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7年7月7日。

    北平的夏天还像以往那样的炎热,但却被笼罩在战争的阴云中。

    西南方向卢沟桥附近,枪声大作,炮声隆隆,硝烟和火焰升腾而起,向着高空飘窜,淡薄的空气,被灼烧的不停波动变形。

    天地因之变色!

    日本帝国主义憾然发动了全面的侵华战争,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卢沟桥事变!。

    中国守军第29军奋勇抵抗!

    在硝烟弥漫中,枪声不断述说着中华民族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从而掀开了中国全面抗日战争的序幕。

    29日,中国守军奉命撤离北平。

    北平沦陷。

    8月7日,日军自西南方向进占北平。

    ……

    燕京大学男生宿舍内,欧阳南正在整理行装。

    同学李丰急匆匆走了进来,催促道:“欧阳,你还磨蹭什么,我们就等你了。”

    欧阳南飞快整理好,提起箱子说道:“现在就走。”

    李丰满意道:“这还差不多,我们要赶在鬼子进占北平前离开这里。”

    欧阳南点了点头,说道:“明白。”

    两人快速走出了宿舍和等在这里的几个同学立即朝校外走去。

    出了校门,李丰扫视下四周,然后压低声音说道:“同学们,我们要抓紧时间赶到联络点,那里将有人带我们去延安。”

    欧阳南输出口气,自言自语道:“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延安可是我心中的圣地。”

    李丰靠近他低声嘱咐道:“欧阳,现在情况非常复杂,不要随意透露出我们的意图。”

    欧阳南不好意思道:“明白。刚才是有感而发。”

    李丰挤眼笑道:“到时可有你施展才华的空间了。”

    欧阳南想了想,小声说道:“我可什么都没想,只想打鬼子。”

    李丰拍了他一下肩膀,说道:“英雄所见略同。”

    七位同学匆忙穿过几条街,朝秘密联络点方向进发。

    让他们谁也没想到的是,自从他们离开校门,他们身后就辆神秘的黄包车在远远的跟着他们,车篷内坐着个头戴学生帽的学生,帽檐压得很低,露出两只眼睛像毒蛇般紧紧跟着匆匆走在前面的七位学生。

    当他确定欧阳南他们确实是朝联络点方向去的时候,嘴角抹出了一丝阴森的冷笑,然后让黄包车拐进旁边的胡同快速穿越到欧阳南他们前头,提前几分钟闪进了联络点旁边的房子。

    “陈队长,他们来了。”戴学生帽人进到房间就低声说道。

    “你确定他们是奔这里来的?”陈队长询问道。

    “我确定。”戴学生帽人肯定道。

    “很好!大家准备,目前联络点已经被我们控制,只要他们走进联络点我们就内外夹击捉住他们。大家准备吧。”陈队长摆手低声说道。

    “是!”

    十几个黑衣人答道。

    正在这时,有个黑衣人匆匆走了进来,对陈队长说道:“组长命令,日本人已经进城,让我们就地解决,还可能嫁祸给日本人。然后让大家按计划分散隐蔽等待新的指示。”

    陈队长闻听后,低声说道:“大家检查枪械,在他们靠近联络点时,我们冲出去解决掉他们。”

    “是!”

    十几个人答道,接着传来了手枪子弹上膛的声音。

    “陈队长,那我……?”戴学生帽人问道。

    “你不能暴露,这里很安全,就留在这里。”陈队长嘱咐道。

    “明白。”戴学生帽人点头道。

    “你要记住,日本人已经进城了,不管外面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露面。”陈队长又叮嘱道。

    “遵命。”戴学生帽人答道。

    “很好,这次你为党国立下大功,我会向上峰禀报。”陈队长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勉励道。

    “为党国效劳万死不辞。”戴学生帽人挺胸说道。

    “很好,我们出去后,你就留在这里,等解除戒严后你再离开这里。”陈队长想了想,又嘱咐道。

    “谢谢队长。”戴学生帽人感激道。

    “队长,那几个学生到了。”有个黑衣人低声说道。

    “我们走!”

    陈队长眼中射出了冷酷目光,仿佛是只嗜血的恶狼,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微偃的野草中,时刻等着一击必杀的时机。

    ……

    当欧阳南他们接近秘密联络点时,突然,同时从秘密联络和旁边房子内冲出十多个黑衣人,举枪对准了他们。

    “啊?”

    同学们顿时被这突然发生的情况惊呆了,还没来及做出任何反应,枪声就响了!

    “啪、啪……。”

    欧阳南看到身旁李丰首先中弹倒了下去,下意识后退靠在了胡同墙上。

    忽然间,他看到有个黑衣人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自己的脑袋,接着看到枪口冒出了白烟。

    “啪!”

    枪声响起,欧阳南睁圆的双眼里充满了不甘与绝望的情绪,下意识歪了下头,子弹划过左头皮飞过,顿时开了个大口子,鲜血喷洒而出!

    子弹巨大的冲击力,犹如重锤击打在欧阳南的脑袋上,轰一声,两眼一黑,瞬间失去了知觉。

    有个黑衣人说道:“队长,都解决了。”

    陈队长摆手说道:“我们不能暴露身份,赶紧离开这里,按计划分散隐蔽。”

    “是!”

    十几个黑衣人立即转身飞速离开了这里。

    ……

    ……

    “轰隆隆~!”

    日军坦克和装甲车发出了巨大响声,沿着林荫道轰鸣着开过滚烫的沥青路面,开进了北平城内,这些土褐色的现代钢铁沿着红色宫墙排列。

    “隆~!”

    一架日本飞机飞得很低,发出刺耳的隆隆的声,几乎贴着北平屋顶,向紫禁城方向飞去,瞬间从宫殿屋檐飞过,撒下一片五颜六色的传单:“东亚各国人民,和平共荣……”传单飘落在金黄色的琉璃瓦屋顶上及大街小巷,但却无人问津。只有几个胆大的小孩在捡这些传单,准备留着擦屁股用。

    在日军进占北平队伍的中,有一辆满是灰尘的中型吉普车,缓缓跟随日军开进了北平。

    开车的是一个老鬼子,大约五十多岁,方脸上满是胡须,眼睛不大却很有神。他歪戴着那顶富有特色的日本军帽,显得有些滑稽,从军衔上来看是个曹长。

    老鬼子开车慢慢跟随大部队向前驶去,望着这些夹道欢迎的侨民,神情很冷漠淡然,甚至隐隐有些不屑。

    这种场面让他很不满,很不喜欢,于是很不悦。

    “巴嘎!人都快死了,还欢迎个屁呀!”

    老鬼子眼神中满是蔑视的目光,嘴里骂骂咧咧道。然后晃动几下头,脖子发出了嘎巴的响声,接着转头向车后望去,嘴角逸出十分得意的线条。

    车后座上躺着一个年轻的日本少佐,脑袋被绷带缠得像猪头一般,双眼紧闭,看样子伤的不轻,已然处在昏迷之中。

    老鬼子先前的反应很奇怪,没人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跟在日军队伍伍行驶了一段后,老鬼子实在不堪忍受这种比牛车还慢的速度,心中烦躁,猛地方向盘一打,向左面的胡同拐了进去,同时踏下油门,汽车开始加速行驶。

    老鬼子驾驶中型吉普车快速驶过了胡同,拐进了另一条较大的胡同。

    此刻的北平,街面上空无一人,老百姓都躲在家里琢磨着同一件事,北平就这么完了?被日本鬼子给占了,我们怎么一夜之间就变成了亡国奴,实在有些想不开。

    老鬼子开着中型吉普车,走街穿巷,畅通无阻,颇有得意洋洋的神态。

    忽然,他发现前方空无一人的胡同内躺着几个血肉模糊的人。不由眉头微皱,神情变得凝重起来,顿时把车减速下来。

    当他慢速经过躺在血泊中几个人的身旁时,心中大概猜测出发生了什么事,不由眉头紧锁,暗暗叹了口气。

    “这他娘的是什么事呀!下手如此狠辣,真是冷血到了极点。”

    老鬼子咒骂着皱了皱眉头,不再理会血泊中的几个人。

    刚想加速前行,突然他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眉头下意识抽了抽。紧紧盯着靠在靠墙坐在地上,满头是血,眼睛紧闭的欧阳南。

    “我的娘呀,这小子怎么长的这么像?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老鬼子瞪大了不可思议的眼睛,在惊讶中紧忙把车停在了欧阳南身旁。

    ……

    隐藏在联络点旁边房子里的戴学生帽人通过窗户猛然看到了日本兵开着车驶进了这个胡同,顿时吓得面如死灰,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他哪里见过真正的鬼子兵,转身坐在地上背靠在窗户下墙壁喘着粗气,不由自主的发抖着。

    忽然他听到好像日本兵的车停了下来,被好奇心驱使,下意识颤颤巍巍转过身,慢慢探头从窗户朝外望去。

    他看到日本兵汽车停在了那几个死去学生的前方,从他这个角度只能看到汽车后面,但是躺在地上几个学生却能看得很清晰。

    他不知道日本兵为什么对这几个死了学生感兴趣。

    突然,他看到日本兵从车上挑了下来,好像还朝他这个方向扫了一眼,顿时吓得心砰砰直跳,急忙把头缩了回去。

章节目录

抗日狼穴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雨田老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田老仙并收藏抗日狼穴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