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杏眼迷离,真正的媚眼如丝。

    骑在少年身上的男人一边努力耕耘,一边开口:“宝贝儿,为夫干的你爽么?还要不要再用力干你的骚穴,干的你怀上为夫的孩子!”

    被巨物凶猛刺穿的绝美少年向下探入小手,停留在性器交合的地方,感受自己的小穴被男人的大肉木奉干的多猛。

    少年的小动作再次刺红了男人的眼,他双手抬起少年的身体,让少年坐在他的怀里,残忍要求:“骚货!自己动!为夫要看你坐在我的大肉木奉上扭屁股吃肉木奉的骚样儿!”

    云非卿艰难抬起身子,然后向下慢慢坐,将那粗长巨物全部吞入后,他的腹部竟有微微的凸起,他拉住楚成轩的大手放在自己的腹部按压,低低喘息:“哈啊!相公,你看,肉木奉干到了这里,都是因为相公的肉木奉太粗了太长了,哈啊,好喜欢。”

    楚成轩理智全失,抱紧师弟的身子一通向上猛干,力道大的像是要毁灭什么。

    “啊啊啊!太猛了!要被干死了!呜呜呜云儿要被干射了!”

    “云儿,来!我们一起!嗯嗯嗯啊~!!!”

    最后一记狠狠的冲撞后,楚成轩马眼一开,白浊全数射进了紧绞的肉穴中,云非卿也哭叫着释放在了楚成轩的小腹上。

    第二十一章 两只受的交流……

    那一晚在金殿,师兄弟二人颠鸾倒凤,缠绵不休,做到了天快亮,才分开彼此相连的身体,楚成轩像是吃了什么药一样,比平常更是威猛,下身用金枪不倒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云非卿被干到最后话都说不出来,嗓子哑的不像话,发浪的力气都没了,后半夜几乎都是楚成轩在出力,真是非常努力的向他的师尊靠近。

    云非卿再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已经回了楚成轩的卧室内,全身清爽,想来师兄已为自己清理了身子,他撑起两臂,努力坐起身,愈发感受到了下身的异样,他觉得自己腰酸得很,后穴更是一阵阵的酥麻,好像还有什么东西在里面剧烈菗揷一样。

    哎,都怪师兄,昨晚太激烈了点吧。视线望向了不远处的桌上,发现有一个未闭合的小盒子,挪着身子向下移动,轻轻坐在了桌边的圆椅上,看向盒子里的物件,猛然红了脸。

    原来那盒子里放置的正是昨晚欢爱时被师兄恶趣味留下的两个小瓶子,里面的液体完好,分量十足,而压在下方的,便是昨晚勾的楚成轩兽性大发的红肚兜,肚兜也完好的被垫在了盒子底部,只是上面的用来挂在脖子上的绳子断了,云非卿回忆了会儿,想起来是昨晚快结束时,师兄在他体内边插边射,激动的用大手用力扯断了绳子,然后拿开了挂在胸前一晚上的肚兜扔在一边,大手用力揉捏着乳投,最后彻底释放在了他体内。

    云非卿还在回忆,没有意识到门被推开,突然自己就被抱进了一个宽广温暖的怀里,耳边传来好听的男声:“云儿,醒了?怎么不在床上好好休息?”

    楚成轩拿起云非卿手上的肚兜,轻笑出声:“云儿原来如此喜爱肚兜么?”

    “才不是!你、你干嘛留下这种东西……”小师弟涨红了脸。

    “这是属于我们洞房花烛夜的回忆啊,也是你给我的承诺,一辈子都只属于我楚成轩一个人。”楚成轩边动情说着边抱紧了云非卿,力道大到似要把人揉进身体,从此再也不放开。

    云非卿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转了个身扑向楚成轩宽阔的胸膛,把脸贴在靠近心脏的部位,感受规律有力的心跳,将手按在心口,缓缓开口:“只要它还在跳,我就永远不会离开师兄,我、我一定会陪着你,一起走到生命的尽头!”小师弟后面越说语气越坚定有力,仿佛在证明什么。

    “傻云儿,师兄是不可能会放你离开我身边的,你,想也不要想。”楚成轩轻柔抚摸着师弟的头顶,语气中带着些许强硬却温柔无比。

    二人缠绵地拥抱了许久,最后楚成轩提议去看看师尊,给他奉上一杯茶,也是已将他看做父亲了,云非卿自然没有意见,整束衣着后,二人一块儿走出了房间。

    到了重华每天早晨必到的大殿上,二人恭敬地奉上了茶水,重华笑着饮了一口,眼神落在并肩的小俩口身上,一眼就看出云非卿的站姿不自然,时不时还偷偷揉自己的腰,想必昨晚一定很激烈。

    “轩儿,让云儿去后面的房间看看他师傅吧,你留下,我们师徒聊聊。”

    “好呀,我也正想去看看师傅呢!师尊和师兄好好聊吧,云儿告退啦!”云非卿略有点小兴奋,十分活泼地往后院冲。

    楚成轩:“……”

    师尊笑着摇了摇了头。

    “轩儿,看样子,已经抓牢了吧,啧啧,瞧你们那黏糊劲儿。”

    “是,云儿已与我约定终生,我们很幸福。”说着还不自觉的微笑起来,脸上洋溢着幸福。

    “不愧是我的徒儿,想要的人,都得牢牢抓住。”重华满脸的得意神色,随后抬了抬眉头,不怀好意地坏笑着问:“那昨晚……啧啧,应当销魂蚀骨吧?唔,不知比起当年我与小青云的洞房花烛夜如何……”

    而在顾青云那边,看着自己曾经天真无邪纯洁无比的徒儿满脸透露着婚后幸福神色,不由得感叹一句:“嫁出去的徒弟,泼出去的水啊……”

    真是的,怎么被那老流氓的徒弟给玷污了呢,我们师徒俩真是好悲伤,被那一对流氓师徒吃死了。

    顾青云拉着云非卿的手,十分严肃的问道:“那小流氓昨晚欺负你了没?欺负了多久?有没有用什么变态的姿势?那个老流氓那么变态,他的徒弟肯定也是一副德行!”

    这,师父,信息量有点大啊……

    “没、没有啦!师兄对我很温柔的啦,怎么可能欺负我……”小师弟有点窘迫。

    “当你师父傻啊?那小流氓怎么可能放过送到嘴边的食物,一定很野蛮粗暴!不行!快给师父检查检查!”

    顾青云十分愤慨!拉开了云非卿的里衣,看到雪白的胸膛前布满的红色印痕,还有颈窝附近留下的吻痕,想想都知道昨晚多激烈啊!

    “为师不想继续看了,还有哪些地方有?”

    “额……都有,一点点吧……”小师弟红了脸,其实自己身上每一处都被师兄啃过,几乎没有一块肉是被放过的,只是,还是含蓄点说吧。

    “果然是禽兽!物以类聚!告诉师父,他每次都会把东西留在你身体里么?!”

    “嗯、嗯……”云非卿小声回应。

    “啊啊啊居然比重华还禽兽!我去废了他!”顾青云愤然起身。

    嘛,其实重华虽然不会每次都射到顾青云的身体里,但是绝对不会浪费在除他之外的任何地方上,就算不射在里面,也会让他吞下肚子啊,射在脸上啊、腹部啊、大腿内侧啊什么的……

    “诶诶诶!师父!”云非卿红着脸想去阻止自己冲动的师父。

    这时门突然被推开,那被当做禽兽的师徒二人组出现在了房内。

    “哟……怎么?我的掌门,这么义愤填膺的模样,是要去除采花大盗?”重华对着顾青云露出放肆的笑容。

    “没错!就是你们这两个禽兽流氓!”顾青云挺直身板,抽出随身佩剑,“唰”的指向了重华二人。

    第二十二章 两对鸳鸯(双cp激h)

    顾青云收手欲直接拳脚交加,却忽然浑身一软,手一松断剑掉落在地,下一刻却直接倒在了重华怀中。

    重华几乎是在顾青云收手的同时向前迈了一小步,伸出双臂接住了顾青云的身子,握住腰拉进自己怀中,一切都像预料之中一样。

    果然,重华嘴角勾出一个弧度,轻声自语:“不差分毫,药老果然宝刀未老。”

    顾青云虚弱蜷缩在重华怀中,皱着好看的眉目,无力捶着搂着自己的这个恶趣味的男人的胸膛,愤愤出声:“你……混蛋,什么时候……下……药的……”可恶!为什么这么气势汹汹的一句话说出来毫无威慑力,甚至……还有点,自己都觉得恶心的娇媚……

    云非卿对此景震惊无比,看着平时严肃清冷的师父虚弱倒在师尊怀中,眉眼无比勾人心魄,诱人的双唇开开合合,真是不知作何感想。

    不一会儿又见重华弯腰将怀中人一个打横抱起,脚下生风直直走向了屏风后,只留下一句“自便”。

    厅中只剩云、楚二人,那屏风并无书画纹饰,于是就相当于一层薄薄的屏障,可透性很强,二人甚至可以看到其上朦胧的身影,依稀可辩是师尊将人扔在了床铺上,同时可听到那声床发出的咯吱响声。

    没有一会儿屏风上映出的两道身影便已纠缠在一起,不断传来粗重的喘息声和压抑的魅惑呻吟声,那叫声越大,床榻剧烈摇动的声响也愈发清晰。

    “啊……啊哈……不要,不要了,重华,饶了我吧……嗯哦!不要这么快,太猛了……”顾青云的声音断断续续,听起来痛苦又舒爽。

    “宝贝儿,确定要叫的这么浪?外边,可是有我们的两个徒儿呢……嗯!你好紧!”

    “呀啊!!不要突然全部顶进来啊!”

    “真好,都被你吃进去咬得紧紧的呢。”

    ……

    云非卿面红耳赤,听了好一会儿的活春宫才一下清醒过来,拉住楚成轩就想向外逃,谁知怎么也拉不动人,小师弟疑惑看着自家师兄。

    “云儿,我……好像忍不住了……”

    “什么?!”

    云非卿的手突然被擒住,被强制按在了某个勃发的部位……

    轰!

    云非卿脑子炸开了花,什么啊啊啊!师兄你真是太禽兽了!听师父的墙角居然还能听出感觉啊啊我不认识你啊大侠你哪位啊啊我的师兄才不可能这么银荡啊啊啊!

    事实上这位师兄就是有这么禽兽,他老人家把正在重塑三观的小师弟一把扛在肩上,随后摔在了与屏风相对的另外一边的软榻上,饿狼扑食般压了上去。

    耳边还不断传来师尊和师父愈演愈烈的浪荡叫声,自己却也被师兄压在了身下无法动弹。

    楚成轩撕开师弟的里衣和亵裤,一手揉搓着胸前的粉红凸起,另一只手握住了师弟的小东西,灵巧的双手同时玩弄着身子的敏感处,双重刺激让小师弟很快便沉沦欲海无法自拔,没一会儿便尖叫着释放出了。

    楚成轩翻了个身,坐起来半靠在墙边,把人拉进怀里,一手勾住后脑勺欺压上两瓣粉红唇瓣,重重吸吮着,不断变换角度品尝甜美的滋味,舌头伸进去扫过每一处后便勾上小巧的粉舌,狠狠纠缠着像是要把人一口吞下去。另一只手扶稳师弟的细腰,对准入口后,拉住师弟的手强制按在高昂耸起的巨物上,低声道:“乖,云儿,自己握住它,然后用你的小穴,全部吃下去!”

    云非卿不断低喘着,感受手中巨根传来的灼人热度,咽了咽口水,一路沿着

章节目录

面瘫腹黑师兄的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肉食动物不吃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肉食动物不吃草并收藏面瘫腹黑师兄的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