茎身抚摸上头部,抓住硕大的亀头,凑近自己滴水的嫩穴,然后用力捅了进去。

    才进一个头部,内部就涨得不行,云非卿咬咬牙,一手扒开自己的穴口,刚准备一点点吞下去,耳边又传来一句句淫叫声:

    “啊啊啊!好深啊!干到了!里面好满啊!”

    “啧啧……全部进去了,真想死在你的身体里。”

    云非卿一个激动,身子重重落了下去,一下子全根吞进了那硬物,扒开穴口的手都碰到了巨大的囊袋。

    “啊啊啊!太刺激了!”云非卿双手扶在楚成轩充满力量的双肩上,一对长腿盘在健壮的腰上,忍不住自己上下挺动着。

    楚成轩眼睛里都有血丝了,像是被激发了兽性,双手牢牢箍紧那纤细的腰身,下身猛的向上顶撞,飞速在甬道内抽动。

    云非卿被那在身体里冲撞的硬物折磨的不行,口中不断逸出淫浪的叫床声。

    而那边也干的火热,于是淫词浪语一时充满了整个房屋。

    “啊啊啊……嗯,重华你怎么那么猛了,混蛋,你也一定吃了药!”

    “呵呵,为夫一向很猛,小青云怎会不知道。”

    “呀啊!别顶那里,啊啊啊好爽啊!老流氓快干我!用力点!”

    “呜呜呜,师兄你轻点嘛,呜呜不要了我不要了,师兄你这个禽兽!轻点嘛呜呜呜……”

    “云儿被师兄干了这么久还是紧的不像话,真是天生给师兄操穴的!”

    “妈的!骚货!越夹越紧!要夹断师兄么!你这个恶毒的小妖精!”

    “嗯嗯唔唔!好大啊师兄!”

    “啊哈嗯啊!重华你好厉害!”

    ……

    说不清楚过了多久,两对师徒几乎是同时停止了剧烈的声响。

    云雨后的平静,静的让人只听得到满足的低喘……

    第二十三章 师尊的贺礼……(木马play)

    此时此刻,二人口中的混蛋和禽兽相谈正欢。

    “轩儿啊,本尊竟忘了及时将你与云儿的新婚贺礼送上,实在是过意不去,不过师父不会委屈你们的,今日,为师便补上这份饱含为师诚意与祝福的礼物给你们补上,你们……嘿嘿,一定会喜欢的。”那双光彩夺目的眼睛瞬时闪过一道精光。

    楚成轩挑起眉,用剑微微挑起盖在那东西上的红布,朝里面看了一眼,顿时觉得有些哭笑不得,为什么师尊总有那么多坏点子呢,不过……虽然有点心疼云儿,但……始终挡不住诱惑呢……

    重华继续坏笑着拍拍楚成轩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轩儿啊,这可是本尊托一位旧友全新改造过的,他可是江湖排行第一的偃师,这东西本是他自己的房中密器,听他说,亲身实践多次,效果奇佳,为师可是千求万求才拜托他定制了一架,你可得好好利用啊,呵呵。”

    楚成轩嘴角一抽,心中默默吐槽:“这是什么狗屁第一偃师,偃师还兼制这种鬼东西?”

    重华接着和他讲了其中妙用后,楚成轩才欣然接受,并且在心中形成了一个新的绝妙玩法。

    ———————————————————————

    云非卿表示很郁闷,表示很寂寞空虚冷,因为,师兄已经冷落了他整整十五天了!

    十五天啊!

    小师弟垂头丧气,独自坐在花园里荡秋千,看着花丛中你追我赶的彩蝶,越看越觉得嘲讽。

    什么嘛,还说了一辈子对我好的,成亲才多久,就嫌弃我了!连碰我都不愿意碰了!难道真的厌恶我了?连我的身体都对他没有吸引力了么……

    小师弟低着头回房,进门后直接飞扑到床上,抱着枕头咬着被子想着心事,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云非卿做了一个梦,在梦中他什么也看不清,这是一个空白的梦境。

    他就这样在梦中不断追寻,却什么都抓不住。最后,浑身燥热的睁开了眼。

    云非卿微皱着眉头,轻咬着下唇扯开领口,突感一阵口干舌燥,伸出一小截舌头微微湿润了唇瓣,再动了动身子,一阵汹涌情潮铺天盖地的袭来,身子像火烧一般,下身更是酥麻不断,微微一动便有蚀骨的快感折磨着后穴,穴口不断收翕着,巨大的空虚感让他亟待粗壮物体的进入。

    在被突如其来的情欲折磨的出了一身汗时,他突然注意到床边有个盖着红布的不明物体,他挣扎着前行,轻扯开那块红布,眼前忽现一架做工无比细致精良的木马,底盘制作成呈弧度的形状,十分像孩童爱玩的可前后晃动的玩具木马,而唯一不同之处,便是那马背处高高耸起的巨大阳巨,那根巨物粗壮笔直,头部饱满硕大,茎身满是雕刻精美的花纹。

    云非卿盯着那根立在马背上的东西眼都直了,那东西,简直跟师兄的肉木奉有的一比,不,应该比师兄的还要大上一号,如果……如果吞进去……

    云非卿咽了咽口水,饥渴了半个月的身子终是抵不过可怖的情欲,扑到马背上,将那物事含进嘴里,拼命吸吮着渴望多日的柱状物,虽然那物冰冷,却在口腔里慢慢的变的有了温度,并且有了肉体的触感。他感受到酷似男人肉根的感觉后更加不能自持,心道:“你不碰我,我自己解决还不行,又……又不是非要你的那孽根!”

    三两下褪去身上衣物,爬上了那木马,雪白的两条大腿大大分开挂在马背两侧,小手抓住那突起阳巨,来回抚摸上面的凸起花纹,然后自己扒开浪的出水的穴口,抱住木马的头部,对准那凸起阳巨一点点吞入,雕工细致的阳巨上纹路不断刺激着敏感的内壁,媚肉纠缠上去,在细微的凹陷处吮咬,随着一寸寸的进入,媚肉持续被摩擦拉扯。

    沉醉在欲海无法自拔的云非卿并没有注意到从刚才就一直注视着自己一举一动的一道视线。

    骑在木马上的媚浪少年放荡地摇动臀部,那根粗壮阳巨被少年淫穴饥渴地吞吐,木马被带动着前后晃动,整个场面就像一位俊美的少年郎骑在骏马上驰骋,只是这名少年雪白的胴体没有丝毫掩饰,挺翘饱满的臀部间深深地埋入了一根男人阳巨,迅猛的菗揷中,汩汩霪水不断从股缝中流出,然后顺着马身流下地面。

    云非卿狂乱扭动着腰身前后摇摆,两只手不断揉搓自己胸前的乳粒,意乱情迷中还不停嚷着“嗯啊……师兄用力……干我……好痒……”

    一直躲在暗处的男人红着眼迈着大步子走向少年,从身后突然伸出一只大手抓住少年的挺立欲望,用力撸动玩弄,没一会儿便让少年哭叫着释放出了精华。接着又伸手探到木马上那根折磨着少年的假阳巨的底部,在囊袋处屈指一扣,坐在上面的少年猛的激动起来,面目扭曲着紧咬下唇,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原来这便是那位江湖第一的偃师所制木马的独特之处,在触动囊袋下的机关后,那根假阳巨上的花纹便会弹出,然后退回去后又重复着刚才的动作,顶端也会弹出一根小棒,不断压迫着内壁深处的敏感点。

    刚刚云非卿便是被那根小棒直击最骚的那点,仿佛灵魂都震荡了,可是一切远没有如此简单,下一刻,那巨棒突然疾速旋转起来,在穴中搅动,被如此强烈的刺激后那淫穴愈发紧致起来,在少年大声的淫叫中那庞然大物又突然自己向下退出了甬道,缠着的媚肉被撕扯般拉动。

    “呀啊啊!!!不要这样对我!呜呜快进来啊,师兄,坏人!快把它放出来,好痒啊!”失去了穴中的巨物,少年痛苦着乞求填满自己。

    “小骚货,操自己玩的爽么?你要骑马,还是……”身后的男人把少年的手按在自己胯下,声音沙哑着轻吐几个字:“骑师兄的大肉木奉……”

    云非卿小手抚弄着藏在布料下的巨龙,小脸露出痴迷之色,缓慢地回答:“你再不操死我,以后……休想我再让你……上……床……”

    隐忍许久的楚成轩吸了口气,下一秒那木马上的巨物突然旋转着弹出,狠狠贯穿了饥渴收缩着的嫩穴,然后疾速在穴里上下进出。

    云非卿尖叫着疯狂摇头,面目近乎狰狞,下一刻身子突然被举起,离开了自己菗揷的阳巨,身子被猛的丢在了大床上,一具健壮的男性身躯立马压了上去。

    完结章 相守

    “唔……好舒服,哦我受不了了,师兄……我要你……”小师弟此时已被情欲冲昏了头脑,只想要男人狠狠的弄他。

    楚成轩嘴角勾起一抹笑,向后倒下平躺在铺。

    “宝贝儿,来……刚刚骑完马,现在来骑师兄吧……”

    云非卿全身泛红,穴里骚痒难耐,慢吞吞爬起来跨坐在男人身上,低头吻上男人的唇,这个吻轻柔又夹杂一丝诱惑,少年继续向下,扯开男人的衣领,膜拜般贴在结实的胸肌上伸出舌头舔舐男人的肌肤,双手在腹肌上胡乱撩拨,随后猛的扒下男人的下身衣裤,从亵裤里掏出早已昂扬的肉根。

    云非卿看到这根东西就忍不住扭动腰臀,小穴饥渴地流下霪水,他握紧那高耸入天的巨龙,凑到湿哒哒的穴口,一屁股坐下去全根吞入,被填满的充实感让云非卿亢奋无比,他一边上下疾速吞吐巨物,一边双手揉搓自己的东西,小脸上淫态百出。

    楚成轩却好整以暇地双手垫在脑后,享受美人主动的骑乘和紧的不像话的嫩穴,目光聚集在自家师弟媚浪的小脸上无法离开。

    半个时辰后,云非卿颤抖着吐出了精华,无力的坐在男人腰上喘息,身体里的肉根却依旧硬挺粗硕,没一会儿楚成轩终于坐起身,拔出埋在深处的肉木奉,将人翻转后压倒在床上,托起浑圆的臀部,低吼了一声“轮到师兄骑你了”后猛的向前顶撞贯穿了身下人的身体,并且如愿以偿听到了师弟高亢的淫叫声。

    楚成轩将内力汇聚于丹田,高频率不间断地在少年身体里律动,少年被操的“啊啊啊”浪叫不停,脸上写满了痛并快乐着。

    “啊啊嗯嗯啊!师兄,你好猛!慢点,不要了……我不要了……”少年哭着求饶,却只得到了力道更猛速度更惊人的冲刺。

    “哈啊……宝贝儿,再多给我一次,好么?为夫怎么都要不够你呢,怎么办?我觉得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收手的,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你要是敢离开我,我就一直操你,把你操烂!然后养你一辈子……”

    “啊……胡说什么!混蛋!我……我怎么可能离得开你,你是我的命啊……”

    此话一出,楚成轩一个激灵,竟然泄了出来,他恼怒地拔出凶器,强硬地塞进云非卿的嫣红小嘴里:“淫妇!竟然被你一句话激地泄了身,果然是个向我讨命的妖精,舔硬它!我要重振夫纲!”

    云非卿忽的展开笑颜,媚眼上挑,勾人双眸注视着男人,伸出粉舌舔舐粗壮茎身,然后一口吞进整个亀头,双手揉捏巨大的囊袋,不断吸吮着粗硬的肉根,直到那物被舔的湿润带有津液的光泽,青筋毕露狰狞无比,才不舍的吐出巨物,放在娇嫩脸蛋上搓揉,声音无比诱惑:“够硬了……好想一口把它吃掉……”

章节目录

面瘫腹黑师兄的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肉食动物不吃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肉食动物不吃草并收藏面瘫腹黑师兄的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