火热,正在做spa,他们特意避了出来。

    顾九思终于松了口气,她可以功成身退了,以后的事情就看舒画自己的本事了。

    ☆、36

    山上的温泉分了很多种,再加上快过年了本就没什么人,顾九思喜静,特意选了偏远的中药泉。

    到了傍晚时分山上的雪忽然大了起来,露天温泉,漫天飞雪,汩汩温暖的泉水,边赏雪边泡温泉,她这才体会到陈慕白是真的会享受。

    顾九思泡进艾草池里,泉水滚烫,热气蒸上来,她舒服的叹了口气。

    这边都是药草池,很多人不喜欢中药的味道,所以没什么人,她乐得清静。

    雪花飞舞着落入泉水中,热气蒸腾着飘起散入空中,顾九思在脑后垫了块毛巾,看了会儿慢慢闭上了眼睛。

    时间过的真快,又是一年,不知道明年这个时候她还会不会在这里。

    她还记得去年年末来这里的情景。那个时候她又不知道哪里招惹了他,他怒气冲冲的来,怒气冲冲的走,无论什么时候看到她都冷着一张脸或是皮笑肉不笑的对她冷嘲热讽,连年都没过好,她也很委屈。

    那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陈慕白似乎看她格外不顺眼,桃色绯闻频频登上各色杂志,为此她被陈铭墨骂了好几次,两边都不是人就算了,可罪魁祸首还跑来问她,某个女演员和某个女主播,哪个更好一些。她仔细想了想,按照他的喜好给出了个答案,可是给了答案之后他就怒了,骂她虚伪!木头!实在是莫名其妙得很。

    就在顾九思昏昏欲睡的时候,感觉到一只微凉的手抚上了她的脸,她猛地睁开眼睛,一脸惊愕的看着眼前的这张脸,不是陈慕白又是谁?

    她立刻坐了起来,扯过旁边的浴袍遮住身体,她有点儿后悔今天选了三点式的比基尼。

    陈慕白悠闲的脱下浴袍扔到一边也坐了进来,就躺在她刚才卧着的地方,枕着她刚才枕过的毛巾,他长睫轻掩,看上去安静宁和,可一开口就是一颗炸弹。

    “怎么,把舒家大小姐扔给我,自己跑这里来躲清静了?”

    顾九思皱着眉一脸警惕的看着他,他又知道?!是舒画说漏了嘴还是他一早就知道?

    长久得不到回复,陈慕白懒懒抬眸看了她一眼,然后闭上眼睛笑了。

    她刚才一直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连他走近了都没发觉,睫毛上沾着的雪花现在因为紧张跟着睫毛一颤一颤的,再加上一脸的惊愕,看上去比平时活泼生动了许多。她皮肤本来就白,在水里泡的久了,被热气熏得透着微微的粉色,当真是诱人啊。

    他这一笑,顾九思就更加毛骨悚然了,他该生气的啊,他该盛怒的啊,为什么会这么平静呢?

    还有……他不是该和舒画在一起的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顾九思的脑子里有太多的疑问,一时间坐在那里乱成一团。

    大概是温泉池边沿的石头太硬,陈慕白躺着不舒服,他换了个姿势依旧闭着眼睛,“你坐在那里不冷吗?”

    怎么会不冷,她为了躲开他只披了件浴袍在冰天雪地里坐了半天。

    他一提醒,顾九思这才反应过来,站起来想要逃离这里却被陈慕白一把拉住,轻轻一用力下一秒她便栽到了他的怀里,被他从后面伸出胳膊揽住。

    顾九思背对着他,半个身体都压在他身上,看不到他的表情,却能感觉到他的温度。浴袍一遇水便紧紧的贴在身上,两人之间只隔着一层布料,这是他们第一次离得这么近。

    顾九思的脸唰一下就红了,紧张的连脚趾都在颤抖,使劲挣扎了几下,被陈慕白轻轻松松的制住,她看着横在她身前的手臂,恨不得咬上去。

    她的声音因为拔高而有些变调,“陈慕白!你放手!”

    陈慕白反而又把手臂收了收,趴在她耳边,一脸坏笑的威胁她,“别乱动啊……小声点儿,动静大了把别人引过来就不好了……我是没什么,就怕九小姐以后没脸做人了。”

    她身上泛着淡淡的香气,连周围浓烈的中药气味都遮不住,他低头嗅了嗅,似乎对她的发髻不太满意,抬手把她的头发打散了揉乱了,又低头嗅了嗅,这下温香抱暖怀,终于心满意足。

    她心跳如雷,额上的青筋都出来了,他又开始叫她九小姐!他一叫她九小姐就准没好事儿!

    顾九思逼着自己好脾气的和他商量,“我不知道又哪里得罪你了,我跟你道歉,你先放手好不好?”

    陈慕白一副无赖的样子,触了触她的耳垂挑逗着她反问,“你哪里得罪我了,你自己不知道吗?”

    他不是不生气,他都快气昏头了,可是他若是去质问她,她要么装傻演戏,要么面无表情的给你道歉敷衍了事,不问他生气,问了更生气!他就不信他还治不了她了!

    顾九思都快哭了,他身上的气息随着热气在她鼻间萦绕,熟悉又陌生,她披头散发的更显狼狈,脾气再好也压不住了,“你到底想干什么!”

    陈慕白没回答她,另一只手扯开浴袍便伸了出去,贴着她的腰肢到处乱窜,她浑身一僵,下意识的就去抓他的手。

    陈慕白的手被她两只手紧紧攥住,他倒真的不动了,任凭她抓着,还不忘笑着调戏她,“你说我想干什么?你都这么主动难道还不知道我想干什么吗?握着我的手的感觉好吗?”

    她的手比他的手要小一些,手指也纤细白皙很多,陈慕白低头看着泉水下交叠在一起的手,悟出一个道理,原来她不是不会主动,只是没逼到那个地步。

    顾九思满脸通红,不知是热的还是羞得。这不是她的本意,可又不得不紧紧抓住,她怕一松手不知道陈慕白又会干出什么更加出格的事情来。

    顾九思怕他再变本加厉咬了咬唇主动认错,“舒画的事情……是我不对,我一会儿就让她走,以后这种事不经过你的同意我再也不做了还不行吗?”

    她的声音里带着哭腔,因为害怕别人听见刻意压低了音量,听上去倒像是情人间的撒娇求饶。

    陈慕白似乎并不满意这个答案,“你让她走?她就那么听你的?即便她肯听你的,陈铭墨那里你又该怎么交代?”

    她现在哪里还顾得上别人,眼前这个人就是她最大的麻烦!

    顾九思深知她在武力上占不到任何便宜,且知道陈慕白吃软不吃硬,只能耐着性子颤抖着声音和他讲道理,“你不是说过唐恪不差女人不该霸王硬上弓吗,慕少你也不缺女人,你现在又是在干什么?”

    陈慕白唇角微扬,姿态闲适的睁着眼睛胡扯,“哦,我那时候就是随便一说,你就随便一听就行了,不用往心里去。”

    说完忽然低头用唇解开她脖子上的蝴蝶结,伸手飞快在她背上一扯,于是原本穿在顾九思身上的比基尼漂浮在了水面上。

    顾九思只感觉到胸前一凉,颈上被他不经意间碰触到的肌肤像是着了火一般,再看到水面上漂浮的布料,想都没想张嘴就在他的手臂上咬了一口。

    陈慕白猝不防及,手臂上一疼下意识的松手,竟让她挣脱出去,她抓着身上的浴袍,在池子的另一边和她对峙。

    陈慕白咬牙切齿的威胁她,“你给我过来!”

    顾九思摇头,就差跪下求他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陈慕白垂眸看了一眼,然后举起手臂给顾九思看。

    他的手臂上印着几颗牙印,微微渗着血,看上去有些触目惊心。

    顾九思发誓她真的不是故意的,苦着一张脸,“我不是故意的!”

    她边说边伸手去够漂浮在水面上的比基尼,可刚刚够到一角,还没来得及高兴,就看到另一角也被一只手抓住。

    她和陈慕白一人拽着一角,谁也不肯松手,她稍稍一用力扯过来,那边必定也会用力扯回去。这种行为本来就幼稚的可笑,更何况还是如此私密的衣物,顾九思真的是无语透了,如果她能预见今天会发生这种事情,她死都不会踏出房间门一步。

    顾九思觉得自己的脸都快烧着了,深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平静下来才有谈判的底气,谈判最怕的就是输了气势。

    可是她却不知道,此刻的她披散着头发,脸色绯红,眼睛里泛着水光,温润濡湿,看上去楚楚可怜,外加衣衫不整,堪堪能遮住自己身体的布料还紧紧贴在身上,身体的线条一览无余,哪里还有什么气势可言?

    “陈慕白,你有那么多女人,我知道根本就看不上我,我们讲和好不好,就算我做得再不对,你也不用这么羞辱我啊?”

    陈慕白忽然就冷了脸,“你敢再说一遍试试!”

    话音刚落就有脚步声走近,顾九思全身僵硬忽然松了手,一脸惊恐的看向陈慕白,陈慕白显然也听到了,只是他丝毫慌乱的反应都没有,居然还冲着她笑。

    这个样子的她被人看到和陈慕白在一起,真不知道会有多难听的话传出去。

    她转头看了看身后,然后紧紧抿住唇求救般的看向陈慕白。

    陈慕白往入口处瞟了一眼,几步走过去拉着她换到池子另一边的角落里,那边有石头雕刻遮挡了视线,来人如果不往里走,就不会看到他们。

    他把顾九思揽在怀里,用身体把她遮在里侧,就算真的被人看到,也只会看到他。

    顾九思本来还心存感激,可谁知下一秒他竟然就去扯她的浴袍!

    顾九思气得浑身发抖,咬紧牙关用眼神去表达抗议和愤怒。

    陈慕白难得看到她这么生动的表情,垂着眸笑着在她耳边轻声逗她,“嘘!别乱动,否则我真不管你了。”

    ☆、37

    她难得看到他这样笑,没有嘲讽没有阴郁,似乎真的是在笑,眉眼弯弯,眼底星星点点的光芒在逐渐昏暗的天色里随着笑意渗出来,她半仰着头看他,以往清晰锋利的脸部线条也因为这个笑柔和温暖起来。

    陈慕白的五官是真的长得好,冷的时候邪气横生,笑的时候能暖到心底最深处,他就那么看着她,嘴角勾起的弧度恰到好处,左眼眼尾极淡的一点,偏偏惹得她牵肠挂肚。

    脚步声很快走近,随之响起女人说话的声音。

    “我明明听到有人说话的……”

    顾九思歪着头紧紧盯着入口的方向屏住呼吸,就怕她们走进来,下意识的去抓陈慕白的手臂,微微发抖。

    陈慕白低头看了眼抓着自己的那只手,挑了挑眉。

    别人都说顾九思左右逢源,在他和陈铭墨面前都是红人,是个有心机有手段的漂亮女人,其实她多半都是硬着头皮在端着,脸皮很薄,又保守,隐忍起来连他都比不上,对情/事更是一窍不通,哪里算个女人了?

    两个女人的声音越来越近。

    “你听错了吧?她们应该不会来这边,是不是去别的地方了?”

    “可能是我听错了,这边怎么都没有人,阴森森的,我们还是走吧!”

    “是有点儿恐怖,快走快走……”

    顾九思趴在陈慕白怀里,听着耳边平静有力的心跳,她乱作一团的心跳也渐渐平复下来。

    脚步声渐渐走远,最后彻底消失。

    她这才推了推离她越来越近的陈慕白,“人走了。”

    陈慕白半天没动,顾九思抬头看过去,就看他垂着眼睛怔怔的看着某处,她顺着他的视线低头看,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浴袍不知道什么时候领口大开。

    他不是个毛头小子了,却有些管不住自己。

    她比他想象的还要瘦,浴袍本就宽大,此刻更是松松垮垮的搭在她的肩膀上,晶莹圆润处锁骨玲珑妖娆,胸前春光乍现,瞬间妩媚流转,春意忽生。

    他忽然觉得燥热不堪。

    顾九思马上抬手去抓衣领,却被他按住,换右手,也被他压在石阶上。她对右手本就敏感,被他抓住的时候,下意识的颤了一下,陈慕白瞄了一眼,很快松了力道,只是象征性的抓着,似乎她不反抗,他就不会用力。

章节目录

君子有九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东奔西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奔西顾并收藏君子有九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