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一到,傅斯言整天蒙在书房里面,除了看书写代码外还是看书写代码。宁楚楚看着他紧闭的房门一阵唏嘘。

    怪不得上辈子能获得成功呢。

    早上吃完早餐以后,傅斯言照例上了楼,余静和宁楚楚还在吃。

    余静最近这段时间是天天在别人家打牌,早出晚归的,也没注意到宁楚楚,现在一起吃早饭,这么漂亮个人,想不注意到也难,笑呵呵的说:“楚楚,好像又长漂亮些了哦,这皮肤瞧着,我还真没看见有哪家孩子比我们家孩子漂亮的呢。”

    “我妈的基因好,想长歪都不行。”女人没有不喜欢被人夸的,尤其是年龄稍微大一点,年轻时又长的漂亮的。

    “就你嘴甜,妈妈最近赢了不少,想要什么告诉妈妈,想要什么妈妈都给我的宝贝楚楚买。”余静心情很好,最近和那几个富太太打牌,天天赢,让她都有了几分自己就是赌后的感觉。

    礼物她倒是没什么想要的,“妈妈,好多想要的。但是这会儿你叫我说,我又说不上来。”

    “要不,妈妈直接给你钱,看上什么自己选。”余静亲了宁楚楚一口,她的楚楚最近不仅越长越水灵,脑袋还像开窍了一样,会跟她撒娇。

    没有家长不喜欢自家孩子娇俏的模样,余静将自己包里的现金全部给了宁楚楚,宁楚楚目测大概五千块。看来她妈妈最近真是赢了不少,一出手就是五千块。

    她就先当做是她妈妈给她的创业基金,以后在还给她就好咯。

    宁楚楚抱着余静的手,“谢谢妈妈,我最爱你了。”

    余静笑的皱纹起来了也不顾,“我的小心肝儿。”

    宁楚楚算是摸到了门道,对她妈就得用这种方法,你越反抗,和她对着干,余静就越不会依你。反而你顺着她的意,让她顺心了,她也就会比较好讲话。

    最起码,现在余静虽然依旧会骂傅斯言,但在她的劝解下,骂的次数少了不少。

    不知不觉中,暑假过了大半,她和傅斯言没了那层辅导与被辅导的关系,又加上她经常出门打听股票的涨落,没有厚脸皮的继续往他房间里面进,联系骤然少了不少。

    虽然他们每天吃饭都是在一起,但是余静在边上,她不敢和傅斯言说话,她和傅斯言好生好气的说话问候,是余静的雷区,她不敢踩也不会踩这个雷区,怕一个不小心,她好不容易缓和下来余静和傅斯言的关系就又回到解放前。

    最起码,她觉得在这件事情上,傅斯言很无辜。

    暑假过了二十来天,查成绩的日子终于到了,一转钟,查询分数的电话就不断被中考后的孩子拨打着,简直没停过。

    宁楚楚晚上八点起床后,对着手里上的日期看了半天,才恍然大悟,“我就说这个时间怎么这么熟呢,原来是可以查分数了。”

    虽然她认为她考的应该不错,应该能够考上,但她的心还是有些忐忑

    。

    拉了拉头发,“出息点,不就是个分数吗?”

    宁楚楚将考试完后,就扔在一边的准考证重新拿了过来,对着准考证后面的步骤打了查询电话,电话接通后,又机械般的输入了自己的考号。

    语文105,英语119数学100,物理80数学92化学80,体育生物地理……

    总分1001分。

    宁楚楚看完成绩后简直想要尖叫,一中往年的分数线大概是850左右,她竟然考了1001分,她简直太棒了。

    宁楚楚出了卧室,傅斯言的门关的紧紧的,她又去了大厅,大厅里面一个人也没有,宁楚楚去了厨房找宋阿姨,“宋阿姨,我妈妈呢?”

    “太太一早就出去了,让你一个人在家要乖。”

    “哦。”接过宋阿姨递过来的牛奶炖目木瓜,眼睛都不眨的就往肚子里灌。

    “怎么了?不开心?”

    宁楚楚摇摇头,“没有。”

    “那是有什么事情?”

    宁楚楚将碗放下来,说:“今天出中考成绩。”

    宋玉一听,马上问,“考的怎么样?”

    看样子比宁楚楚这个当事人还着急。

    宁楚楚噗嗤笑了出来:“宋阿姨,你别紧张,我这么聪明当然是考上了。”

    和宋阿姨又说了几句,宁楚楚上了楼,看了看依旧紧闭的房门,踌躇了半天,还是敲了敲门。

    傅斯言开门很快,又重新回到电脑前,神色认真无比,电脑上的代码宁楚楚看不懂,看他这样子也不忍心打扰他,坐在一边自顾自的看了起来。

    屋子和上次她来的时候差不多,没什么大变化,床上的被子还没有叠,凌乱的散在床中央。

    宁楚楚闲的没事,起身准备帮他叠被子,床很大,现在床边没办法施展,宁楚楚脱下自己的鞋子,爬了上去,被子不算重,到宁楚楚叠了一会儿,还是觉得累。

    这种情况是从遇见商爵那天开始,她经常感觉到自己四肢无力,跑几步就喘,双腿跟灌了铅一样,提点重物她就觉得手酸的要死。

    上辈子她叠被子,跑步健身哪样不能干?为什么这辈子却不行了呢?难道是人们常说的有得必有失?

    宁楚楚看了看被子里叠的七零八落的被子,只觉得心塞,准备重新叠一次。

    傅斯言看着在自己床上忙活的宁楚楚,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女孩并没有像一开始一样现在床上,而是跪坐在床上,站着需要把整张被子都拉起来,跪着只需要从边角开始,比较省力。

    虽然是这个姿势,但是值得庆幸的是宁楚楚并没有穿裙子,她穿着家中常备的淡蓝色运动短裤,一条嫩滑白皙的腿暴露在外面,一头都快到腰上的青丝垂落在她的背上,漂亮的让人想要……刚好还在他的床上。

    宁楚楚终于叠好了被子,准备下床的宁楚楚,看到傅斯言已经没有在弄电脑后,冲他笑了笑,指着床上叠好的被子冲他邀功。

    傅斯言只觉得她的眼睛会说话,她的皮肤娇嫩,像是一掐就会出水一样。

    他凭着内心的驱使,猛然靠近她,将自己的唇印在那张樱唇上面,凭着本能撵转吮吸。宁楚楚看着这张在她面前放大的脸,此时此刻的傅斯言脸上没有平日里的那种冷漠与压抑,反而单纯干净的像是一个孩子。

    就因为这份干净,让宁楚楚暂时忘记了自己应该要推开他,反而是傅斯言得寸进尺,想要趁机打开她的紧闭的双唇,他只觉得她的双唇又甜又嫩,像是吃了人间最美味的点心。

    两个人双眼迷离,宁楚楚也沉浸在了里面,双舌交缠着。

    直到自己的胸前一痛,那里刚发育,稍微碰一下都痛,猛然被人捏了一下,宁楚楚才反应过来,一把推开了他,将被傅斯言搂上去的衣服重新拉了下来。

    两个人都清醒了过来,看着眼前的人,宁楚楚有些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她上辈子没有谈过恋爱初吻是在拍戏的时候贡献出去的,不过也就只是轻轻的贴了贴唇,虽然拍的偶像剧多,但当这种事情真实降临到她身上的时候,她依旧不知所措。

    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和傅斯言做出这么亲密的行为,不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

    在她心里,上辈子的傅斯言是笑到最后,对她们这种在娱乐圈混的女人从来都是三分微笑七分嘲讽。这辈子的傅斯言是一个沉静内敛的学神,就算课后从来不看教科书,却依旧能秒杀一干人等。

    在娱乐圈待久了,她深知多一个朋友就多一份出路的道理,所以重生以来她才会忍着那种只能仰望他的情绪去接近他,和他做朋友。

    可是现在这算是什么?她不相信傅斯言会喜欢她,就像她知道自己没有喜欢上他一样。

    傅斯言也是愣了,房间里刚才的暧昧顿时荡然无存,只剩下尴尬。

    傅斯言低下头,看着快哭出来的女孩,说:“对不起。”

    原本还没事的宁楚楚,听到这三个字后,眼泪跟放了闸似的,流个不停。

    的确是这样,你感到委屈的时候,没人安慰你没人向你道歉,过了一会儿,你自然而然就没事儿了。可这时候如果有人道歉,你是不是会觉得自己有了个理由哭呢,然后就真的哭了,宁楚楚就是典型的这样矫情的一个人。

    你越对她道歉,她反而哭的越厉害,越觉得委屈伤心难过。

    她的初吻就这么随随便便的丢掉了,她伤心。但她其实最气的人不是傅斯言,而是她自己,打他一巴掌她是不敢,但当时她怎么就没有毅然决然地推开他呢?杜绝这件事情发生呢?如果她推开了他,两个人也许就不会这么尴尬了。

    看着宁楚楚哭的梨花带雨,傅斯言只觉得蛋疼,他没有哄女孩子的经验,不知道该怎么哄女孩子。

    他只想宁楚楚不要在哭了,于是按住她的头,又一次吻了下去,堵住了那张嘴巴。

    如果说上一次宁楚楚是被他的外表迷惑,没有推开他的话,这次就是震惊的忘记推开他了,偶像剧里面不是这么演的,女主角哭了男主角不是要哄吗?

    也对,她不是女主,傅斯言也不是男主。再说了,他们两个又没有什么感情基础,哄毛线啊。

    宁楚楚再一次推开了他,就在傅斯言撬开她嘴巴的时候。

    这次她没有选择继续待在傅斯言的房间里,而是跑了回了自己的房间,回到房间,直接关了门,扑到了柔软的床上。

    傅斯言看着宁楚楚已然紧闭的房门,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准备重新写程序,但他看着这些代码,心却怎么也静不下来,脑海里又浮现了刚才就在这间屋子里面发生的情景,心跳逐渐乱了节奏,整理好心情重新写程序已经是几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章节目录

重生之楚楚动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陈初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初慕并收藏重生之楚楚动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