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被发现了也不必慌张。”容浔终于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看着瑶疏道:“天帝的旨意是说,能在诛仙台上活下来便可转世投胎。既然逸尘如今还在,说明天帝的那句话正式起效。”

    瑶疏的心立刻放了下来,太好了,只要补好魂就可以重新转世投胎了。瑶疏看着逸尘,真心替他感到高兴。

    这时候,房门被敲响了,逸尘应了一声“进来”,门便被推开了。进来的是锦瑟,她端着两杯刚刚泡好的茶水,向容浔和瑶疏略略行了行礼,接着将茶恭敬的放在了桌上,然后走到了逸尘的床前。

    走过去,结果看到了逸尘因为坐起身而有些下滑的被子,有些不高兴:“怎么不注意盖好被子。”说着,将被子往上拉了拉。

    而逸尘虽然看到锦瑟不高兴,嘴角却是扬起的,他温柔的看着锦瑟,一手握住她的手:“这不是有你来盖吗?”

    听到这话,锦瑟的火气瞬间消下去了,转而脸色因为害羞而微微的泛着红色,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啐道:“呸,不正经,还有客人在呢。”

    逸尘揉着锦瑟柔软的手,满不在乎:“你怕什么,瑶疏上神并不是外人,至于帝君。。。”他停下来想了想,以他和帝君的关系,目前只是恩人和被救人的关系,这样的闺房之事被这么一个高高在上的帝君看到的确是不太方便。

    逸尘便有些抱歉的对着容浔说:“请帝君赎罪,我刚刚死里逃生有些飘飘然了还望帝君大人不记小人过。”

    容浔垂着眼,一手用杯盖撇着杯内飘在水面上的茶末,淡然道:“无妨,你们死里逃生,且以后都不必提心吊胆的过日子,现这样甜甜蜜蜜是很正常的事,本君不是个不通情达理的人。”

    看着容浔淡然的样子样,瑶疏在一旁,却被逸尘和锦瑟的互动闹得满脸通红。这是**裸的现场的秀恩爱啊!想想自己打了万年的光棍了,现在还是一个人,连朵桃花都开不来了,有点悲伤。

    “既然如此。”容浔的声音,打断了瑶疏的内心活动:“今日来主要是瑶疏上神她想来看看你,如今你安然无恙,我们也不便在冥界久留,日后有空,会再来看你的。”

    逸尘因为身体原因无法下床,只好用手简单的做了个揖:“多谢帝君救命之恩,日后逸尘做牛做马也定会报到帝君的。”锦瑟也跪在地上,向容浔表达感激之情。

    容浔垂着眼扫了他们两眼,没再说什么,转身便离开了。

    而逸尘见容浔走了,赶忙说:“锦瑟,你去送送帝君。”锦瑟应了一声,便起来向容浔走去。

    容浔和锦瑟走出去以后,瑶疏走到了逸尘的床前,心里有很多话想说,可是看着他的脸却欲言又止。

    逸尘看出了瑶疏似乎有话要说,便笑了笑:“阿娆,你没有话要和为师说吗?”

    听到这声“阿娆”,瑶疏的眼眶立刻红了:“我以为。。。你再也不会这样叫我了。”

    逸尘摇了摇头:“傻丫头,不管你现在叫什么,你是我的徒弟啊。”顿了顿,又说道:“现如今你是上神,我只是一介小小游魂,我还怕你会忘了我呢。”

    瑶疏急忙辩驳:“我怎么会忘了你呢!”她怎么会忘了呢,那是她有记忆以来最快乐的日子。

    她生来便是武神,还在婴孩时期便被女娲带去女娲殿,所以有记忆以来便一直在女娲殿内清修。虽然是女娲娘娘将她收为坐下弟子,可是女娲是谁?她是创世之神,她的慈悲,她的心,都是用在凡人身上的,她只是将瑶疏带回了女娲殿,确保她这位神女有个安稳的地方。女娲娘娘她很忙,红尘世界三千,她要普度的人,要普度的事太多太多。

    女娲座下有四方神兽,因为女娲常常不在女娲殿,所以平日里就是神兽们看守女娲殿。女娲殿内无人比女娲座下的四方神兽更厉害,所以瑶疏的本事都是由神兽们教出来的,可是神兽们也如女娲一般,无悲无喜,就像这女娲殿一样,永远是清冷的,他们只是教她本事,并不会教她别的。

    女娲殿的仙娥们,有一些是凡间修仙上来的,瑶疏在女娲殿并无玩伴,无聊便会去找仙娥玩,这些仙娥比女娲殿内的神兽强,他们常常会和瑶疏说人间的事,说着人间的七情六欲,说着人间的美好与丑陋。人间比女娲殿要丰富多彩的多了,听了那么多关于凡间的故事,瑶疏便想要自己去体验一下在凡间生活是什么感觉。。

    瑶疏下凡历劫,所谓的要经历人生八苦,其实她是想感受一下人间的生活,是不是真如女娲殿里的仙娥所说的那样,多姿多彩。

    很幸运,是真的。

    在长浩门里的三百年,是她在女娲殿万年也感受不到的日子,他们都是活生生的,并且长浩门永远都那么热闹,不比在女娲殿,都是一片冷清。她珍惜那里的一切,所以她也珍惜逸尘这个她在凡间的师父。

    而如今,她最珍惜的师父孱弱的躺在床上,法力尽失,再也无法修仙,便是为了他心心念念的师妹。

    “你这样,值得吗?”

    逸尘看向窗外,窗外面锦瑟正站在院中,她坐在院中的秋千上轻轻的晃动着,微微闭着眼,仿佛不谙世事的孩子。

    逸尘静静地开口:“我觉得值得,便是值得。”

    瑶疏看着逸尘望向锦瑟的眼神,便觉得自己刚刚真是白问了一句。值不值得并不是她这个外人来说的,而是他们自己感觉到的。

    若是不值得,又怎么会提心吊胆这么多年?又怎么会为了她甘愿剔去仙骨,放弃为仙?

    瑶疏道别了逸尘,许诺下一次再来看他。走出院子,便看到容浔长身而立,站在不远处,风微微吹过他的衣摆,袖口的花纹随着微风轻轻摆动,即便是身罩着隐身诀,也无法掩盖他与生俱来的气质和气息。

    容浔静静的站着,没有任何的不耐烦。瑶疏想了想,自己在房内似乎待了小半个时辰,而帝君居然没有催,瑶疏觉得这样有人等待的日子,似乎很不错。

    她走到容浔的身旁:“帝君,我们走吧。”

    容浔转过头看着她:“不多待一会儿吗?”

    瑶疏摇了摇头:“我知道他过得好就行,再说了,下次我还能来啊。”

    容浔想了想:“还是少来为好。”

    “这是为何?”瑶疏有些疑惑。

    “来的次数太多,终究会被天帝发现的。”

    瑶疏想了想,容浔说的也对,过于频繁,终究会被天帝发现的。可是,她想来看逸尘怎么办?

    容浔转了转眼珠,皱了皱眉:“本君和冥界的陆离鬼君有些交情,偶尔会来寻他对弈一番,下次你若是想来看逸尘,你同本君一块便是。”

    听到这句话,瑶疏很高兴:“真的吗,帝君?”在得到容浔的肯定回答后,喜笑颜开:“太好了,多谢帝君!”

    容浔的表情似乎有一些不情愿,可是嘴角却微微扬起,看来很满意现在的结果。

    “本君这么帮你,上神你是不是该说说误解本君的事?”

    正在内心欢呼雀跃的瑶疏,听到容浔的这句话立刻就冷了下来。完了完了,帝君开始秋后算账了。

    想到之前自己斩钉截铁的认为,由于容浔的介入而让逸尘死得更快,而事实是,逸尘以为容浔的介入而更快的脱离了困境,成功和锦瑟两人双宿双飞了。

    这笔账瑶疏死活也赖不掉了,只好垂下头,语气有些颓然:“任凭帝君发落。”

    容浔看着瑶疏垂着头,只给了他一个后脑勺,觉得有些好笑,嘴角一直上扬着,但很快又怕瑶疏会突然抬头看到,便将笑硬生生的压了回去。装作严肃道:“你可知罪?”

    瑶疏的头垂得更低了,声音也低了很多:“知罪。”

    “那你就乖乖接受我的处罚吧。”

    瑶疏紧紧握着手,低着头不敢看容浔,她怕容浔不知道用什么来处罚他。突然,啪的一声,瑶疏的头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不痛不痒。

    瑶疏抬头一看,竟是一把折扇,而拿着折扇的人正是容浔帝君。

    容浔举着扇子,道:“好了,已经惩罚完了。”

    瑶疏睁大了眼睛,似乎是不敢相信,而容浔看着瑶疏的表情,笑道:“怎么,嫌不够吗?还要再来一次吗?”

    瑶疏连连摆手,容浔收起了扇子,收起了刚刚的逗弄之意:“好了,不逗你了,你的惩罚,就是过几日陪本君去人间一趟。”

    “人间?去人间做什么?”

    容浔扯了扯嘴角:“这你不需要知道,你只要知道本君到时候回来找你。”

    好吧,瑶疏接受了这个建议,不对,鉴于瑶疏的现况,这是一个不得不执行的命令。

    “对了。”容浔叫住了瑶疏:“现如今,我们是不是熟了?”

    瑶疏点了点头,说是。敢不说熟?容浔如今对她而言,是有着救命之恩的恩人。

    “那。。。。本君如今可以唤你阿瑶了吧。”

    瑶疏怔住了,没想到容浔还记着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那段话。

    “自然是可以的。”瑶疏答应道。

    容浔笑了开来:“那阿瑶你也不必这么身份叫我帝君了,唤我阿。。。。。额。。容浔即可。”

    瑶疏笑了笑:“好呀,容浔。”

章节目录

因缘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一夢千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夢千尋并收藏因缘劫最新章节