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我们要是不注意他们暗中小动作的话,迟早会死在他们手中。所以我对特务机关和宪兵队格外的重视。”老鬼子说道。

    “哇,有师傅在,我信心倍增!”欧阳南眼睛发亮,信心十足道。

    “不要得意忘形。”老鬼子撇嘴笑道。

    “嘿嘿,我们和松良斗,最好能把他弄嗝屁了才好,说不定我去做机关长了。”欧阳南调侃道。

    “呵呵,你小子野心不小。机关长叫你做都不能做,否则不出半天就会露馅嗝屁了。不过你说和他斗倒是很刺激。”老鬼子摸着下巴,琢磨道。

    “有师父您在,松良肯定不是对手。”欧阳南眯眼谄媚笑说。

    “呵呵,我可头一次听到你会捧人了。”老鬼子挑眉裂嘴笑道。

    “师父,我说的是真心话。嘿嘿,要不我们玩玩救人的游戏。”欧阳南眯眼笑道。

    “救人倒行,可我不想救国国那些败类特务,要救地下党还行。”老鬼子斜眼说道。

    “为什么?只要抗日都成。”欧阳南眨眼道。

    “你怎么好了伤疤忘了痛?国国那些人差点要了我宝贝徒儿的命,你说我能不恨他们吗。”老鬼子勾嘴说道。

    “师父……。”欧阳南心中暖流涌动,差点感动掉泪。

    “徒儿,你当初选择去延安这条路非常正确,要继续走下去。”老鬼子颇有深意说道。

    “师父,我怀疑你是不是日本地下党?”欧阳南眯眼笑道。

    “屁呀,我对什么党没兴趣,可是这里的共共却叫我有些佩服。”老鬼子沉声道。

    “师父,凡是真心抗日的人士我们都要救,这行了吧?”欧阳南望着他说道。

    “那就听你的。不过,你要想实施这个计划,你就不能再装伤员了,要去联队报到了。”老鬼子思索道。

    “好吧。”欧阳南想了想,眼中露出坚毅目光,毅然点头道。

    “很好,你今天已经脱变了,眼神变得刚毅深沉了。再说练了这么长时间了,也应该有所作为了。”老鬼子望着他严肃说道。

    “嗯。”欧阳南也感觉到自己可能真的脱变了,特别是今天面对黑帮的蛮横,让他深受触动,似乎知道了懦弱永远是失败者的根源,狭路相逢勇者胜。

    ……

    第二天早晨,欧阳南身穿崭新的日本少佐军服,跨着王八盒子,佩戴战刀,信心十足站在了联队长小野太郎大佐面前。

    “大佐阁下,佐藤贤良少佐伤好归队。”欧阳南立正敬礼道。

    “很好!”小野太郎大佐走出办公桌来到他的面前,双手拍着他的双肩,高兴道:“同意归队,根据你的卓越表现,军部已经晋升你为中左,统领联队的情报工作。”

    “哈伊!”

    欧阳南有些吃惊,但他早有思想准备,啪一个立正敬礼,说道:“感谢军部和联队长的栽培。”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这马屁可说到点子上了。

    小野太郎大佐十分满意他的表现,高兴说道:“不要拘束。佐藤君,我们坐下谈吧。”

    “哈伊!”

    两人坐在沙发上,小野太郎大佐望着他说道:“你归队太好了,有件事我正发愁呢。”

    “请大佐指示。”欧阳南说道。

    “是这样,松良机关长给军部报告上说,华北地方日本浪人很多,以前我们需要他们扰乱国民政府的经济。可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这里已经是我们帝国管辖的地方,不能允许这些浪人胡来。”小野太郎大佐沉声道。

    “哦?是这样。”欧阳南微微一愣,没想到日本鬼子现在也知道这些浪人是个麻烦了,思索道。

    “是的,我们要规范他们,可是这种难度可想而知。所以军部要求我们配合松良机关长行动。我想这个任务由你来完成最好。”小野太郎大佐微笑道。

    “哈依!”

    欧阳南倏地站起答道。他知道在这种情况下不能有任何犹豫的成分,何况借此机会可以多宰几个在中国横行霸道的日本浪人。

    “很好,坐下说吧。”小野太郎大佐十分高兴,接着摆手道:“我知道这很难,面对的是我们的同胞,可是帝国的利益要放在首位。”

    “属下明白。”欧阳南说道。

    “很好。”小野太郎大佐轻轻叹口气:“我们这不是卸磨杀驴,而是要规范他们,否则帝国在这里的利益将受到极大的损害。要想帝国的利益不受损害,那么这些浪人的利益就会受到限制。司令官阁下就此事还特别交代过,要你格外注意,他们不会甘心利益受损。“

    “请大佐阁下放心,并请转告司令官阁下,我知道怎么做,任何人也不能损害我们帝国的利益。”欧阳南慷慨激昂说道。暗想,这下可以放开手脚宰几个浪人了,心里大呼过瘾。

    “很好!我没有看错你,有什么为难的事来找我。”小野太郎大佐很高兴拍了他一下,赞赏道。

    “哈伊!”欧阳南敬礼道。

    欧阳南在参谋长旱田大佐的带领下来到联队情报部门所在的独立小楼,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联队情报部门很庞大,光手下人员就将近一个营之多,这里不但有电台监听,还有像特高课这样的情报部门,都在为保卫那个华北方面军司令部在忙碌着。

    从这点可以看出,这个联队非同寻常。

    当参谋长旱田大佐正式宣布这里将有佐藤中佐接管时,欧阳南正式成为这个畸形的特务情报机关的负责人。

    老鬼子和欧阳南随即带领一小队鬼子开着大卡车包围了东交民巷北平青帮大佬张清适住在。

    东交民巷,旧时因这里是漕运地,所以原称东江米巷,由于当时这条胡同有元代控制漕运米粮进京的税务所和海关,因而成为南粮北运的咽喉要地,也是青帮的发源地。

    果然和老鬼子预料的那样,青帮大佬张清带着几个手下闻风而逃,连夜逃往上海。在他们来到之前,家里的人早就逃得一干二净,没人在这里等死。

    为了体现佐藤的残暴,欧阳南下令把青帮大佬张清家给抄了,值钱拿走,不值钱的都留给了附近百姓。

    “巴嘎!巴嘎!”

    “死胖子你给我滚出来!”

    没有找到那个胖子,欧阳南对此耿耿于怀,站在院子中间,手触战刀,大骂巴嘎!

    当他们撤离后,附近的百姓蜂拥而至,连门板都给拆走了,关键是这附近的人都恨死了这个不是人的老东西,趁机祸害他。

    这件事在北平黑帮中震动极大,都知道青帮大佬张清得罪了残暴的佐藤中佐才遭到了厄运。也有人私下说这件事不怨小日本,当初那个小日本还给他道歉,可是这帮人不依不饶,这才惹恼了这个恶魔,直接把他们家给拆了。

    当特务机关长松良听说这件事后,直嘬牙花,幸亏他早有预见,让老家伙跑路去了上海,否则那个老家伙非得被佐藤给活劈了不可。

    不过他倒对佐藤的做法大加赞赏,这样做极大震慑了北平黑帮,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

    原先他对佐藤还有点朦胧的怀疑彻底打消了。

    老鬼子也随着水涨船高,几乎成了情报部门的二号人物,耀武扬威没人敢惹。

    当天晚上,别墅的书房内,师徒两人正在商讨对策。

    “你今天表现的很精彩,继续保持下去。演戏就要像演员那样演得逼真,打好了基础,我们才能放开手脚去做我们想要做的事。如果开始就受到怀疑,那可就麻烦了。”老鬼子满意点头道。

    “都是师父教导的好。”欧阳南眯眼笑道。

    “哈哈,头一次面对,难免有些紧张,慢慢就会适应,经验也会逐渐丰富起来。放心吧,为师心中有数,决不会拿你的小命当儿戏。”老鬼子被他捧得十分高兴,感到实践训练没有白费,当他面对时,起码镇静如常。

    “我们破坏了文化特务的好事,我实在高兴的很。”欧阳南咧嘴笑道。

    “哈哈,你今天站在院子中大骂巴嘎,演得太像了,真带劲!”老鬼子赞扬道。

    “嘿嘿……。”欧阳南知道,当时他并没演戏,而是真实的体现。

    “还有件事我要告诉你,我今天做了秘密调查,你的那个女同学钟玲是军统秘密特工,他们也在盯着原田介夫。我想国民政府已经注意到了这件事,我想这是好事,我们两的力量微不足道,有些事无能为力。但是有他们插手的话,就不一样了,会事半功倍。”老鬼子低声说道。

    “哦?师父,你也太神了吧?连这种事你都能调查出来?”欧阳南有些不可思议道。

    “嘿嘿,你不要忘了你师父我可是江洋大盗,什么秘密能瞒得了我。”老鬼子自傲说道。

    “师父,你是怎么知道的?说一说让我也涨涨经验。”欧阳南大为感兴趣道。

    “其实也不难。你想过没有你的同学为什么会出现在万国饭店。就是这个原因我猜到个大概,但是还需要确定他们的真实身份,于是我就潜入他们那里偷听到了。嘿嘿。”老鬼子挑眉笑道。

    “啊?大白天潜入?”欧阳南惊讶道。

章节目录

抗日狼穴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雨田老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田老仙并收藏抗日狼穴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