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向来收拾的妥帖,可是她总要去找一找,万一运气好被她找到了呢。

    她拿着手电蹲在在书桌的柜子旁轻手轻脚的翻了半天都没有找到,刚刚站起身想去另一边的柜子里找,书房的灯一下子亮了,下一秒她眯着眼睛看到了开关处那只骨节分明的手,再往上看便是手的主人。

    顾九思慢慢睁开眼睛,她觉得这件事情已经不是巧合,简直可以用蹊跷来形容。

    她瞄了一眼墙上的表,她不认为和一个男人在半夜2点半在书房里遇上是偶遇,可是这个男的怎么会知道自己会在半夜起来到书房来呢?

    这个行为绝对是她的临时起意,之前根本没有任何迹象。

    一身睡衣的陈慕白懒懒的靠在门边的墙上,双手抱在胸前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手足无措了半晌,才淡淡的开口,“你在找什么?”

    顾九思关上手里的光源,镇定的回答,“没找什么……”

    陈慕白站直身体,缓缓走近,修长白皙的手指在书架的一排书上轻轻滑过,然后停住,抽出一本书,从里面翻出一张支票递给她看,“是在找这个吗?”

    他的眼底一片深邃漆黑,看不出任何情绪,只是平静的看着她。

    顾九思和他对视了几秒钟,然后低头去看,轻蹙眉头,果然。

    陈慕白收回手,“这么久了才发现丢了,落到别人手里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顾九思觉得自己今天点儿背到极点,在心里腹诽,落到你手里也好不到哪儿去。

    不知道为什么,在她发现支票在陈慕白手里而非陈铭墨手里时,下意识的松了口气,这一点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

    她皱着眉一脸不满的抗议,“你翻我东西?!”

    陈慕白冷哼一声,眉宇间透着不屑,“还用得着我去翻?这么久了,你就没发现这座房子里少了人吗?”

    是,他提醒过她,这套房子里的人很复杂,提醒过她,自己的东西要放好。

    可是收拾残局这种事情,顾九思从来没想过陈慕白会为任何人做,包括她。

    陈慕白靠在书架上继续开口,“这东西……我可以还给你,可是我有句话要问你。”

    顾九思觉得陈慕白不该这么心急,他一向是耐心最好的猎人,捏着猎物的把柄看着猎物受煎熬,等到猎物快要崩溃的时候才甩出自己的条件,那个时候就任由他予取予求。

    陈慕白似乎真的很着急,下一秒便问了出来,“顾九思,你还有什么瞒着我的吗?”

    陈慕晓的话始终是他心头的一根刺。如果她肯告诉他,告诉他那是陈铭墨的意思,不是她的本意,他可以……勉强原谅她。

    顾九思沉默,长久的沉默,她瞒得太多,不知道该不该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而这一切落在陈慕白眼里就变成了无声的抵抗,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眼底的温度越来越冷,神色也高深莫测起来。

    最后指间火光忽起,打火机的火苗吞噬着支票,他随手扔到桌上的烟灰缸里,纸片很快化为灰烬。

    刀是温柔刀,锋利的从来都是人心。

    陈慕白缓缓从她身边走过,声音依旧波澜不惊,“你不屑一顾的不是相思,是我。”

    顾九思猛地转头去看他,却只看到渐渐掩上的房门。

    他只是随便一说,还是昨晚她和陈簇的话被他听到了?

    ☆、35

    第二天一早醒来,顾九思起床拉开窗帘便是铺天盖地的白色。一身黑衣黑裤站在雪地里的陈慕白尤为显眼,他背对着她,不知在干什么。

    陈慕白虽然看上去有些瘦,却实实在在的有肌肉,再加上骨骼架构很漂亮,所以无论穿什么衣服都很好看,本是赏心悦目的一景,顾九思却忽然觉得那个削瘦挺拔的背影看上去格外孤寂寥落。

    她还没来得及深思就听到敲门声,一打开门便看到陈静康一脸兴奋的笑着,“少爷说今天就进山!”

    顾九思辗转反侧了一个晚上,看上去精神不太好,有些恍惚的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陈静康的小秘密被顾九思撞破,再见面到底有些不好意思,说完正事之后就有些扭捏,站在门口故作镇定的东瞧瞧西看看就是不敢看她。

    顾九思觉得好笑,靠在门上问,“你在干什么?”

    陈静康还是不敢看她,“没干什么啊。”

    顾九思一直当陈静康是弟弟,其实她自己也有弟弟,只不过本来关系就不亲厚,经过那场变故之后也没了联系,反而和陈静康更有感情。

    她伸手胡乱揉了揉陈静康的脑袋,像个随手□□弟弟的姐姐,“我都说了我什么都没看到,你那么别扭干什么,你还打算这辈子都不见我了?”

    陈静康边躲闪边抗议,“那你还提!”

    手还没来得及收回来,就看到陈慕白目不斜视的走过来,停住,睨了她和陈静康一眼。

    那眼神完全可以冻死一头大象,顾九思讪讪的收回手。

    陈静康完全没有意识到什么,转过身笑眯眯的笑了声少爷。

    陈慕白也没搭理他,转过头面无表情的走了。

    陈静康看着陈慕白进了房间才扭过头问,“少爷今天起床气怎么那么大?”

    顾九思没敢接话,她实在不确定陈慕白这是被自己招惹出来的气还是起床气,找了个借口闪人,“那个……我下楼帮方叔准备早饭。”

    顾九思本以为躲进厨房总会安全些,可是自她进了厨房陈方就盯着她看,看得她有些发毛。

    她一直觉得陈方这个人像是武侠小说里的扫地僧,宠辱不惊,高深莫测,对陈慕白根本不像是管家对主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慈爱,按理说陈静康才是他儿子,可是她总觉得陈方的注意力百分之八十都集中在陈慕白身上,对陈静康……只是顺便注意一下。

    好在陈静康神经大条注意不到这些,否则不知道要怎么想呢。

    半晌陈方才笑着摇摇头, “又和少爷闹别扭了?”

    顾九思真的不知道她和陈慕白到底是怎么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的,也许是她想多了,就算陈慕白站在她面前明明白白的说出那个字她都辨别不出真假,更何况是他暧昧含糊的一句话呢。她的情感史虽是一片空白,但也不是白痴,身边也有例子,两情相悦的男女总归不是她和陈慕白这个样子。

    她苦笑着摇摇头,脑子里越发的乱成一团。

    在顾九思的人生中,并不清楚男女之情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不知道这种感情该如何处理,更不知道男女之间该如何相处。

    在此之前她接触最多的男人就是她的父亲,可是她父亲大多数时间对她是严厉的,后来到了陈家,陈家的男人都被她视作虎狼猛兽,就更没有机会知道。所以当她意识到自己和陈慕白的变化时,除了震惊和不确定之外,更多的便是不知所措。

    陈方手下动作没停,“快过年了,大家都和和气气的,给少爷的新年礼物准备了吗?一会儿吃饭的时候你拿出来,他看了一高兴就不生气了。”

    顾九思一愣,点了点头,“准备了,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

    陈方转头看了顾九思一眼,笑的别有深意,“会喜欢的。”

    说完低下头去无奈的摇摇头,没想到他一把年纪了,还要做这种牵线搭桥的事。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这两个人,谈心机谋略的时候总是志同道合相谈甚欢,可一到感情上……那叫一个格格不入,他今天早上一看陈慕白的那张脸就知道准是陈慕白去试探的时候又在顾九思那里碰了一鼻子灰。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天晚上陈慕白的那句话,顾九思觉得陈方的眼神有些奇怪,说出来的话就更奇怪了。

    他怎么确定陈慕白会喜欢她的礼物呢?

    顾九思越想越乱,低下头烦躁的摇了摇脑袋。

    餐桌上,顾九思把三份礼物送了出去。

    陈方笑眯眯的道谢,陈静康一脸期待的忙着打开来看,陈慕白面无表情盯着面前的盒子没有任何动作。

    陈方悄悄给顾九思使了个眼色。

    顾九思看着坐在那里岿然不动的陈慕白,试探着伸出手去,把礼物盒又往陈慕白面前推了推,主动示好,“你不打开看看吗?”

    陈慕白懒懒的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半天才抬手去拆,刚想习惯性的嫌弃却忽然顿住。

    一块灰蓝色的手帕静静的躺在那里,角落里绣了一株兰花,旁边便是他名字的缩写,cmb,字体潇洒飘逸,很是清新雅致。

    绣功倒称不上是多出神入化,只是那株兰花,陈慕白认得,他伸出手指抚了抚。

    那是素心兰,他母亲生前最喜欢的花。

    他看了半晌,抬头去看顾九思,眼底一片漆黑,“这是你绣的?”

    顾九思点点头,“之前跟家里一个长辈学过一点,绣得不好,希望你不要嫌弃。”

    陈慕白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只是机械般的问,“为什么要选这种花?”

    顾九思既然敢送就已经准备好了答案,“之前你说你种过一棵素心腊梅,本来要绣梅花的,可是男人用梅花不太好,就换了兰花。

    说完还一脸无辜的反问,“有什么问题吗?”

    顾九思的答案和演技都无懈可击,陈慕白看了她几秒钟,摇了摇头。

    脸色难看了一早上的陈慕白终于恢复正常,缓了缓口气,难得的开口夸奖了她,“我很喜欢,坐下吃饭吧。”

    陈静康出于好奇探头看了看,然后皱着眉谴责顾九思,“顾姐姐,你是不是少了绣个n啊,cnmb?这么好的日子你要不要这么打击报复啊!”

    顾九思咬牙切齿的扶额,她算计了所有的人和事,唯独算漏了陈静康这个万年砸场王。

    好不容易缓和了脸色的陈慕白再次黑了脸,捏着手里的手帕不说话。

    说话不走脑子的陈静康说完也没发现冷场,低头继续去拆礼物,下一秒就尖叫着跳起来,“呀,是我最喜欢的纪念杯!还带签名的!”

    他抓着杯子大笑着看向顾九思,“顾姐姐,这礼物太棒了!”

    顾九思已经后悔送陈静康礼物了,她现在恨不得收回来,砸碎了都比送给他强!

    她只是想想罢了,却有人真的这么做了。

    陈慕白觉得兴奋得眼睛都红了的陈静康格外碍眼,黑着脸伸出魔爪,“拿来我看看。”

    陈静康满心欢喜的递过去,一脸单纯的问,“是不是很漂亮?”

    陈慕白接过来嫌弃的看了看,忽然勾起唇,对着陈静康笑了一下,只是那笑容有些……狰狞。

    笑容还未完全绽放,手指就猛然松开,杯子落到了地上,成了一堆碎片。

    陈慕白淡定的收回手,堂而皇之的对一脸惊愕加颤抖的陈静康开口,“碎碎平安,小康子,你明年要走好运了。”

    陈静康都快哭了,不敢相信的看着地上的碎片,觉得碎成渣的不止是杯子,还有他的心。他看看陈慕白,不敢发怒,只能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顾九思身上,转头问顾九思,“顾姐姐,还有吗?”

    顾九思也是一脸不可思议,在心里又默默承认了一遍陈慕白是魔鬼之后,在陈静康充满期待的眼神里不忍心的小幅度摇了摇头。

    受了委屈却不能爆发的陈静康哭着跑了出去。

    陈方有一次边叹气边摇了摇头,他这个儿子的智商和情商都十分让人担忧啊。

    吃了早饭,于心不忍的顾九思和陈方去安慰受伤的陈静康,陈静康虽不再抱着那对碎片了,可脸上也不见笑容。直到顾九思保证过了年回来再帮他去找一个一模一样的回来,他才终于勉强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兵荒马乱了一早上,陈慕白又磨蹭了会儿才终于出发。大巴都是提前联系好的,到了指定地点接人,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进了山,雪天路滑,大巴开的很慢,下午才到达目的地。

    山上除了温泉,还有座寺庙,一行人一下车,边呼吸着山里新鲜冰冷的空气边在纷纷扬扬的雪花中看着余烟袅袅,超凡脱俗,别具韵味,一时间也不觉得疲劳,兴奋的说着什么。

    温泉庄和寺庙离得很近,他们吃住都在寺庙里,因为之前每年都会来,寺庙里的僧人多半都认识他们。提前打好了招呼,他们刚下车就有人过来

章节目录

君子有九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东奔西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奔西顾并收藏君子有九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