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颂敏带着朝鲜人的那种随便的个性。他们认为朋友之间是不用有什幺隔阂的,所以一般都比较豪气,至少看起来是这样的。所以他也没经过我的允许,就把我才买的一袋子香蕉全吃完了,一根不剩。

    我心里有点不爽了,倒不是在乎那袋子香蕉,而是觉得这个人太随便了,一点礼貌都没有。

    不知道是老天有眼,还是沈伟在打夜工,反正他没回来。那晚黄颂敏算是好运气,睡在卧室里,不用睡在客厅那潮湿的地板上。

    黄颂敏洗完澡,裹着一块浴巾就出来了。他的确挺结实的,虽然瘦,但是身上的肌肉还是一块块的很明显。也许就像他自己说的,他天生就是干活儿的料,有使不完的力气。这小子洗完澡后,看起来还算是蛮个性的,算不上帅气,但酷酷的单眼皮还是挺让人觉得有几分气质的。外加上那身肌肉,估计要是个女人看到这情景一定会被吸引住的。

    我看他从房间外面走近屋里,于是我也脱了衣服去冲淋浴。

    我刚要进入卫生间的时候,这家伙却从卧室走了出来。然后对我说:“要不,我帮你洗澡吧?”

    “什幺?”我惊讶道。

    “你今天收留我,我都没好好说声谢谢呢!”他也低下头说,“为了表示谢意。我帮你搓搓背。”

    “不用了……”我搞不懂他是什幺意思了。

    “哦……要不我帮你洗衣服吧?你有什幺脏衣服要我帮你洗的吗?”他又问。

    我真的怀疑他是献殷勤还是真的想帮我干活儿,但是真的没什幺可干的。

    于是我说:“随便吧,你想干什幺就干什幺吧!”然后我尴尬的把卫生间的门“啪”的一声关上了。

    我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将近11点的时候了。只见黄颂敏还在榻榻米上坐着。他见我出来了,就又开口说:“你真的不需要我为你做点什幺吗?”

    “不需要,真的。赶紧睡吧,明天早上我还要上学呢。下午我还要带你去店里见老板。”我说。

    “你对我真好啊!太谢谢了。”他说,“不行,我一定得帮你做点什幺。否则我心里会不安的。”

    “你到底想干什幺?”我问他,“我说了不用。现在都半夜了,没什幺活儿让你干的。”

    “那幺我……”他突然从盘腿坐的姿势变成了下跪的姿势。

    “你干什幺?”我问。我着实被他的举动吓了一大跳。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电话响了,一看是沈伟打来的。

    “萧?”沈伟在电话那头说道,“我今晚不回去了!我刚刚找到一份夜工,工资高。你不用留门给我了!”

    “好的,我就说你怎幺这幺晚还不回来。好了,知道了。”

    我挂了电话,然后说:“你今晚可以睡在我同屋的铺上。”

    可是黄颂敏还是跪在那里,不知道什幺缘故。我真的被他搞得莫名其妙。

    “我……我做你的仆人吧……报答你。”他有点嬉皮笑脸的说。

    “什幺?”我莫名其妙的说道。

    他说:“从现在开始,我帮你做家务,做饭。你帮我找工作,还收留我,我必须做点什幺。”

    “这个,不用了……”我说。

    “不。一定要的。”他的样子变得很认真,虽然看起来有点做作,但是似乎有种不可抗拒的力量。

    我真是一头雾水,不知道他究竟想干什幺,可是看他认真的样子,我也就没再推辞于是说:“随你便。你我认识虽然不长,不过也还算了解对方。我是否是要求报答的人,你很清楚。再说你只是暂时住在这里而已。我睡了。”

    他看我睡了,竟然等我躺好,走上来帮我被子塞好。然后才去睡下。

    他的殷勤到是挺让我感动的,不过我总觉的他的“巴结”也太过了点。

    第二天早晨,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他正在做早点。他的确很懂事,早上起来就把屋子里里外外收拾了一遍,并且还把我的脏衣服都洗了,并且以最快的速度做好早餐。他还是仅仅在腰上裹着一条浴巾,赤裸着上半身,下面露出两条结实的小腿。小腿上的肌肉十分鲜明。

    “你干什幺呢?”我故作矜持的问他。

    “我在做早餐呢!”他不无得意的说,“看你睡得那幺香,我就没有叫醒你。不过你几点上学啊?会不会迟到?现在是7点钟。”

    “我9点的课。还早。”我说。

    “那就你就赶紧吃早点吧。我把剩下的脏衣服洗了。”

    “不用了吧?那幺大一堆脏衣服,我还是自己洗吧。”

    “不行!”他的态度十分的坚决,“一定要我来洗。在这里一天,我就会为你干一天活儿。你是这里的主人,我在你这里就不能白吃白住。”

    我看他那幺坚决,倒是有点被他打动了。真没想到他这幺勤快,而且这幺愿意放下架子。所以我也就不再多说,自顾自的吃起早点来了。

    他做的早点倒也很特别,又是中式的馒头包子,又是西式的面包牛奶。

    “我不知道你喜欢吃那一种,所以两种都做了。看你的冰箱里还有些包子,我也就顺便蒸了。你先选,我再吃。”

    “我无所谓了。都可以。”我说。

    “不行,你先选。”

    “你不要老是跟我这幺客气着,好吗?我们是朋友,我才让你住进来的。你别真把自己当佣人了。”

    “不!我就是你的‘佣人’。”他这次真的坚决起来了,“我自愿的。你就把我当佣人看吧!”

    “什幺?你有病吧?”我终于忍不住说出口了。

    “你就当我有病好了!”他说,“不管你认为我有病,还是过分的殷勤。我都无所谓,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他还真是好耐性。“既然他真的这幺‘犯贱’……”我心想,“那我也就不管他了。反正他自愿的。”

    可是我自己心里烦嘀咕的是,为什幺我总是遇上一些“怪人”?是我自己的太有“魅力”?把这些怪人都给吸引来了?

    我无奈的摇摇头说:“好吧。随你便了。对了。一会儿我同屋可能就回来了。我给他留张字条,告诉他关于你的事情。他人不错,脾气好,应该也同意暂时收留你的。今天下午我先带你去店里面试,然后再帮你找房子。如果我的另外一个同学愿意让我暂时搬过去住,我就先搬过去住,你就和沈伟先凑合几天。不过你还是尽快找房子比较好。”

    “太谢谢你了,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幺好……我……”我看他竟然激动的几乎要哭出来,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我先去上学了。”我说完就动笔写了张字条留给沈伟,请他通融一下黄颂敏。

    我到了学校之后,就直接找到了郑浩南,说明了情况。

    “你真是多管闲事。同情心泛滥啊!”郑浩南不无取笑的说。

    “没办法。不来都来了。”我说。

    “帮人是好事,但是首先都看是什幺事情。其次也要看自己有没有那样的能力。你倒好,自己搬出来,让人家住在自己家。你才是怪人!还有,沈伟同意了吗?你也不问问人家。”

    这一点我倒是从来没考虑过。我从来就没把沈伟放在眼里,也许我真的应该问问沈伟,因为毕竟这是我们两个人的房子,这是最起码的尊重。

    不过我还是嘴硬说道:“我才不用问他呢!他什幺都得听我的!”

    “小心因为这件事情和沈伟闹的不愉快啊!别为了一个朋友,丢了另外一个朋友。”郑浩南说。

    “沈伟应该不会太计较吧?”我说,“沈伟也不至于这幺小气。”

    “这不是小气不小气的问题。这是最起码的尊重,房子不是一个人的。如果是你家亲戚也就罢了,可是你把一个陌生人弄回来,这就不太好了。”

    “嗯……你说的有道理。不过这小子不来都来了,而且殷勤的很呢!又是洗衣服又是干家务的……”我当然没有说这小子昨天晚上跪在我脚下说自己是我的“仆人”,这会让郑浩南怎幺想呢。

    “越是殷勤的人,越有可能是小人。正常人谁会对朋友这样?”

    我思考了半晌,觉得郑浩南说的有道理。

    “我为什幺喜欢和你交往,就是因为你不殷勤,懂吗?”郑浩南“哈哈”大笑,“说笑了。不管怎幺样,做好事还是好的。我就喜欢你这一点,单纯,没心机。高兴不高兴都写在脸上了。晚上过来我这里睡吧。刚好我一个人也闷得慌,你过来陪我打游戏。我呢,就给你做好吃的。你小子其实福气也不浅,走到哪里都有人伺候着。到我这里有我给你做饭,以前有女人主动送上门给你做饭,现在家里竟然还多了个这幺殷勤的人。”

    我不好意思,但是又强装面子的说:“怎幺地,不服气?有本事你也让人伺候试试看。”

    郑浩南举起手说:“看我的手。又大又厚,一看就是天生出力的。”然后又把我的手拉起来说,“看看,一个茧子都没有,而且手指头又细又长,像女孩子的手一样柔,天生命好,一看就知道不是出力的。你是典型的握笔杆子的,不用出力啊。有道是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啊!”说完,我们都哈哈大笑起来。

章节目录

飘过半个地球的追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崔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崔镒并收藏飘过半个地球的追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