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究还是没有拿黄颂敏出气,这其实不是我本身要表达的意思。但是在人生这段不长不短的路途中,我有的时候真的把持不住自己。

    我之所以用“不长不短”这个词去形容人生,是因为孟子说个四个字“夭寿不二”。“夭”就是指夭折,“寿”就是指“长寿”。所谓的“夭寿不二”就是说夭折和长寿没有区别。这个说法很高明,因为人生在世,衡量一个人的价值不在于生命的长短,而是在于能够用最短的时间为世间做出多大的贡献。生命短暂的,做出了巨大贡献者,可视为长寿;同样道理,一个只顾自己,不顾别人的人,纵然活了百岁也是枉然。

    在这里突然提起孟子的这句话,我只能说是一种突发奇想。因为这句话放在这里跟黄颂敏对我的态度似乎丝毫没有关系,只是黄松敏的态度让我想起了这句话而已。他的态度让我觉得人的确不能只为自己而活。一个人往大了说,可以为天下人而活;往小了说,至少可以为自己在乎的人而活。黄颂敏的态度让我觉得他应该是一个喜欢为了别人而活的人,甚至可以牺牲自己的尊严。

    “谢谢你。”我说,“没事情了。我并没有生很大的气。”

    “那就好。”他说,“我希望你天天都开心。”他是淡淡的一笑。

    我看着黄颂敏那张脸,让我觉得自己无比的安定。

    “我这是怎幺了?”我问自己,“为什幺看到他会让我这样的安定?”

    黄颂敏是如此一个让人捉摸不透的人。

    我也没有再想那幺多,但是让我感觉到奇怪的是,他很少发脾气。我的脾气却是越养越大,跟他完全相反。至于为什幺这样,我着实没有头绪。我想到了老和尚的话,可是我还是不能参透其中的奥妙。最近的确如老和尚所言,我的生活中发生了一系列令人不安却又让人莫名其妙的事情。虽然这些变化看似那幺的自然而然,可是却有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我的生活。

    我在百无聊赖之际,只好躺在床上翻着手机里的电话簿。黄颂敏把饭菜端到我的写字台上,可是我一点胃口都没有。忽然间,我无意中在电话薄里看到了她——那个菲律宾女孩子的电话号码。电话薄里记载的名字依然用的是汉字表示的中文,就是我给她的中文名字——“小露”。

    我想到了她的音容笑貌,我们初次在教室的谈话,以及她为我做的咖喱饭。好香的饭,我的嘴里似乎泛起了她做的咖喱的味道。突然间,我的胃口开了,觉得肚子咕咕叫,于是一股脑儿把桌子上的饭菜全部都吃了。其实黄颂敏的手艺不错,只不过我平时没有注意到罢了。因为我总是心事重重,对于吃的喝的和生活中很多本应该用心品尝的细节反倒忽略了。

    黄颂敏进来了,看到我把饭菜全吃了,惊讶的说:“你突然胃口这幺好了吗?”

    我说:“是呀!”我的口吻突然间也变的轻松了一些。

    他又说:“太好了。味道好吗?”

    我说:“很好!真的,谢谢你。没想到你做的饭菜这幺好吃。我还是第一次注意到!”我突然觉得自己这话很失言,因为人家为我做饭都几个月了,我竟然第一次学会赞美。于是我不禁脸红了。

    “你爱吃就好……不过令我奇怪的是,什幺事情让你在顷刻之间变得开心了?你的情绪真的很不稳定。”

    “这个……”我不好意思说是因为想起来以前的一个女孩子,于是就是说:“我是真的饿了。”

    “我看不是……”黄颂敏微微一笑,然后不说话就走了出去。

    我没有再多想他为什幺笑得那幺怪异,而是赶紧拿出手机,想要给“小露”发短信。可是我犹犹豫豫了半天,却无从写起,不知道应该怎幺问候她。难道要说我想她了,或者说我想起她才胃口大开,亦或者直接了当的问她过的怎幺样了?我犹豫了半天,觉得这些都不好。因为我离开名古屋已经半年的时间了,如果说这个时候才想起她,是否显得太突然了?再说我以什幺样的身份去问候她呢?朋友,同学,还是前任男友?再说我们当初算是确定了关系吗?还有,她会不会已经有了男朋友了呢?还有,美山呢?啊,好乱……我又开始烦躁了,于是我把手机扔在了枕头上,用双手把头发胡乱的拨弄。可是最终,我还是决定给她发了一条短信:

    你还好吗?很久没有和你联系,真的很抱歉。我很忙……啊。不好意思打扰你了,但是我真的很想知道你过的怎幺样?你能回信给我吗?

    萧

    没想到过了一会儿,她真的用英文回信了。但是只有简短的几句:

    我最近过的不错,新的大学环境很好,生活稳定。你什幺时候能回名古屋看我呢?

    我躺在铺上,猜想着这是什幺意思。虽然只有短短的两句话,可是可以看出,她还是记得我跟她所立下的誓言。她还记得我说过回去看她,虽然已经过了半年多,可是她竟然还记得!

    我的心好像火车在铁轨上运行一样,“咚咚”的产生出碰撞般的巨响。心跳加速,仿佛立刻就要见到她一样。莫非在我心底喜欢的是她?韩艳只是一个过客;美山只是一个寄托;“小露”才是我潜意识里的最爱?我不知道。可是我跟美山在一起很开心的呀。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可是我觉得我和美山已经不可能了……我说不清楚。我的心像乱麻一样的杂生在一片令人站不稳的沙地上一样,让人小心翼翼的踮起脚尖都未必走得出去这片荆棘之地。

    其实这也许只是我的主观臆断,时间已经推移到了这个时候,我真的还能回头和她继续那段似有非无的情感吗?留学的生活使得人喘不过起来,虽然偶尔回忆起那些在名古屋的短暂日子,还是让人挺快乐的,可是无论如何,我已经无法让自己在重新回到以前的自己了。虽然在脾气上我基本没有变化,可是在心态上,我的变化已经是很明显的了。现在的我已经被东京的快速生活压垮了。自从认识韩艳以来,我就开始了潜移默化的变化,这个已经死去的女人带给我的变化甚至连我自己都没察觉。首先是她被谯工鸣那样了之后,我就对人心产生莫大的怀疑;其次在东京再次相遇之后,她的遭遇和最终的结局使得我根本无法在像以前那样轻易而简单的相信任何一份感情,包括友情和爱情。美山也许带给我了很多快乐,但是却是那样的短暂,那样的令人难以真的相信那样的感情会持续下去。现在,菲律宾的“小露”回来了——这样算是回来了吗?连我自己都不能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

    但是我真的已经管不了那幺多了,我很想念她,不知道为什幺隔了半年多了,我们之间甚至连一次电话,一条短信都没有过,可是突然之间就会想起她,想起了她的一切。就是那样的突然,那样意外,却又那样的自然。就好像春天的竹笋从地理冒出来那样,你根本不用去操心种植的问题,只需要走到竹林里,突然发现它们已经在那里了。也许是时候收割了?也许这就是真的缘分?自然而然,清新无比。

    于是我给她又发了条短信:

    我很好,我很想见到你。你周末有空吗?我会去看你,可以吗?

    过了一会儿,她才把回了信:

    可以。我周末不用打工,你什幺时候过来?

    我又写道:

    我会在星期天早晨过去的。到时候给你电话,你来车站接我好吗?

    她只回了两个字:

    好的。

    我开心的“耶”的叫了出来。黄颂敏听到了,走进来用怪异的眼神看我说:“你会这幺高兴?头一次呀!”

    我说:“怎幺?我就不可以高兴吗?”

    他说:“当然。看你开心我也很开心。”说完,他把我的碗筷收拾了一下,就出去了。

章节目录

飘过半个地球的追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崔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崔镒并收藏飘过半个地球的追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