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蔡府内才传出震天的惊呼声,那守门家仆忽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个很大的错误,赶忙把后门关得死死的,却是再也不敢告诉别人,蔡氏是自己放出去了。

    然而,无论是守门的家仆还是蔡氏都没有注意到,就在蔡氏踏出后门的那刻,在后门街尾的角落内闪过一道黑影,一双明亮的眼睛一直看着这一切的发生,直到蔡氏消失在街道当中才飞快地从角落中消失。

    蔡氏的逃走,让整个蔡府陷入了混乱,蔡瑁极力要低调处理此事,但是经过了三天的寻找,这蔡氏还是不见踪影,倒是那守门的家仆因为在睡梦中说梦话,被同屋的家仆告密,蔡瑁这才知道蔡氏是如何离开蔡府的,那可怜的守门家仆自然是被蔡瑁下令乱棍打死了。

    虽然处死了放炮蔡氏的家仆,但蔡氏的行踪却是依然没有人知道,蔡氏三兄弟都聚在蔡府的大厅内坐立不安。

    “大哥!怎么办?还有两天,刘荆州就要来我们家迎娶小妹了,到时候我们要是交不出小妹的话,那刘荆州岂不是要将怒火撒在我们头上?”蔡中紧张地对自己的兄长说道。

    “是啊!大哥!可惜刘荆州是认得小妹的,不然我们也可以抓个婢女顶缸!要是刘荆州在两天后见不到小妹,我们蔡家可就要倒霉了!”蔡和也是满脸愁容地说道。

    蔡瑁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去,自家两个兄弟所说他也不是不知道,但找不到蔡氏,说什么都是多的,蔡瑁烦躁地在大厅走来走去,却是一声不吭。

    “老爷!不好了!老爷!不好了!”一名家仆忽然从门外拼命跑了进来。

    蔡瑁本来就是一肚子火,现在一听得家仆的呼喊声,也不管家仆是否有意,直接就是一脚踹了过去,大声喝骂:“混蛋!奴才!你在胡说什么!”

    可怜那家仆也是有要事相报,却是被自家主人踹了一脚,又不敢发火,当下只有趴在地上,不停的磕头,带着哭腔说道:“奴才该死!奴才该死!奴才是想告诉老爷,有五小姐消息了!”

    “什么?”本待还要多踹几脚的蔡瑁顿时停住了脚,忙是扯住那家仆的衣领就喝问道:“快说!是不是找到五小姐了!”

    一边的蔡中、蔡和也逼了上来冲着那家仆就是连声追问。家仆当即回答道:“不是的!老爷!不是找到五小姐了,只是有下人找到了五小姐离府时所穿的一件衣物!”

    “什么!”蔡瑁眼睛瞪得老大,仿佛要生吞了那家仆似得,直接把那家仆给提了起来,“在什么地方找到的!说!快说!”

    那家仆被掐得喘不过气来,断断续续地说道:“在,在,在蒯府,在蒯府的后门!”

    蔡瑁顿时像是被雷劈中了一般整个人都怔住了,脑子里一连串的问题仿佛都贯通了。是蒯家!就是蒯家!蔡瑁当即破口大骂:“难怪这几日蒯家兄弟不停地对我示好,原来是要麻痹我,实际上小妹早就落入了他们蒯家的手中!”

    蔡中、蔡和再蠢,也明白了兄长的意思,也是同时喝骂道:“我就知道这蒯家兄弟不是什么好人,平日道貌岸然,暗地里不知道有多少鬼心思!”

    蔡瑁眼珠子一转,当即对那趴在地上直喘气的家仆喝道:“还不赶快把五小姐的衣物给我拿过来!快去!”那家仆像是逃命般地飞快跑了出去,不一会,便将当日蔡氏离开蔡府所穿的婢女装送到了蔡瑁的手中。

    蔡瑁一手抓过那套衣物,当即和蔡中、蔡和说道:“二弟!三弟!现在立刻和我去刺史府!我们要去找刘荆州评理!”

    “什么?”蔡中、蔡和两个人立刻愣住了,“大哥,不是你说的,这件事最不能让刘荆州知道吗?”

    蔡瑁紧紧握了握手中的衣物,冷哼一声:“此一时彼一时!如今我们有了证据,就算是要把这件事硬推在蒯家身上也没问题,更何况现在证据确凿,就是蒯家所做,与我们蔡家就没有了关系!总之你们跟着我来就是!”也不管两个兄弟听懂了没听懂,马上吩咐下人准备马车,拉着自家兄弟便往大门处走去。

    蔡瑁带着两兄弟,一路上交待了一些注意事项,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交待清楚了,马车也已经到了刺史府。蔡瑁下了马车便直接往刺史府里闯,守门的军士都认得蔡瑁,自然是不敢阻拦,只得吩咐同伴先行去禀告。

    带蔡瑁来到大厅时,那刘表也正好出来接待,还未等刘表说话,蔡瑁就带着两兄弟直接跪在了刘表面前,放声大哭起来,蔡瑁对着刘表抱拳说道:“主公!请主公为属下做主啊!”

    刘表马上就要准备娶蔡瑁的妹子,对蔡瑁自然是有几分亲近之意,一见自己这三个未来大舅哥都跪在了自己的面前哭泣,当即大惊,连忙扶起三人问道:“德珪!你三人这是何故啊?是谁欺负你们了,说出来!我自然会为你们做主!”

    蔡瑁被刘表扶起来后,还在不停地抹眼泪,将一直握在手中的衣物交了出来,一边大哭一边说道:“主公!我家小妹自从知道要嫁给主公之后,欢喜的不得了!三日前特意出府去买些出嫁所穿的红绸,可是,可是竟一去不返!我等家人这几日寻遍襄阳城却是找不到小妹的踪影啊!”

    刘表一听,那还了得,自己马上就要娶进门的漂亮老婆就这么不见了,当即惊道:“竟然有此事?你等为何不早告诉我,来人!来人!”刘表说着就召唤手下人,要去寻找蔡氏的下落。

    “主公!今日我家下人前来通报,说是在一户人家的围墙外发现了我家小妹失踪前的衣物,我家小妹是个贞烈女子,这衣物竟然被脱了下来,那我家小妹恐怕,恐怕……”说着说着,蔡瑁又是哭了起来。

    刘表可是急坏了,自从当初在蔡府会宴时见过那蔡瑁的小妹,刘表就惊为天人,一直想要据为己有,好不容易蔡家答应下来了,刘表又岂能容忍这到嘴边的肉被别人吃了去?当即喝道:“哪里的恶贼?难道你们就没有去找那户人家查探?”

    这时轮到蔡中、蔡和表演了,蔡中也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说道:“主公,我等兄弟都是视小妹如心头肉,现在又了小妹的消息,如何不急?可是那户人家势力太大,我们兄弟得罪不起啊!”

    “胡说!”刘表立刻喝道:“这荆襄之地,有谁的势力能大到连你们蔡家都怕的程度?”此时刘表已经不是刚刚进入荆州之时的外来户了,已经在荆州站稳脚跟的他,若是被人知道连自己的未婚妻妾都保护不了,那么刘表岂不是要颜面大失?

    蔡和见时机成熟,立刻回答道:“禀主公,发现我小妹衣物的人家,正是蒯府!”

    刘表立刻就明白蔡氏兄弟的意思了,但是他却是一点都不怀疑蔡氏兄弟会说谎话来骗自己,虽然这蔡氏兄弟有借着此事来打击蒯家的打算,但他们绝对不敢在此事上撒谎。想想这段时间自己因为乌林一战的原因特意疏远了蒯家兄弟,后来又和蔡家联姻,如果自己真的娶了蔡氏,那损害最大的,自然是蒯家。

    “莫非真的是他们?”刘表心中已经信了泰半,当下一股怒火就在心中熊熊燃起,自己可是堂堂荆州刺史啊!难道蒯家竟然如此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吗?

    这时,之前被刘表喝来的军士都已经在门口集合,刘表当即喝道:“给我备马!”那些军士立刻抱拳应下。刘表拉住蔡瑁的手臂便开始往外走,一边走还一边说道:“德珪!你随我来!今次我们就闯闯这蒯府,看那里是不是什么龙潭虎穴!”

    蔡瑁心中又惊又喜,喜的是,没有想到刘表竟然会反应这么大,惊的是,若是在蒯府找不到小妹,只怕迎来的蒯家反击也是不小吧,但是如今已经是赶鸭子上架,不去不行了。

    走到刺史府门口,数百名精兵已经在门口集结完毕,刘表和蔡瑁兄弟纷纷牵过一匹马翻身就上,刘表满脸阴霾的直接率兵就往蒯府开去,一路上可是惹得襄阳的百姓议论纷纷。

    到了蒯府,蒯家兄弟早就得到消息,在门口等候,一见刘表和蔡氏兄弟来势汹汹,两兄弟心头都是一紧,随即还是装出一副笑脸迎了上去。刘表却是没有好脸色,阴沉地对蒯家兄弟说道:“子柔!异度!德珪来到我这告你们掠走他的小妹,也就是我的未婚妻妾蔡氏,你们可承认?”

    蒯家兄弟一听,立刻大惊失色,蒯良慌忙摇头晃脑地说道:“主公!绝无此事!德珪兄,这中间是否有什么误会!”

    蔡瑁此时已经是骑虎难下,当下也不解释什么,把头一撇,也不理会蒯良的质问。

    刘表继续阴测测地说道:“我本也是不相信子柔和异度会做出此事,但未平悠悠之口,还请两位委屈一下。来人!”

    身后的军士同时喝道:“喏!”

    刘表一指前面的蒯府说道:“给我搜!”

章节目录

三国之铁血帝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小小马甲1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小马甲1号并收藏三国之铁血帝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