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烈的摆动腰身,飞速在内壁里驰骋侵略着。

    “哦……好粗好大啊……顶到了,嗯,就是那里,再用力干我啊……”

    顾青云的身子剧烈摇晃着,两腿间的嫩穴里一支粗硕无比的巨棒高频率的进出着,床单被两人的汗液和淫液浸湿。

    正面体位菗揷了近半个时辰后,重华就着身体相连的姿势,将顾青云一个翻身,粗壮肉根在紧致肉壁生生摩擦了一整圈,爽的顾青云穴口更紧,简直要夹断了那肉木奉。

    重华捞起顾青云的窄腰,双手固定住,跪在他两腿之上,健腰狠命向前一撞,直击肉穴深处的凸起,那瞬间肉壁收紧,死死咬着肉木奉,内壁上的媚肉像无数双小手一般按摩着茎身。

    重华闷哼一声,使劲肏开媚肉的束缚,次次撞击最骚的那点。

    背后式又进入了半个时辰后,重华拉起精疲力尽的顾青云坐进自己怀里,自己背靠着墙壁,竖起的狰狞紫红色巨物青筋暴露,抬起顾青云的腰臀,重重的对准按压了下去。

    “啊啊啊……我不行了啊啊啊!我又被你操射了啊啊啊呜呜呜……”无比刺激的贯穿让这个一向冷淡理智的青云派掌门哭喊着射出了不知是第几次的白浊。

    重华重重向上顶撞,那根巨物始终不见消停。

    第十九章 威猛的师尊(h)

    楚成轩旁观了许久师傅们的活春宫,期间十分认真的学习了不少师尊的菗揷技巧,并且深深的认识到了前戏的重要性,之前他与师弟的茭欢虽然激烈火热,却很少照顾到师弟的感受,自己怎么爽怎么来,前戏也是草草了事。

    如今看到师尊在进入前对掌门的爱抚和挑逗,而掌门也是爽的淫叫不断,更觉受益匪浅,感叹一句“姜还是老的辣”。

    重华一边挺胯顶撞,一边默默使出了门派心法“心意相通”与楚成轩通感。

    楚成轩接受了讯号后,听到了师尊的低沉声音:“轩儿,可有自己的感悟?”

    “是,师尊威猛,徒儿甘拜下风。”

    “嗯唔……小青云真是紧,云儿想来也不差,这么好的资源,我们师徒俩当然要好好享用,不过不可耽于自己享乐。”

    “是,徒儿谨遵师尊教诲。”

    “好,本尊再教你一招,好好学着。”

    重华抱紧顾青云的腰部,将人重重向自己的胯部按压,然后就着这个姿势生生将人转了个身摆成了被对自己坐在怀中的体位,粗壮硬根摩挲红肿内壁整整一圈。

    顾青云仰起头长大了嘴却喊不出任何话语,被刺激到失声的淫态让楚成轩眼冒绿光,想着回去一定也要欣赏到师弟如此的勾人媚态。

    顾青云的肉木奉抖了抖,即将喷发,却在此时被一只大手掐住了马眼,另一只手上下套弄着柱身,指尖轻轻刮挠茎身上的青筋。

    顾青云痛苦的嘶吼一声,断断续续出声:“重……重华,快,松开,不要这样玩我……求,求你了……我受不住了……”

    “宝贝儿,你知道为夫想听什么的。”重华舔舐身下人的耳垂,声音暧昧诱惑。

    “唔……嗯……相公,我是你的,永远只给你一个人这样玩,你……你是我唯一的男人……”

    “嗯……还有呢?”

    “呜呜呜……受不了了,重华你这个老流氓!快把老子操射啊啊啊啊啊!”顾青云受不住的大叫。

    重华突然松开两手,在顾青云尖叫着释放的时候又掐紧他的窄腰,下身猛的向上狂操猛干,贯穿的力道让顾青云有种下一刻就要被他活活肏死的感觉。

    顾青云畅快舒爽的射出之后,重华抽出肉根,嗬!那巨物依旧一柱擎天,坚硬如铁。

    顾青云低喘了一会儿,从高潮中解脱出来,转身看了看他的下体,接着满脸潮红的凑近,抓住那根大肉木奉,拼命吸吮着大亀头,双手揉搓茎身。

    重华眼神一暗,闷哼一声将白浊全数注入顾青云的口腔中。

    重华抽出依旧半硬的肉木奉,捧起顾青云的脸,眼睛眨也不眨,目睹着他将自己的东西一点点吞入腹中,然后擒住他的红润唇瓣,温柔的与之交换了一个缠绵的舌吻,然后将肉根顶在顾青云的腹部,数十下的戳弄后,最后一次喷射在了他的身体上。

    一切都平静下来,重华温柔的清理了爱人的身体,然后将他放平在床中央,轻轻盖上了薄被,最后在他额头上印下了一个充满爱意的吻。

    第二十章 雷火炼殿(红肚兜play)

    这不,云非卿躺在院中的摇椅上,一手捏起刚摘的葡萄,一边张嘴接受师兄亲手剥的瓜子仁,好不自在。

    最让云非卿通体舒畅,心情大好的,莫不是这几天在床第间楚成轩的变化,以往都是他被干的死去活来,那厮还各种喜欢颜射啊体射啊内射啊让自己说骚话取悦他啊之类的,完事儿还得修养好些时间。而这几天,楚成轩一次都没有真正进入过他的身体,每个晚上都把他服侍的神清气爽,自己最多帮他舔舔,而且他也会自觉在喷发前抽出肉木奉,不过大多是射在自己的双腿间,因为这货习惯了用米青.液当润滑液……

    这天夜晚,云非卿被楚成轩带到了西门的一座金殿前,这座铜铸鎏金的金殿说来可有来头,世人都知青云派有一座金殿有“雷火炼殿”的奇观,乃是在雷雨天时,金殿四周电光闪烁,火球翻滚,景象绚丽万千,而每次雷击过后金殿不仅分毫未损,而且灿然如新。

    云非卿还在想为何师兄要带自己到此处来,下一刻便一阵电闪雷鸣,天空轰隆作响,抬头一看,一道划破黑夜的闪电直击金殿,不一会儿整座金殿便被电光围绕,发出的亮光无比闪烁刺眼。

    二人退后几尺,只见一个巨大的火球在大殿周围翻滚,火光照亮了黑夜。此景不过持续了一炷香的时间,最后一场大雨袭来,整个金殿又归于平静。

    云非卿定了定神,疑惑地开口问身旁人:“师兄,你带我来看这个干嘛?此景确实难得一遇,此番也是我第一次见,只是……”

    “云儿,跟师兄进去看看。”楚成轩面无表情,拉起了云非卿的手。

    “诶诶?进去干嘛?”

    “进去就知道了。”云非卿并没发现师兄眼中一闪而过的柔情。

    二人推开被雷电洗礼过的崭新大门,楚成轩先进入了殿内,让他在门口等着。

    云非卿满心疑惑,却还是听了师兄的话,不过没等很久,室内突然亮起,整个大殿被红烛的柔光照亮,一瞬间云非卿睁大了眼眸,注视着殿内的一切。

    只见大殿被一片大红色占领,大红的喜字贴在大殿中央,红色的锦缎装饰了殿内每一处,摇曳的烛光平添了一份温情气氛。

    云非卿看着身着大红喜服的楚成轩缓步朝他走来,身姿挺拔,英气逼人,说不出来的英俊迷人。

    他看到那个英俊的男子轻启薄唇,听到了他的温柔声音:“云儿,今夜以雷火炼化过的崭新金殿为新房,我们成亲可好?同时我在此立下誓言,今生永不负你,否则当如今夜的大殿,被雷火赤炼。”

    “虽然有些委屈你,但是你若接受,便披上这件嫁衣可好?”一件大红嫁衣正躺在楚成轩的手中,鲜艳的颜色与他身上喜服俨然绝配。

    云非卿终于回了神,此时楚成轩已把他带到了屏风后,轻声开口:“师兄在外面等你。”

    楚成轩走出了屏风,在外面有些忧虑的等待。今夜的安排是和师尊商量过决定的,他自己也不能确认自己的小师弟能否接受自己如此突然的决定。

    然而他并没有等很久,屏风内走出一个身影,楚成轩几乎在看清他的装束后便失了呼吸。

    他看到他的小师弟全身赤条条的,只是将那件如火的的大红嫁衣披在了身上,白皙滑嫩的胴体在红色的装点下更加诱人,而让楚成轩真正心跳漏了一拍的是,在嫁衣内,云非卿竟然还挂了一条红色肚兜在雪白的颈上,堪堪遮住了胸前景色。

    云非卿抬起小脸,无措又有些羞赧,轻启朱唇问道:“师兄,这样可好?”

    下一刻,他的身子便被凌空抱起,瞬间被转移到了同样被红色装点的大床上。楚成轩虚压在他的身子上,眼睛只盯着云非卿的胸前美景,云非卿被看的身子都泛红了,刚想开口便听到了楚成轩喑哑的声音:“云儿,今晚,不可能放过你了。”

    楚成轩猛然起身扯开自己的喜服,三两下便除去了全身衣物,大手隔着肚兜在云非卿胸前不停大力揉弄。

    “呀啊……师兄,别,别啊……嗯唔!”楚成轩俯身吻住那两瓣唇,“还叫师兄?”

    “嗯啊,哦~是夫君,夫君……呀啊!”云非卿突然拔高了音量,因为楚成轩把他的头埋进了肚兜内,一边吸吮粉嫩的两颗,下边大手不住套弄他的小东西,最后用力箍弄了一下狠的。

    云非卿张口淫叫着泄身,却感觉到自己的肉木奉被一个什么东西套住了,他一股脑射完之后,往下一看,发现原来自己的米青.液都射在了一个透明小瓶内。

    “这是新婚之夜云儿第一次留下的东西,为夫当然要好好保存起来。”楚成轩笑着解释。

    云非卿俊脸一红,又感觉到后穴被一个东西抵住了。这次楚成轩倒是及时解释了:“这个瓶子外涂满了助兴药,先下为夫将它瓶口向前捅进云儿的穴里,待我挑弄一番云儿的身子后,这瓶内便可灌满云儿的骚水淫液了。”

    “哈啊……啊?!这种东西,怎、怎么也要留着,好羞耻,不行,太银荡了。”

    “云儿本就天性银荡啊,为夫不过想留住这份美好回忆罢了。”

    楚成轩饿狼扑食般啃咬舔舐着云非卿的锁骨与身体,把他的身子弄的化成一滩水,而后取出后穴里的瓶子,果然灌满了半透明的霪水。

    云非卿望着灌满自己骚水的小瓶,羞耻的低吟了一声,同时觉得穴内痒的很,不断收紧穴口。

    楚成轩将两个小瓶都放置好后,迫不及待拉开了师弟两条长腿,巨物狠狠贯穿了他的身子,而后决绝的全根抽出。

    浑身骚浪难耐的云非卿怎受得了如此挑拨,顿时开口浪叫不断:“呀啊啊啊!相公,相公!快给我,全都进来,骚穴好痒,要大肉木奉进来止痒!”

    “我的骚云儿,你知不知道你穿肚兜的模样有多骚多浪多勾人!为夫今夜简直想把你活活干死在我身下!”

    “那就干死我吧!我受不了了,相公,夫君!师兄!好哥哥~快用大肉木奉干死云儿吧!”

    “嗯哼~!好,今晚为夫干的你怀上为夫的种!”楚成轩压抑着低吼一声,胯下巨根再次冲撞进紧致的嫩穴。

    大红绫罗绸缎上,一个身着火红嫁衣,胸前挂着凌乱肚兜的俊美少年躺在上面,面色一片潮红,下身双腿大张,诱人的嫩穴里一根粗壮的紫红色肉根来回进出,肏的那少年口中不断逸出勾人的淫声浪语,一

章节目录

面瘫腹黑师兄的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肉食动物不吃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肉食动物不吃草并收藏面瘫腹黑师兄的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